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颂歌盈耳(郎176)  

2009-06-18 13:38:44|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红旗之下》(167)颂歌盈耳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93年,九江,琵琶亭,石化报同仁,左一三郎

 

 

 

 

 

(原创)《红旗之下》(167)颂歌盈耳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九五年,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外记者同行,右一三郎

 

 

(原创)《红旗之下》(167)颂歌盈耳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九0年,同事和我,还有韩国电视台记者,右一三郎

 

 

  自八九年中国新闻界集体犯了政治错误后,记者们从此学乖了,大家一齐重新唱起了响彻云霄的颂歌。豁达君子如陈毅元帅,亦坦承自己“岂不爱推戴?颂歌盈耳神仙乐”,更何况今人诸公了。我是专事对外宣传的,说好话是本职工作,自然竭力而为。

 

  中国主流媒体对新闻不是“发现”,而是“表现”,就是在一大堆平凡无奇的材料中琢磨出常人不知的“伟大意义”来。这是很费脑筋的活儿,尤其像我这样笨人儿,只能多熬几壶灯油,换来些能够挤进党报版面的文字,给我所在的企业和她当家人物争争光彩。也是上天眷顾,小子不才,几年时间里居然也能在国内一流报刊上频频露脸。

 

  《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了望周刊》等常来常往,自己所属的行业报就更是家常便饭了,我给企业破了媒体规格记录并至今保持了记录。报社驻全国各地记者站五六十个哥们儿,都是能文能武能喝酒能泡妞的主儿,私下排出“十大名记”,我却居首。当然这是民间说法,没有文件依据,也没有额外待遇。

 

  那日,拿了四篇我和记者合作的文章,是关于企业技术改造的系列通讯,走进新华社国内部夜班编辑室,与一帮大名鼎鼎的老编辑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一边等着发通稿的机会。

 

  《新华每日电讯》是每天夜里零点截稿,等到最后的几分钟,如果还没有突发的中央领导活动或重大事件,我们就乘机塞进一篇稿子——真是一刻值千金啊!用了一个星期,四篇稿件全部发出,编辑们叹道:老张,你真牛啊,把新华社当成自家黑板报使用。

 

  等待的时刻其实很轻松,大家闲聊乱侃,把些不能诉诸笔端的内幕秘闻拿来寻开心。有人说搞电视没文化,只会鹦鹉学舌,做做花瓶,弄点儿深度的专题都是找外面的高人策划。席上一位老编辑是个老学究,他给央视写了很多集《百家姓溯源》,可都播完了还没拿到稿费。电视台不比报社,他们以为别人都和自己一样不缺钱,发稿费总是不及时,甚至竟忘了。当然,这也是许多人为了露个大脸,宁愿不要稿费也主动去凑热闹给闹的。他是安徽人,我开玩笑叫他“淮夷”,他也不生气,他是安徽人氏。

 

  稿子发完了,大功告成,犒劳各位高人,我在新华社院外一个并不豪华的酒店设宴,文人并不喜欢摆谱,只要人好,话好,酒好,就行。席上认识了《半月谈》总编“苏北”先生,这是他的笔名,写杂文是他强项。我说单独请他喝酒,心里先存了巴结的意思,毕竟在《半月谈》还没发过稿。谁知“苏北”先生偏要请我,说是见到江苏老乡感觉亲切,愿尽地主之谊。

 

  “苏北”先生虽是大才子,却是非常豪气,他说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不是写文章,而是洗衣服。这一点与我英雄所见略同,我就喜欢干沾水的家务活儿,如洗衣刷碗之类,贱内初知我这爱好,当时就乐晕了。

 

  “苏北”洗衣如同作文,独出一格,须用大盆搓板,不但两手节奏运动,一俯一仰之间,还可以引亢高歌,真正是名士气派!

 

  提起一些当朝人物,大伙儿并不显得特别恭敬,说是全国成立了一个桥牌协会,丁关根荣任名誉会长,发行量很大的《半月谈》报道了一下,谁知道那位领导并不领情,还让秘书来电呵责。原来坊间传言,那人就因为经常陪邓大人打桥牌,所以官运亨通,现在邓大人驾崩了,他才想起了需要避嫌。朝廷里有许多潜规则,搞新闻的属于圈外人士,都以为自己是喉舌,什么都懂了,其实差的很远。

 

  在我到这家企业的前两年,《人民日报》为我们发了个很有分量的大通讯“大江跃起一条龙”,可是北京总部的大老板却非常不满,因为文中没有提到总公司,他们甚至提出让《人民日报》发个更正启事。《人民日报》记者牛哄哄的说:“对不起,我们从没有更正的习惯”。气的大老板沸沸的,也只能干瞪眼儿。

 

  一个上规模的大企业,要有重大影响必须与主流媒体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与顶头上司奉命在北京办了一次媒体联谊会,两位业内神通广大的业内朋友曹先生和陆先生帮忙,几乎把中央媒体一网打尽,来者都是赫赫有名的部司级的总编们,济济一堂,十分热闹。

 

  可我们老总却临场爽约,只派来个党委副书记应付应付。老总是学理工出身,不大在乎文化人的感受。好在新闻工作者没有官场意识,不大讲究,照样谈笑风生称兄道弟。我与《经济日报》副总编罗开富先生同桌,他问我是干啥的?我说是某宣传部的。他倒拿酒先敬我说:“不得了,不得了,我们都在宣传部领导下工作啊。”弄的我无地自容。

 

  事后,曹陆两位大记者学着蒋介石对张治中的口气对我说:“文伯兄,你们公司老总真是牛啊,根本不把中央媒体当回事啊!”

 

  老总不知士子需要尊敬,对报纸也不大感兴趣,但对电视却喜欢的要命,有一次罗京带队来做一个重点工程报道,北京大老板面对着央视镜头,器宇轩昂地说:“小平同志说,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的实践证明了小平理论的无比正确。”为这儿,老人家激动了好长时间,多次表扬我们工作做的好。后来,他离任时果然挤身于国家领导人的行列中。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