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鱼和熊掌(郎164)  

2009-04-26 21:15:35|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烈日炎炎之下,怀揣着十八封荐书奔走于大街小巷,滋味儿并不好受,冷眼,碰壁,推脱,无奈,在商品精神已经浸透的世道里,仅凭一纸人情,就想办成一件含金量很高的大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刘春昭老师讨来荐书份量很重,那是吉林省委宣传部领导亲笔写的,请江苏省报一位总编帮忙,收留我到他的麾下。总编很尊敬荐者,很郑重地接待了我。他明确表态:报社可以接受。但是,房子问题却暂时解决不了,大概要等上几年,因为许多老同志还没排上号呢!另外,我妻的工作也没法安排,她既没学历又无专业,硬杠杠也挡在门外了。

 

  做为一名小小的连职干部,转业能进省报已经是天大的便宜,这是一个很高的平台,有机会接触社会各界人士,把握的好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相信,我只要能站稳脚跟,给我几年的时间,妻的工作和房子都不会再成为问题。可是眼下呢?妻随我千里南下,远离亲人故土,本来就做了很大牺牲,倘若工作再不顺心,生活再不安稳,势必要承受更大痛苦,家庭也就不可能幸福和谐,这是我极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罢,罢,罢,放弃这条路子吧!

 

  南京广播电台有个听众非常喜欢的节目,叫“青春之声”,主持人是“雪梅大姐”,她集采、编、播为一身,文字洒脱,语言智慧,在南京媒体业界颇有名气。刘春昭老师也请托于她,为我推荐。

 

  在电台找到她,呈上书信,她略看一看,随口便道:“春昭怎么什么人都推荐呀?别说是一个指导员,前两天一个团职干部都被我们打发了”。

 

  我有些发窘,雪梅大姐大概觉察出来,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春昭是我好朋友,你又是春昭的好朋友,今天我很忙,不能陪你,改天请你礼拜天到我家来坐坐吧!”

 

  周日上午,我依约来到长江路,在小巷里七拐八拐,爬上一座七层楼,来到雪梅家。

 

  她说,我今天什么都不干了,专门陪你聊天。后来我知道,她几乎每天都在为各种事忙着,这样豁出整日陪一位陌生访客绝无仅有。

 

  文人所议,无非文章。人情阅来,尽是笔墨。若相较起来,春昭文阔气雄,恰似英雄出世,山河震动:雪梅文清气真,直如行云流水,润物无声。二人一刚一柔皆临佳境,堪为我师。

 

 “雪梅大姐”是电台的艺名,她长我两岁,原为一家公司的团委书记,为了喜欢的新闻事业舍去了小小乌纱。刘春昭亦是弃了演员生涯而投奔新闻,我后来认识的《人民日报》一位老记者,更是毅然辞了马鞍山市委办公厅主任的,做了记者站站长,可见彼时记者的职业魅力。

 

  我又将旧文剪报奉上,请雪梅大姐指教。她细细读了几篇,满心欢喜的说:“你的文章如人,朗朗大气,直入心怀,我很欣赏哩!先头,我以为你像有的军汉一样土气憨相,却是走眼看轻了你,实在对不住了。”

 

  呵呵,人只要言语,就难免露馅,或绣口诗书,或舌上草莽,除非你有超人定力,永远保持沉默。

 

  雪梅说,你的忙我帮定了,首先考虑留在市级新闻媒体,不行再设法找个好单位。我说你不要太麻烦了,想来他们也难以解决房子和我妻工作问题,我已经看好了江北一个刚刚建成的大企业,这些问题倒可以一揽子解决,只要能去成就行,听说非常难进。

 

  雪梅笑了,这就更好办了,我认识市人事局长,这点小事对他如同探囊取物,只要随手写张二指宽的便条,交给属下的军转办就搞定了。

 

  雪梅大姐温言温语,却有一种特殊的人格魅力,只要认识她的朋友,都非常愿意为她出力,不但不嫌麻烦,而且都以为为她办事是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雪梅也非常热心,愿意帮助自己欣赏的人,常常是帮甲找个好医生,医生又请她给孩子找个好老师,老师又请她找个好医生,因此,她总在车轱辘般的帮朋友忙活,停不下来。

 

  我很感激雪梅大姐,诚恳地说:“人情面子就拜托您了,但答谢之礼我会早早备下的,请不要客气”。

 

  雪梅大姐有些不悦道:“文峰呀,我是欣赏你的人品文章才肯帮你的,怎么还会要你备礼?朋友帮我,我帮朋友,都是不须财物酬谢的,你一分钱也不要花,否则我们就不是朋友了!”我好生惭愧,心里更敬重这位大姐,从此她成为我在南京最好的朋友。

 

  年底,看到中央军委一个通报:新疆军区一个回到河南的团职干部,为安排工作求军转办干部帮忙,送了许多礼总不见效,后来经人家暗示,只好把家里最值钱的大彩电也献出来,才算落实下来。唉,老婆不断埋怨心疼,自己窝囊丢脸,老团长终于羞愤自杀了。

 

  雪梅大姐总是在忙,见个面也难,电话也一年半载才通一次,我又怕打搅又想问安,很不好意思。有时刚与她讲几句话,她突然会打断问我:“文峰啊,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呀?怎么听着情绪好像不高啊?有什么麻烦一定要跟我讲啊!”从此,我给她通话时都打起十分精神,免的她替我担心。

 

  有一年春节,我和妻子女儿给雪梅大姐拜年,给雪梅大姐带了一只野生大甲鱼。 雪梅大姐告诉我,她现在信佛了,佛名“妙莲居士”。我送她的甲鱼,她随即打车送到玄武湖放生去了。

 

  我转业分配的事情果然进行的很顺利,人事部门的上级找下级办事,从来就是一路绿灯。原来也曾托过市里一个面子不太大的医生,想通过下面找上面去办的,也省下了这个关系。

 

  省报的一位资深女记者郑老师特意陪我到了这家企业,找到了宣传部长,与他当面敲定落实我的岗位——企业报记者。我递上剪报本和长春市作协会员证,故作谦虚的说:“我也不知道能否适应这项工作?也不知道比同仁水平能差多少啊?”部长呵呵一笑说:“等你来了就知道了,他们呀——”

 

  老托尔斯泰有句名言:“女人是没有阶级的,因为她嫁给哪个阶级就是哪个阶级”。

 

  男人也是一样啊,一念之间,我就在本省最大的报纸和最小的报纸之间玩了一次翘翘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今始信焉!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