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换了门庭(郎173)  

2009-05-29 19:23:38|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还没到头,小报记者正干的有滋有味儿,忽然一阵风来,我又成了大报记者。

 

  做为统领全行业百余家大企业的总公司,常常感到尴尬:这些儿子的年龄却比老子还大,许多地方只知其当地这些巨头,而不知他们的老子是北京总部,因此,中央痛感必须加强影响力,以改君弱臣强的局面。

 

  总公司成立了《中国石化报》,地位相当于省级报纸,并要求各企业一律成立“记者站”,设置专职记者1名,听从总部召唤,随时报道企业新闻。领导在小报记者堆里扒拉一遍,把我选中了。

 

  记者站长由宣传部副部长兼任,另设一名科长为副站长,我是专管干活儿的。面对两位领导,我常常自嘲是“一仆二主”。

 

  各企业的专职记者都是选出来的高手,为给本企业争光,都使出全身解数来争取上稿,我所面对的已经不是几个同事之间的竞争,而是同行百人之间的竞争。

 

  记者站还有一项任务,就是担负企业对中央及地方所有媒体的宣传和公关,因此多挂了一块牌子“新闻科”。

 

  年底,总部一年一度的企业经理书记会议照例在京西宾馆召开,内容是总结上年的工作和布置来年的任务,各个企业都想在大老板面前露脸,会议期间如果媒体给造造势是最好的了,因此,我们一行也奉命随老总进京。

 

  第一次坐飞机,心中惶惶,行前特意去看看老母亲,万一掉下来也不留什么遗憾。

 

  一九九0年初,坐飞机还没普及,在南京大校场机场,不大的候机大厅却显得疏朗空阔,来者皆衣冠楚楚器宇轩昂之辈。身旁一位长裙女子,高贵矜持,想是海归一类。经询问证实,果然不出我所料,心中暗暗得意:咱这记者可不是白给的!

 

  还有一次坐火车,对座一个女子总是阴着脸,一天也不和周围搭腔。我琢磨了一下,便引起话头,猜她职业。我说:“看你这模样儿,若非财务,便是纪检,便是人事!”她被迫笑了,承认是会计。财务防人报销做假,须扳起面孔;纪检破案,须立堂威,惟恐面善被欺耳;人事森严,道貌岸然,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一块砖,随时等组织来搬。

 

  呵呵,我可以做刑警了!但电视新闻里的刑警我并不佩服,四五个警察竟然摁不住一个醉汉。但到了电影里形象却立刻颠倒过来,我们的人民警察总是神勇无敌。

 

  飞机上了天,我才知道空中原来如此美妙,白云如千堆雪,万垛棉,真想如孙悟空那样在上面恣恣的扑腾一会儿,并没有什么生死念头浮现。

 

  有一位朋友说到第一回坐飞机,吓的坐立不安,有心想找邻座聊聊天,以分享胸中恐惧,谁知人家紧绷着脸,理都不理他。好容易熬到了下飞机,只听邻座长嘘一声,才喃喃言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原来她更恐惧,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老总对别的媒体不太感兴趣,惟独青睐于央视“新闻联播”,每年这时都会想起来请他们吃顿饭。

 

  同行的还有一位公司电视台的副台长,他出道很早,与央视一些老同志都称可以兄道弟的,我陪他去“新闻联播”送请帖,顺便带了些挂历。人家却指着墙角说:“你要多少?随便拿!”北京部委机关都是成箱的送来,堆了两米多高,这让我们自惭形秽。不过,央视他们还是很够哥们儿,都来了,包括一位副台长和什么主任、编辑等等,还有新闻主播罗京和他的同事李小姐。

 

  公司老总很开放,席间居然问起一些当时很敏感的事情,比如:原新闻主播薛飞与杜宪为何突然失镜?大家沉默了一会儿,罗京的同事李小姐接过话头:“我问过扬伯伯,”杨伯伯是一位大人物,这位女主播很会来事儿,与他走的很近。她在杨的家宴上曾经借酒发嗲:“杨伯伯,我听说就是您不让我们台的薛飞杜宪出镜了?”不料,杨伯伯勃然作色道:“你搞搞清楚好不好?这事儿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央视副台长连忙端起酒杯:“谈这个干嘛?一点意思都没有,喝酒,喝酒”。

 

“新闻联播”一点儿都不好上,短短三十分钟,中央领导活动占了一多半,国际新闻又占了三分之一,等剩下的几分钟经济新闻,各行各业有多少大活动等着报道啊!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很给面子,总给我们弄一条来见见全国人民。但是,究竟是上三十秒还是十五秒?要看当天的运气了。

 

  我们老总很大气,在紧张的会议期间还惦记着随他而来十几员大将,抽空把他们拉进“王府饭店”喝酒。这家饭店据说有军方背景,相当豪华。据说全部按日式标准,八楼以下跪着服务,九楼以上躺着服务。办公室主任不辞辛苦,亲自扛来一箱茅台,却被老总骂了:“我们公司穷不起啦?在这样地方还自己带酒?让人家笑话咱们?”

 

  我的顶头上司也见过世面,那天神秘的对我说:“三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我们来到王府井,走进一个台湾人开的酒吧,果然设计非常典雅,置身其中,有些流连忘返,立刻感觉自己也高贵起来。

 

  一个小姐走过来问:“先生,您要来点什么?”我们本来只想进来看看观摩欣赏的,不料却被小姐问到,落荒而逃似乎不雅,只好随便点了个“台湾水”。仔细读了价格,两杯六十元,却是大半个月的工资,心里痛的痉挛。

 

  装着大款慢慢喝着,却觉得和自来水没什么两样,并且胃里真的有些隐隐作痛起来。出了店门,顶头上司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对我说:“三郎,咱们到这种场合,只当见见世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