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第一天做记者(郎167)  

2009-05-04 21:33:44|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企最听话,严格按照政府规定,转业干部要进行为期半年的培训,我们的学习班设在成人教育学院,由企业各方面的专家来讲课,告诉我们这些只会带兵打仗的行伍之人怎样适应企业中的生存。石化工业有许多复杂的专业知识,仅仅听听专家讲课,其实还是云里雾里的。

 

  有一位陈永智先生讲的特别好,把企业管理讲的透彻而通俗,很受学员欢迎。他资格很老,在南京解放两个月后就参加了解放军,那年才十四岁。后来在部队上大学,很专心的研究学问,水平越来越高,官职却越做越小。他能写出厚厚的专著,却搞不懂领导喜欢听什么样的话。

 

 二00六年我走长征路,正在川西黑水参加一个藏人的庙会,陈先生打来电话告诉我,他的自传终于出版了。

 

  之前,他曾经忧心忡忡地问我:“写到一些历史事件时,要是影响党的形象怎么办?”

 

  我笑了,“您说真话怎么会影响党的形象?您已经都七十岁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陈先生才定下心来。

 

  元旦到了,省长要来公司慰问,编缉部的同事们都休息外出了,总编急调我来顶班。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在培训班也呆腻了,现在终于可以披挂上阵,参加第一次采访,有点儿兴奋哦!

 

  省长带来的车,公司安排的车,很多小车,中巴车,都集中编号一字排开,公司经理办许副主任在忙着张罗调配各路人马。

 

  我紧随着总编,他趋身上前请示主任:“我们该上哪个车?”

 

  主任忙的有些气急败坏,牛烘烘的说:“我才不管呢,你愿上哪辆车上哪辆,不去拉倒!”

 

  总编臊红了脸,搓着双手说:“这怎么办?这怎么办?”他是一九六三年北京广播学院首届毕业的,老同志,行事说话中规中矩的。

 

  我忍不住对总编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是记者哎,想怎么走怎么走,干嘛非要找谁请示?”我请总编跟最大领导坐的那台中巴车,我自己另想办法走。

 

  一扭头,我看见一台小车正待要开,司机在唤里头那位领导叫“张书记”。我立马上前打个招呼说:“张书记,我跟您车走行吗?”那位张书记也不认的我,大概把我当成了随省长同来的省报记者,对我相当客气,不但热情地让我上车,还一路不停地向我介绍厂区的装置流程,我似懂非懂的哼哈答应着,趁机了解一些关心的问题。

 

  省长一行在经理书记陪同下,到几个岗位上热情地和坚持节日上班的工人握握手,拍拍肩,语重心长的鼓励他们为四个现代化多做贡献。工人们觉悟都很高,表示不辜负党和政府的关怀,愿把青春献给祖国石化事业。

 

  省长一行转了一圈就走了,张书记见我却没跟着省长走,有点儿诧异,但没多问。

 

  总编回来听说了之后很生气,批评我说:“老张啊,老张,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坐领导的小车呢?这不是在你们军营呀,首长都不大在乎这方面的。”

 

  我虚心接受批评,但心里却在嘀咕:“谁说部队首长不在乎?那种威风你是没见过,驴起来骂你一顿还是轻的,就是踹你两脚,给你两个大嘴巴,你还不得受着?”

 

  张书记后来知道了我是其属下的小企业报记者,但因为初次对我太热情了,贸然再端起大领导架子来摆谱就觉得不大好意思,只好把对我的客气延续下来,甚至比对总编他们还要客气些。后来他弄了个“全国劳模”,还亲自点名让我去给他写篇报告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