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青青玉人(郎171)  

2009-05-20 21:40:4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秋的一天,编辑部里忽然光彩照人——来了一位玉啄粉雕的女孩儿。总编告诉大家,她叫“青儿”,来帮忙的,主要工作是做做来稿记录,还有重新誊写一些字迹潦草的稿件。几日后私下知晓,这个女骇儿患了白血病,原来的工作单位研究院上班太远,到报社来属于照顾性质。

 

  她的活儿很轻,一会儿就做完了,然后就读读熟人的文章,陪大家聊聊天。大家都很怜惜这个不幸的姑娘,人人都对她倍加呵护,想着法子说各种好玩的事情来逗她开心。

 

  我的“扬子一日征文”还没结束,见她这种特殊身世,连忙向她约稿。她说:“张老师,我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我偏不说。”可她文中依然留下一句让人心碎的话:“小小年纪,已经倍尝人间苦难。”

 

  过了几日,“青儿”对我说,想跟我出去学采访写作。我当然答应,她想做什么我们都依着她,何况,有这样一位佳人陪着,对工作,对心情,都大大有益。总编嘱咐我,不要带她当厂区,只在总部机关附近采访转悠就行。

 

 “青儿”跟我熟了,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说。她十六岁考进南师附中,这是南京市最好的高中,高考升本率几乎百分之百,而她又是娇艳无比的校花,追逐她的优秀男生像蜜蜂一样多。可是,天妒红颜,仅仅过了一年,她就突然身患绝症,追求者像潮水一样退去了。

 

  有个不起眼儿的小男生,原来只能够远远的看着她的份儿,这时却勇敢的走上前来。他为了在医院照顾“青儿”,旷了很多课,最后只考上了一所大专。起初,“青儿”并不接受他,但他用自己的牺牲感动了所有人,包括“青儿”的父母和医生护士,最后感动了“青儿”自己。这个男生叫“海子”。

 

  唯一没被感动的是“海子”父母,他们坚决反对独儿子喜欢这个身患绝症的姑娘,甚至不让“青儿”进门。

 

 “海子”铁了心,你不让“青儿”进门,他也就不踏进家门。他毕业后要求也分到我们公司来了,为的是方便照顾“青儿”,而几个月也不回自己家一次。“海子”的父亲是一位海军少将,膝下一儿一女都在外不归,老两口空守着一座小楼凄清度日。

 

 “青儿”说,我这些话不对别人说的,今天不知怎的却愿意告诉你。她忽然问我:“张老师,像你们这样有才华的男人会喜欢我吗?”

 

  我说,“这还用说,像你这样的女孩儿,天下男人绝对没有会不动心的。”

 

 “青儿”内外浸透着一种冰清玉洁的美,看了让人不免生出万千怜惜,我很想起古词里“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这样的句子。我手下曾经有个憨憨的老兵,他常说,我要是娶个漂亮媳妇,啥活儿也不用她干,一辈子把她供着,只要每天看她一眼就行。

 

  “青儿”因为不断的化疗放疗,身体时好时坏,我们大家都轮流去她家或医院看她。

 

   有一回,她拿出一本像册,里面全是自己如花似玉的形象,让我挑一张最喜欢的做纪念。我怕她多心,打趣说:“我可以天天见到你这个大活人,要照片做什么?”照片没拿,后来有些后悔。

 

  终于,她的身体还是消耗不起了。我在病床前很是难过,眼见她白皙透明的小脸渐渐瘦黄起来,声音微弱的需要俯身才能听清。我有心安慰她:“你这一生还是很幸福的,你看,最坚贞幸福的爱情始终陪伴着你。”她叹了口气道:“生命没有了,一切都变的毫无意义了。”

 

  我的同事安琪小姐跟她最是要好,有一天下午四点多钟,她从职工医院给我打电话:“三郎,你快来吧!青儿这次真的不行了!”

 

  我连忙唤了在办公室的同事小韩、老姚,急急赶到医院,只见医生护士正在徒劳的进行抢救,“青儿”已经走在去天堂的路上……

 

  一个小时后,我和同事们把“青儿”抬出那个让她受尽苦痛的住院部大楼。

 

  追悼会后,我和安琪小姐去安慰“海子”,他还住在“青儿”家里,这个已经失去温度的爱情小屋,只有几个彩灯还不知忧伤的眨着眼睛。“海子”曾询问过我,究竟宣传科好,还是企管科好?厂里想把他从车间调上来,两个科室都想要他。

 

  “海子”有点儿小才气,大概家传所得。他祖父曾经是上海左翼文联的作家,虽然当年只有二十四岁,却敢向大名鼎鼎的鲁迅先生挑战,气的鲁迅在病重期间写下了最后一篇论战文章。

 

  我对他说:“还是到企管科吧?那儿更适合你。”“海子”内向寡言,我不主张他搞宣传。

 

  他摇摇头说:“算了,算了,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

 

  见他心灰意冷,我们也知多说无益,只好道别走了。

 

  几日后是个雨夜,风雷大作,让人心惊胆战,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早上一上班,立刻有个惊人的坏消息传来——“海子”自杀了!

 

   ——半夜,“青儿”父亲被门响惊醒,他寻思:大概谁忘关门了。他起来看看,却见女儿房中不见了“海子”!急忙喊人出去寻找,在楼下雷雨中看见“海子”一动不动的卧在水中……

 

  他是割腕自尽的,屋里床前有个小盆,里面有几滴血,血迹沿着楼梯一直滴到楼下。有人推测:“海子”大概是想在床边动手的,可能中途想到死在人家里不好,这才艰难的走下楼去。因为手臂已经受伤受制,也就没有关住门。

 

  “海子”很冷静,写下了一份详尽的绝命书,声明完全出于自愿,要求父母允许他和“青儿”合棺。他心很细,甚至他借了谁几斤粮票都一一列上。

 

  想想刚参加“青儿”的葬礼十天,又参加“海子”的葬礼,为这一对二十二岁的短暂生命骤失,很是伤感,我送上一幅挽联:“前世因缘,今生情痴,人间天上万劫永驻;来不同命,去却同行,青山碧海世世相依。”

 

  “海子”母亲哭的肝肠寸断,父亲却冷冷的镇静。这位海军少将说,上对不起国家,下对不起父母,儿子死的毫无价值。

 

  女儿玉陨,男儿徇情,这个事件引起很大震动,公司青年人议论纷纷。我写了一文给南京电台青年节目,主持人“雪梅大姐”也很感动,她要开展一次爱情观的大讨论,《南京日报》也有此意。

 

 不料,“海子”家人听说后很愤怒,他们认为,儿子之死完全因女方父母照顾疏忽造成的,正在气头上却见这篇文章播出,以为女方为推卸责任,授意别人所为。于是,到广播电台大闹。“雪梅大姐”告诉了我,我又赶紧通知《南京日报》撤稿。

 

  事情闹大了,自然有些麻烦,领导当然不高兴,我只好又挨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