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风花雪月(郎168)  

2009-05-09 20:33:45|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红旗之下》(159)风花雪月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原创)《红旗之下》(159)风花雪月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一九八九年三月,上海淀山湖,长江沿线企业副刊编辑笔会 。

我左侧一位斯文小生陈先生,二十年后是北京《中国石化报》总编。

 

 

 

 

(原创)《红旗之下》(159)风花雪月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两个小诗人,一对小燕子。 一九九0年,扬子圣诞诗协晚会

 

 

 

  八九年早春三月,副刊编辑韩先生被派去北京鲁迅文学院深造,总编让我接下副刊这摊活儿。想想以往送稿,到了副刊编辑面前都要恭恭敬敬称一声“老师”,现在角色颠倒过来,心里那个爽呀!

 

  我向来就有好为人师的毛病,总喜欢把自己知道的一点知识尽量讲给别人听,包括坐公交时遇到外地人问站,都赶紧接茬详细告知,现在做了“老师”,便对来访的文学青年一律热情接待。我初来乍到,办公室挤不进去,总编让我暂时以会议室为巢,也好,这里正好很宽敞,适合与作者高谈阔论。

 

  公司是个新企业,两万职工中青年居多,除了极少数混的特别得意者外,大部分处于最下层的倒班工人之列,他们成天面对巨大的钢铁森林,心中亦很郁闷和无奈,于是便要诉诸笔端,于是便产生了许多文学青年。写诗的,写散文的,写小说的,稿件像雪片似飞来。吟风弄月,牵情惹恨,冰冷的大工业倒挤压出许多小资情调,我乐的与他们为伍,让在人生战场上拼杀多年的雄心平静下来。

 

  初投稿者往往心中惴惴,丑小鸭般不敢示人,我知他们不易,为了鼓励不弃,只要写得还算可以,都约其前来报社,与其共议修改润色,努力促成发表。一般处女作发表,会激发初创者信心,而一发不可收拾。后来由此还真有几个成了气候,被报社聘为记者,成为我的同事。而对老作者,我对文章却严格要求,以促其文字水平不断提高。

 

  五月间,公司“青年诗歌协会”举办广场诗展,几百份抄录工工整整的诗稿挂起,颇有气势,大厂区最热闹的拐角楼广场上围满了人。可惜时运不佳,当时正因北京学潮弄的全国人民心情很乱,这些高雅的阳春白雪却被人冷落甚至诟病。有人朗声质问:“你们这样做是否官方授意的?是否为了转移群众视线?”

 

  广场一角,正有几个南大学生在慷慨激昂的演讲,围观的人群中有两个便衣模样的人照相,我见事情有些蹊跷,便上前对大学生说:“兄弟们,好了,好了,你们说的我们都听明白了,赶紧散了吧!”群众不解,还有人向我投来鄙夷的目光。

 

  有一个叫“燕子”的姑娘,写了一首壮怀激烈的诗“父亲,让我站进父兄的行列中!”我不愿她因此罹祸,断送了青春年华,便悄悄改动两句,故意导向他处,所幸并无小人勘破。我又邀其面谈,嘱咐她收敛锋芒,学用曲笔。

 

 在楼台上,她见到旁楼一个权力机关门前几台豪华轿车,愤愤骂道:“这帮贪官污吏!”我提醒她,“你记住了,这句话你只能在我这儿说。”当初,我初学投稿时,沈阳《作家生活报》编辑郎雅雯老师曾告诫我:“我宁愿你做不成诗人,也不愿你成为第二个叶文福!”我做了编辑,自然想起旧事,便觉得有责任提醒不知深浅的年轻人。

 

  我喜欢文学作品,但不喜欢老玩虚的,于是在副刊也搞了一个“扬子一日”的纪实征文。这是仿效三十年代茅盾等前贤发起的“中国一日”征文,后来八十年代又有各位人搞过“新中国一日”征文,为的是截取一个时代横断面,留下一点儿真实的生活痕迹。公司是一个五脏俱全的小社会,在某一天,应该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生活故事。

 

  为使征文不致流于官样文章,除了大量自然来稿外,我亦有意识向各方人士约稿。其中包括春风得意者,失意潦倒者;当朝执政者,免冠赋闲者;热恋发昏者,凄惶破家者;炙手可热者,卑微扫地者等等,当然这增加了许多难度。

 

  我直接打电话给老总,老总说没时间。我说,反正版面给您留好了,某日的,您稿件若不送来,我只能开天窗了。老总被逼的没法儿,只好给总编打电话求饶。总编狠狠的批评我,说我不懂规矩,要找领导,必须先通过秘书才行。我生性喜欢简单,最厌烦琐程序,吃过不少亏。

 

  老总以下的人物就没那么牛,都按时把稿子送到我桌上。总编一见发了愁,有位领导写的像大会发言稿,怎么用啊?不用吧?又得罪不起。我呵呵一笑道:“我有办法,我保证给他改好,还让他满意”。领导心思都用在政治上,成天读的都是自己也不喜欢读的讲话稿,现在看到有人能把他的心里话写得这样鲜活得体,还不高兴?

 

  我天性手拙,构思为长,操作为短。有两位小诗人,同名同姓唤作“燕子”,我就把她俩征文并列刊出,以求添点趣味儿。但我画版却不如人,版面设计总不美观,字数算的也不精准,往往报纸印刷厂临开机了,校对员却发现多了或少了几行字,令我急急赶去处理。这也难不倒我,文章结尾是我强项,随便加两句好听的话儿或改短两行不就几分钟的事儿?

 

  韩先生正在鲁迅文学院美美的做文学梦,忽然皇城根儿上大乱起来,几乎不能自保,只好在六月上旬转道天津,仓皇逃回南京。我把副刊完璧归赵,依旧去做我的新闻记者。可是,征文稿还没有登完,总编让我继续把烂摊子收拾利索,这样,我就要比别人多干一样活儿,好生郁闷。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