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父老乡亲(郎182)  

2009-07-19 23:40:07|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道还是那么难走,尤其是在雨后,我把车停在村口,有些踯躅起来:虽然我十六岁插队,在这儿呆了四年,但离开这儿也二十年了,世事人情变幻无常,乡亲们还能认的我么?我吩咐司机:“行李先别搬下来,待我到村里转转,若人家还记得我呢,我便在这里留几天,否则,咱们就马上打道回府。”

 

  小山村多了些新房子,却空荡荡的没人住,显得很宁静。道旁有个老人家在编竹器,我走向前去,却认出是当年的生产队长张宜金。那时,他正三十来岁,每日站在岗上一声长啸,“干——了——!”比洪钟还响亮,散落在方圆二三里地的社员立刻荷锄而出,真是威风八面!如今他才五十来岁,怎么这样显老?

 

  我大声说:“队长,你还认得到我吗?”

 

  他眯缝起眼睛端详半天,摇摇头,有些尴尬的说:“唉,唉,认不到喽哎!”

 

  我有些失落,再继续努力:“一九七一年,两个知青,耿建新和张文峰?”

 

  他眼光突然亮了起来,站起来拉住我的手说:“哎呀,哎呀,你是张文峰啊!你咋个回来了?”然后他又向身后喊:“哎,张文峰回来了!那个知青文峰回来了!”

 

  村里三十岁以上的都认识我,他们那时候叫我叔叔,现在他们十几岁的孩子都叫我爷爷,一时好不热闹,现在我正而八经的成了“老辈子”了。我告诉司机,把行李拿下来,车子回城去吧,三天后再来接我。

 

  队长一家都对我很好,后来我干脆就不单独开伙了,把口粮搬到他家搭伙。张妈妈如母亲一样关心我,队长家聪嫂像大姐姐一样护着我,生怕我被人欺负。

 

  既然回乡下来,我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什么粗食啊,脏乱啊,甚至想再去井边挑几担水来。但是,我却看到白瓷砖贴的灶台和如自来水般的小水泵,人家自己都不吃苦了。

 

  听说我回来了,乡亲们家家叫我去吃饭,轮不上的还不大高兴。我做记者许多年,天南海北的到处跑,白吃白喝也不少,但都没有这样说着熟悉的乡音,陪着熟悉的乡亲们喝酒这样痛快!

 

  有个周大嫂,非要拉我先到她家去,还把女儿“清兰”特意从婆家叫回来陪我说话,当年,“清兰”她和我同岁,干活的好伙伴,却早早嫁了。

 

  她丈夫是“四类分子”,解放前的大学生,跟着国军效力,做了上尉连长,进攻过延安,解放后就自然成了被管制的头号阶级敌人。周嫂子说我仁义,从来不找他们家的麻烦。当时,知青好多事儿,往往故意找茬和阶级敌人过不去。我见他是个读书人出身,肚里有些学问,便常常与他聊些古今变故,还挺能谈的来,因此存了些敬意。但决没有主动照顾的举动,说我“仁义”,实在是高抬我了。

 

  唉,人在卑微忍辱之际,我以常人之礼待之,彼等就心怀感激了,难得他的遗孀弱女至今还不能忘怀。

 

  村里没有了旧日的热闹,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尽是妇孺老弱留守。

 

  聪嫂说,本村后生们都很有出息,多半都在成都闯荡。混的最好的就属“建洪”了,他是四川最早南下广东的打工仔,长了见识回来之后,做生意,办企业,很快成为本乡首富。村里几间新建的大房子就是他的,但他又把全家老少带到成都去了,大房子里空无一人。

 

  提起“建洪”,我就想着他小时侯的模样儿,瘦骨伶仃的,非要耍赖在我床上睡觉。我见他父亲是生产队副队长,亦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夜夜给他讲故事,他听的津津有味,却不时尿湿我的被褥。四川冬日见不着太阳,褥子总也晾不干,每天睡觉只能闪着半边身子——这个臭小子,现在倒有出息了!

 

  聪嫂的大孩子“春儿”也挺有出息,他是本乡第一个考上四川大学的,毕业分到了西南核物理研究所。聪嫂说,你该到成都看看后生们,他们见到文峰叔叔一定很高兴。我答应了,因为我要到成都转飞厦门,正好顺路。

 

第二天,聪嫂又陪我去看了住在“黄家场”的罗主任。罗主任是公社妇女主任,在我们生产队蹲点,对我非常垂青,很是关心呵护,参军时又对我大力支持,多有关照。罗主任很高兴,非得让我吃了晚饭才让走。现在她也退休了。

 

聪嫂大喜,自己先坐大巴到成都去安排接待我。从前,聪嫂连县城都没去过,我邀她去我家,她连公共浴池都不敢进。我母亲说,都是女的怕什么?她说那么多人怎么好意思?没想到二十多年后,她上成都像玩儿似的,抬腿就走。

 

  “建洪”最近刚刚遭了大祸,他投资三百万在成都荷花池附近开了个印染厂,却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还连累母亲姐姐都烧伤毁容。好在他算有远见,保了险,使他的小厂能够浴火重生。

 

 建洪在成都见到我,他高兴的什么似的,把老婆孩子撵出去,还让我陪他讲故事,还要睡我床上,只是现在不尿床了。他从床底下拖出一箱五粮液,就这样,你一瓶我一瓶的喝了个昏天黑地,害的我误了一班飞机,到了泉州时,会议已经开了一天,被领导狠狠的批了一顿。

 

  又过了十来年,我走长征路再经成都,“建洪”的企业已经搬到德阳开发区,资产也有好几亿了。“春儿”也下了海,一个小公司也蓬蓬勃勃的发展着。聪嫂和队长在长途汽车站冒着大雨来接我,她还是那样热情,嘴里嚷嚷着:“快去看看娃儿他们吧,他们比以前更德行了呢!”其实,我比建洪他们只大七八岁,但人家尊我为“老辈子”,我也得装出样儿来,于是,豪迈地说:“要的,喊他们准备起酒,老辈子来了嘛!”

 

 

 

 

 

(原创)《红旗之下》(173)父老乡亲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扬子晚报。社会大广角》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

 

 

 

 

(原创)《红旗之下》(173)父老乡亲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三郎和队长、聪嫂,在插队的小山村“长冲”,聪嫂门前合影

 

 

 

 

 

 

(原创)《红旗之下》(173)父老乡亲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成都荷花池,建洪的工厂门口,三郎和插队时部分乡亲合影,我身后扶肩打领带者为“建洪”。

 右侧是建洪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