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曹氏传奇(郎172)  

2009-05-25 10:54:4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做记者没几天,参加了一个公审大会,审判一个诈骗嫌犯,他挺有本事,竟然骗来个宣传部长当当,而且就是我们公司的宣传部长,当然是前任的前任。

 

  公诉人是检察官,她太年轻,好像口才不敌嫌犯曹某——但这里好像不讲这个,任你说破天也照样判你个十年。

 

  曹氏原为盐城一个印刷厂工人,文革中造反有功入了党,待天下大治,知道领导不会放过他,便远走他乡避祸。一日,在旅馆有幸搭识北京“国防工办”的官员。他施展巧舌功夫,先把对方捧的高高的,再吹自己是正科级,一直想为祖国军工事业贡献才智,然后求其引见。

 

  京官最吃这一套,大笔一挥,给他开了张介绍信,让他到吉林某县团级军工厂,任党办主任。

 

  没过几年,曹氏听说南京这边筹建国家重点工程,需要大批人才,便动了锦衣还乡的念头。他写的一手好字,并有篆刻的本领,这回统统用上,找了张空白介绍信,加盖公章,吹嘘自己是正处级党办主任,并且伪造了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两个文凭装进档案,自己拎着南下来了。

 

  南京市委组织部深信不疑,又介绍到公司,这样,曹氏一趟火车坐下来,自己就把自己提拔为正处级宣传部长了。

 

  他对家庭亦很负责,索性多做两张文凭,把老婆孩子一并提拔了,老婆由护士变成医生,而且是公司专为领导服务的保健医生,拥有很大的处方权。

 

  宣传部长并不是谁都能干的,没有点八股文章的底子,就没法统帅这个才子聚集的部门。“曹部长”上任,啥都不懂,连政治套话都不会说,弄不好就会穿帮的。但他又是个极聪明的人,上面布置下来个政治宣传任务,他却会召集科长们讨论,看谁说的有理,便把它悄悄记下,转身去向上级汇报。始终没有露出马脚。只是下面有同志在背后嘀咕:“这个部长开会喜欢把裤腿子撸的老高,咋不像个当官儿的?”当然,也有人把这当成优点来说。

 

  “曹部长”人缘很好,他通常左右口袋各揣一包烟,给别人抽好的,自己抽孬的,和正规官场出来的正好相反。

 

  下面的同志谁有了困难,他都尽可能帮助,比如:谁老家老人病了,又没有假,正为难着,曹部长却主动让他回去探亲。并且说:“知道你挺困难的,这回就按出差处理吧!”把人家感动的热泪盈眶。

 

  司机到他家去接人,如果赶上吃饭,曹部长一定要让司机喝杯酒才能走。那年头,小车班的司机很牛,什么样的领导没见过?像“曹部长”这样拿他们很当回事儿的却极少见,因此他们对老曹也没说的,随叫随到,痛快的很。

 

  后来,检察院命令抓人,司机听说是抓老曹,都说老曹对咱们是够意思的,谁都不肯去。

 

 “曹部长”老婆也很会做人,虽然职责是保健医生,是专为领导服务的,但任何一位小工人找她看病,她照样帮人家跑前跑后的忙,从不眯起势利眼来。

 

  按理说,“曹部长”官位不是正道得来,总要事事顺着领导,免的日后翻船,上面没人替自己说话。但他似乎也拎不清,为了下面的利益竟然和公司领导也犯颜廷争,弄的双方很不愉快。

 

  正是因为这样,老曹每次群众评议,都是得分最高,还当选为“优秀党员”。在法庭上,检察官义正辞严的指责他“假部长”,“假党员”。老曹却反唇相讥道:“我是假的,群众却拥护,这证明我是称职的;而你们任命的真干部,群众却不拥护!”法官喝令他:“不许胡说!”

 

 “曹部长”却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和许多出身贫寒的领导常犯的错误一样,太在乎蝇头小利,往往栽在这上面。他们全家已经落户南京,但盐城方面并不知情,并没有给他销了户口,于是,他竟冒着被穿帮的风险,还定期回去冒领那份粮票。更可气的是,往返盐城的长途汽车票他还要报销。

 

  处级干部报销要找公司领导签字的,他私自往返盐城领导并不知道,他更不能说,因此他只好冒充公司领导签名报销。他模仿的字迹的本领很高,财务并没看出来,可巧的是这位领导临时到北京开会去了,人不在家,自然签不了名,曹部长这次却疏忽了,终于在阴沟里翻了船,并把其他伪造的档案资料都连累暴露了。

 

  有关方面很愤怒,我党干部都是组织上辛辛苦苦培养任命的,这个家伙居然自我提拔,把党组织置于何地?岂不是乱了纲常?是可忍,孰不可忍!都要求重重判了老曹。

 

  老曹虽然面临牢狱之灾,但他却勇于自己承担责任,把老婆孩子的事情都大包大揽承担了下来。检方追问他谁给提供的空白介绍信、空白户口本等,老曹都说在大马路上拣的。宁愿被斥为“不老实”,得到“抗拒从严”的后果。江湖上都传言:老曹够意思,一个朋友都没出卖。

 

  老曹的人缘很有生命力,人被判了十年大刑,但他的住房、电话等,公家却长期没有派人收回,他儿子一直用着。监狱里也知道他是个人才,据说悄悄派他做生意,给监狱赚了不少钱,于是,提前减刑释放了。

 

 “曹部长”的案例很有意思,我有心据此写篇报告文学。五十年代西安有个骗子,居然混到了省里的一个厅长职位,当时有个报告文学《西望长安》写的很生动。我想,写个《东望金陵》肯定也不错。可是,这个浪漫的设想被现任部长及时阻止了。他告诫我:“你知道他来公司都找了谁帮忙?市委没人?公司领导没人?你不要被自己的好奇心惹来麻烦。”

 

  西方媒体招聘记者最基本的一条,就是要有“好奇心”,我们中国记者最怕好奇心,必须要有很强的政治意识,能够洞察许多没有写在字面上的潜规则,凡事要慢半拍,免的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