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狗撵兔子(郎169)  

2009-05-14 21:08:34|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红旗之下》(160)狗撵兔子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同事侯玉鹏先生墨宝,录唐青莲居士之“蜀道难”。

 

 

 

 

  有人说,新闻就像一只野兔,记者就像一条猎狗,每天都在跟在后面撵呀撵呀,稍一慢下来,兔子就跑得没影了。因此,记者的压力都很大,不敢稍稍松懈。如果几天没有题目,心里就发毛。我初到此地,两眼一摸黑,更急。

 

  我们是一张四开四的小报,每周两期,发行两万份,这在大陆非常不起眼儿,但若换作香港,那就是很像样的一张大报纸了。我们经常引用的所谓的《香港文汇报》、《香港大公报》等,发行量也不过如此而已。

 

 记者每月的任务是六篇稿,或者满三千五百字。小报五百字以上就算大稿,要预先报总编批准列入采访计划才行,否则不能发稿。要完成任务,确得费点气力,尤其像我这样新人,没有什么线人提供消息线索,更难些。

 

  我掂量掂量自己,文学底子还凑合,既然事儿知道的少,那就多写人吧!好在我有天然的亲和力,见面五分钟人家就愿意掏心窝子,倒是赚了不少文字之外的便宜。

 

  文章光拼数量并不难,码字凑数就是了,但要写的精彩,对的起自己的大名就不容易。在我之前,老记者们不知写了多少很不错的人物通讯,我要不落俗套,并且暗暗存心要超过同事,就得全力调动笔下工夫才行。我的习惯是白日采访,晚上落笔,点灯熬油便成了我的家常便饭。

 

  进公司半年,我分的一个小套居室,二楼,书房正对路边,有一位文学青年下夜班骑车常常从我窗下经过。他后来对我说:“张老师,我每次半夜经过都看你灯亮着,这使我很感动,我于是激励着自己更加勤奋写作。”我苦笑笑,却不好意思承认其实那正是我黔驴技穷时。他后来果然学有所成,考进了我们报社。

 

  古时有人给朋友写信,嫌蜡烛不亮,便令侍女“举烛!举烛!”不想口中念叨,笔下却把这两字写入信中。那边朋友读了,大有所悟,竟然因此放开眼量,渡过一段艰难岁月。我的灯光,对于这位文学青年也如“举烛”之功,成了无心之果。

 

  我为文善于结尾而不善开头,常常是三根烟抽完仍无法落笔,苦不堪言,有时竟昏昏伏案而眠。壁上有一幅“蜀道难”,是美术编辑侯玉鹏先生的书法得意之作,曾获过奖。我见它笔意奇崛,便向他讨来给自己作文时添点灵气。而我也自蜀道行来,懂得文章如斯,亦是难于上青天的事。

 

  作文受罪是自己的事,在外人面前却要做出轻松状。交稿时总编常叹我之快,我却洒脱的说,不就是两千字稿子么?何难之有?这种外强中干虽然潇洒,却往往作茧自缚,

 

  公司十周年庆典,党委书记点名让我写一篇八千字专版文章,我知道自己不胜其力,推辞再三,领导却是不允,并且限我二十天时间在家里完成。那个真叫焦头烂额,我每天直骂自己不够勇敢,应该犯颜拒绝才对。但逼上梁山,却是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死嗑。终于,两个星期后交稿了,领导却昧着良心说非常满意。

 

  做记者的常常苦恼,写了一百篇消息读者也记不住自己名字,而一篇重头文章却使作者一夜成名,正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来公司不到一年,除了那些倚马可待的应景小稿,也侥幸写就大稿十余篇,上至党委书记,下至伙夫、清道夫,皆成笔下人物,浪得一些江湖虚名。

 

   然后,便有宣传科的同志奉命找上门来:“我们领导请你去哩!想请你帮忙写篇过瘾的大稿子。”。公司下面有二十多个设党委的二级单位,当头儿的都想给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好好宣传一下,一般短消息还常常觉得不过瘾。当然这种大稿子都不是好糊弄的,我并不愿意沾上身,除非无法推辞的。

 

  一日,去职工医院镶牙,那位女医生不熟悉,也大热情,劈头便道:“我们最近很忙,你三个月以后再来吧!”我忍下恼意,正待延宕寻机套近乎,后面有个熟人跟我打招呼,女医生惊异的问:“你就是经常发表文章的三郎呀?”我点点头应道:“正是在下。”她说:“哎呀呀,不好意思,我很喜欢你的文章,你能不能指导一下我女儿作文呀?”我当然说没问题。她很高兴,马上就给我安排拔牙补牙,不知把另外什么人排到三个月以后去了。

 

  星期天,我去女医生家,把她挡在门外,却单独和她女儿谈话。

 

  这个女孩儿正读初二,模样儿挺俊俏,脑子也很聪明,人也成熟。我问她一些好书,她竟都读过,而且认识还相当透彻。论及文章亦头头是道,语言又丰富,真是非常优秀。这样孩子,这个单亲妈妈还不放心,成天唠叨,造成她逆反心理,干脆拒绝和母亲交流,把个妈妈急的没法儿!

 

  我出来对女医生说:“这个孩子将来肯定比你我都有出息,你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要管了。”

 

  次年中考,这个女孩儿考上南京有名的南师附中;三年后,她考上北京外交学院条约专业,比北大清华还高出十几分,是南京当年高考文科榜眼。

 

  寒假,她回来过年,没忘了给我打个电话:“张老师,你再给我推荐几本好书吧?”

 

  我说:“从现在开始,你就别问我了,都听你们导师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