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有一位政治老人(郎184)  

2009-07-26 16:29:37|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转业回来后第一个顶头上司是一位“政治老人”,其实他年龄并不老,只比我长十几岁,但却能把很云遮雾罩的东西参的透彻,因此我心里把他尊为“政治老人”。

 

  宣传部长,是个职务性高调的角色,他必须为当朝执政者天天歌颂“伟大、光荣、正确”,一直唱到肉麻的程度,一直唱到连执政者和老百姓都厌烦的地步,因此,最后下场光彩的并不多见。

 

  我的这位领导一点儿都不“左”,无论怎样轰轰烈烈的事情,他对我们讲起来都是风平浪静。那几年,就是我对门的“理论科”,这是个应该经常出经验材料的地方,两位男女秀才却成天无所事事,我偶尔过去闲聊逗闷子,她们竟然乐的什么似的。虽然他好像并不太尽力,公司领导对他却很满意和尊重,不知用了什么法子。

 

  部长和我颇能深谈,他也有点儿文人情结,大概有惺惺相惜之意。我们聊天时他一点儿也不玩深沉,甚至敢对我坦白对极为敏感的当朝政治看法和公司主政者的内幕端倪,大概他相信我不是那种朝秦暮楚的小人,用不着提防吧?

 

  有一次,部长竟然谈起自己的秘密:文革时他在太原一家大型国企担任团委书记,可是,因为说错一句话,竟然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投进死囚牢……后来虽然侥幸大难不死,却从此勘破了世情。他对主义、领袖、组织,都不再抱有天真的想法。这样,少了负累,他另调了单位后开始做很清醒的努力,白手起家,终于又干到了部长职位。

 

  二十年多前那场大学潮,我和一些年轻的同志也有些忍耐不住,要求参加上街游行。部长亦不说谁是谁非,只是表态说:“同志们,你们耐心再等三天,到时候参加什么活动我都支持!”第三天,那是中央已经明确约定的重要日子,到时候,向左转或向右转,一定会有重大的决定。

 

  果然,三天后形势急转直下,再没人想上街了,再没人敢上街了。大家都开始佩服真正懂政治的老部长。

 

  过了几年,部里有了一个提职的机会,我以为凭着自己这些年稿子满天飞的成绩,以及在全行业圈里圈外的小小名气,应该是非我莫属的。谁知,却给了另外一个同事,心里好生郁闷。但转念想想,自己崇尚的是“读好书,作好文,走天下”的,人家却是目标明确,稳扎稳打,就是要争一城一地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然结果也是不同的,这样也就想开了。

 

  呵呵,没有土地,必有天空,天空就是我鹰击长空的自由啊!

 

  后来,部长因故工作调动,要离开宣传部了,他心情好像很失落,那几日独自在办公室郁郁寡欢。我有些同情,便过来安慰他。我说,“其实宣传部也就是领导说起来重要,说的多了,导致我们自己产生了心理误区,真的以为自己重要了。其实,等你离开这个圈子就知道,它一点儿都不重要,也没有人真以为它重要,换个位置实惠可能更多了。”

 

  部长听了,心情好像渐渐踏实了一些。当时社会上把国人分成十等,宣传排在七等,所谓“七等人搞宣传,隔三岔五解解馋”,还真是形象呢!

 

  部长临走时,他真诚的对我说,“三郎啊,你在我手下干了多年,我也没有帮助你进步一下,想想有些对不住。现在马上要走了,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力。”我说,不用,不用,能在您手下工作,这是幸事,也是缘分。他却再三让我不要客气,说我这张老脸还管点儿用,毕竟比你自己办事方便些。

 

  我见他这回真心要帮我了,也就不推辞,请他帮忙把我妻子工作调一调,调到离家很近的一个单位上班,这样我经常出差,她照顾孩子也方便些。部长当即答应了。

 

  我拿了部长的条子去找那家单位领导,半天就把这件千难万难的事儿办成了。我想送点礼答谢一下,那位领导的属下说,他也是读书人出身,别的都不要,你给买本书就行了。我于是买了一套精装的《资治通鉴》给他送去,这事儿就这么办完了。

 

  部长到了一个很庞杂的公司做了党委书记,下面还管着好几个实体单位的党委书记,比起在宣传部神气多了,办公室也大了,大班台也配上了,我去看他时,他说幸亏离开了宣传部。

 

  又过了几年,那个公司出了事,总经理和几个有实权的处长被抓起来了,没党委什么事儿,但老部长也被检察院请去“配合调查”。

 

  检察官问他:“你受没受贿?”他摇摇头。

 

  又问他:“你连一盒烟也没收过?”他还是摇摇头。检方只好放过他。

 

  老领导后来对我说:“我才不会上他们当呢!你说收了一盒烟,他就问你要一条烟;你要承认一条烟,他就问你要一箱烟。哼哼,这帮小屁孩儿还跟我玩这招儿?好像嫩了点儿。”

 

  老部长走了,新部长来了,他原来是公司属下第一大厂的党委书记,因为我给厂里写过几篇重头文章,他对我格外器重,曾经吩咐厂里的宣传科长:“只要是三郎记者来了,一定要通知我,我要亲自接待”。现在,他忽然做了我的顶头上司,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三郎啊,我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你的事”。

 

果然,两个月后,我的提职任命就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