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编辑部的故事(郎170)  

2009-05-16 22:53:5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红旗之下》(161)编辑部的故事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女儿四岁,在编辑部自个玩儿。

 

 

 

  有个电视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葛优吕丽萍主演的,很轻松,很搞笑,我很喜欢,我也很希望我所在的报社也有这样的工作氛围。

 

  报社只有十四人,三个头儿,一个办事员,剩下都是编辑记者,基本分为两类,或者年老沉闷,或者年轻稚嫩,我来了,如同一只狼溜进羊圈,搅和这个群体立刻骚动起来!我的办公室整天都是嘻嘻哈哈的,笑声不断,连邻室都被引来凑热闹。同事们抱怨说,只要三郎在屋里,我们根本没心思写稿。呵呵,我不怕,反正我习惯晚上在家写稿。

 

  记者,编辑,一动,一静,各有好处,记者海阔天空来去自由,广交天下朋友;编辑稳坐江山,掌握生杀大权,自有求者如潮。

 

  有个同事小心眼儿,当记者时羡慕编辑,常常酸酸的抱怨:“你看你们多舒服啊,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有那么多通讯员“打梭子”巴结你们”。“打梭子”是南京土话,即一支一支的递烟。我当兵时当年到报社送稿,都是买包好烟,给编辑递一支,自己陪一支,然后留下就走。哪像现在,见来送稿者只抠抠馊馊的递一支烟,便叹南方人小气。这位同事当编辑时又羡慕记者,还是发酸:“你看你们多好啊,到哪都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捞点小礼品”。我和他想法正相反,有土地时自得其乐,有天空时享受自由,每天都很开心。

 

  有个建设单位邀我们采访,中午设下鸿们大宴。我见对方办公室主任海量,不敢小视,便暗暗布阵:让我方一个实力最弱的陈小姐打头阵,我和另一男同事做预备队,一波一波的伺机进攻。没料到,办公室主任见陈小姐美丽动人,便自醉轻敌,第一波便轰然倒地。其他对手见主将落马,只好草草收兵。我们陈小姐忠勇可嘉,宁愿与对手同归于尽,我们只好径直送她回家休息。总编见陈小姐下午没上班,问清原由,怒责我等以牺牲报花来换取可笑的胜利。

 

  八十年代末,“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打扑克也最时兴“跑的快”。我们记者组到下午四点来钟,看事情忙的差不多了,就偷偷关起门来打牌。总编有事来找,不甘心的敲老半天,我们在里面屏住呼吸按兵不动,他也只能念叨着:“这人都到哪去了呢?”讪讪离去。副总编人比较厚道,敲两下便识趣的走了。

 

  那日,我早早把女儿从幼儿园接来,为的是多打一会儿牌。关起门正偷偷摸摸打的起劲儿,女儿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还喊着:“你们为什么拿我爸爸的钱呀?你们快还我爸爸钱呀!”“跑的快”每张输一分钱,我刚输了两毛钱,被女儿看见了,立刻引起她的愤怒!

 

  我的同事陈小姐吓坏了,赶紧把钱还给我,连连说:“乖乖!你女儿太厉害了,咱们可惹不起”。又转过身来对女儿说:“西西别哭了啊,你若再哭,把总编招了来,会扣你爸爸奖金的”。女儿果然不哭了。呵呵,钱是好东西,好东西是不能轻易给人的,小孩子比大人还明白。

 

  起初,我还在公司“军转干部培训班”学习,别人看来,这就等于闲人了。那月发了四十元奖金,我正喜滋滋的要起身走,总编却讪讪来到桌前。

 

  他先自红了脸,很为难的喃喃言道:“老张啊,真是不好意思,有人反映奖金分的不公平,你能不能退出两块钱?这样有的四十二元,有的三十八元,也算拉开了档次”。

 

  我笑了笑说:“就两块钱?太少了吧?”我抽出一张说:“不用找了,省的下次再找我要,你还不好意思”。总编说:“这哪能呢?这哪能呢?”赶紧颠颠颠跑去找人破零钱。

 

  唉,真是难为他了,若换了我做头儿,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我断然不会再收回的,谁有意见都不行,不然给人家了,再要回来,多尴尬?

 

  报社的办事员周姐很忙,管文具,管校对,管印刷,还要管公司经常发放的副食。那时候企业很小气,发水果,发鱼虾,都是每个单位几十斤,单位领回来再给每个人分,很麻烦。领东西就要找人帮忙,知识分子都很聪明,找这个说要去采访,找那个说要去开会,都知道这活儿很累,谁都有理由不来。

 

  周姐喜欢找我,因为我从不推辞。部队把这类活儿叫“细小工作”,常常以此判断人品高下,大家也就抢着干。我养成了做“细小工作“的习惯,也没觉得吃亏,这点儿活儿本来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分鱼分虾很麻烦,腥唧唧的要分出若干堆,大小搭配,尽量公平,不然,怕大伙儿闹意见。

 

  我对周姐说,“差不多就行了,多吃一口还能多长块肉?谁先挑自然不好意思拿多的,后面的人也就没啥说的”。

 

  部队有个笑话:“某海岛驻军一个指导员带一个兵登陆办事,刚上码头钱包就被偷了,中午饭没了着落。指导员翻遍裤兜,只剩两毛钱,只好买了两个西红柿。指导员说,你先拿吧?战士说,你先拿吧?谁也不肯先拿,因为先拿只好拿小的,后拿既可以得到大的,又可以安慰良心”。

 

  周姐说:“不行,不行,那是你们北方人,在我们这里可没那么自觉,先拿的头也不抬,直奔大的去!”

 

  周姐忙烦了,有时脾气也就不大好。有一次,总编让她代表报社去看望一个病号,叮嘱她买二十块钱的东西。她回来报帐,总编一看是十七块五毛,立刻火了,批评她不按领导指示办事。

 

  周姐回他一句:“你烦不烦啊?不就是差两块钱吗?哪有你这样当领导的?”两人争执起来就越说越难听。

 

  总编气呼呼的说:“你可以向上级反映嘛,撤了我,换别人来当总编呀?”周姐却接茬说:“我看谁当都比你强!”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了一个多小时,引来走廊里许多人围观,还有几个外单位的。

 

  我一旁看的直摇头,这都是什么事啊,仨瓜俩枣的,让人家看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