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天火熊熊兴安岭(郎160)  

2009-04-10 21:58:20|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七年的那场大火,是莫名其妙烧起来的,几天时间,就把大兴安岭烧了个一塌糊涂,全国人民的心都悬了起来。有些老太太们抱怨说,怪只怪那个大个子费翔,他因为唱了“冬天里的一把火”,把火给招来了。

 

  专业的森林灭火队好像根本不起作用,于是,黑龙江那个二十三军扑上去了,大胡子吴师长和他的部队表现神勇,似乎在东线塔河挡住了火势,而森林大火却突然掉头往西,沈阳军区急调我们十六军上去增援。我师第一批两个团上去了,几天后不闻捷报,反而火势越加浩大起来,全师只好倾巢出动。

 

  那天夜里,我接到师司令部的出发命令:十五分钟后登车!全所人员集合,干粮准备,留守安排,千头万绪,只有这短短的宝贵十五分钟。好在待命有几天了,所有的准备都早已提前完成,睡觉都不脱衣的,背包不许打开,正所谓“枕戈待旦”。我和所长老于离家咫尺,也没空去道别,但军属们都很有经验,她们看看空荡荡的大院,互相一打听,啥都明白了。

 

  军列风驰电掣畅行无阻,直奔大兴安岭而去。过了加格达奇,只见无数老百姓拖儿带女逃难下来,军列则义无返顾的继续北上。大兴安岭的气温比长春低十几度,都五月下旬了,背阴还有许多残雪,我们没有料到,都没带棉衣,冻的丝丝哈哈的,这时才知道后悔。

 

 我们列车早上经过大火烧过的林区,看到路基上蓬头垢面满身脏黑的战士们刚刚睡醒,一群一群蜷缩在山坡上,非常狼狈。我们二梯队比他们运气好些,分到了两节火车皮做帐篷,尽管车皮是全铁制的,摸到哪都是拔凉拔凉的。

 

  我们落脚在漠河县西林吉林业局“育英林场”,这里有一千三百间房屋,但都成了凄凉的残垣断壁,完好的只剩两三间。幸存的几个人表情恐惧而麻木,他们心有余悸地向我们讲述惊心动魄的场景。

 

 “那简直是天火,先是河对岸的森林起火了,我们在正在隔岸观火呢!一回头,自己的村子却烧了起来!”

 

  大家慌忙去找自己家人,烟雾弥漫,啥也看不清,只能拼命呼喊。一家人要想凑齐了再跑,就来不及了,只能跑出一个算一个!谁也没见过这种漫天大火,不知该往哪儿跑,有跳到河里的,有跑到空地上的,有躲到菜窖里的”。

 

  结果是悲惨的,菜窖里的人缺氧闷死了;蹲在篮球场那样大的空地上,人还是烤死了,整个天空大地都燃烧了,连空气都是好几百度。有人把头埋进河水里,实在憋不住了,一抬头,头发马上被燎了一片,赶紧再沉下去。那时河里还漂着冰碴,一般人还真不敢跳下去。

 

  我站在阿穆尔河边,想象着这场怪异的大火。河面有五十米,加上两岸的沙滩,怎么也有一百多米,那个火头怎么飞过来的呢?老百姓说,那天刮着七八极的大风,天空中到处飞舞者火球,空气中发出像火车一样轰隆隆的响声,好像大地末日到了!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描述古印度神话传说的一幅画:地球末日,漫天大火,生灵涂炭……

 

  西林吉林业局派了两台消防车和一台吉普车赶来救援“育英林场”,到这一看势头不对,掉头就往回跑,结果只有吉普车幸免,两台消防车烧毁歪倒在路边。林区公路拐弯太多,跑不快,大火却是跑直道,三下两下就窜到前面,浓烟封锁了道路,只能束手待毙。

 

  到了火区才知道,我们带来的灭火工具完全没有用,对付漫天大火,唯一的办法就是打防火道,在火势前进的方向先清理出几十米宽的空地,让大火到这里时自动停止下来。

 

  救火的单位来自四面八方,有些混乱,我们的汽车营正在林中扑火,忽然发现自己前后左右都冒起烟来,让人爬到高高的树梢了望,才知道已经被人从身后放了一把火,竟被大火包围了。慌急中赶紧钻了个空隙把全营逃了出来,人到了生死关头总能激发出巨大能量,这些平时像大爷似的汽车兵,竟然一口气跑了二十多公里,而且没有一个掉队的,只是把所有装备和食品都丢了个精光。

 

  我们修理所唯一的重要任务是建一座木桥,那是准备紧急撤退用的救命桥。大家谁也没干过这种活儿,又是站在冰冷的河水里,脚都冻木了,划破了都没感觉,很不容易。这是所长老于领着大伙儿干的,我没赶上。那天早上,我带了四个战士到四十公里外的漠河县城拉给养,我们出发以后所里才接到修桥命令。

 

  漠河县城几乎全毁掉了,老百姓很凄惨,已经发生过几起抢劫部队给养车的事件,因此,我们也很紧张,怕发生什么冲突,所以我要亲自带人押车。

 

  那个特殊的年代,火灾现场记者也很活跃,特别是《中国青年报》。有个摄影记者偶尔发现了县委在这个时候还敢摆酒设宴,义愤填膺地闯进帐篷拍了几张举杯的照片,却被警察立刻拿下,还把胶卷扯出来曝了光。这事闹的动静很大,最后却不了了之。县委宴请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军首长。

 

  “育英林场”仅剩的几间房屋引来了中央电视台记者,他们让我带两个兵拎了桶鸡蛋给送去,准备给新闻联播发稿。可是,那家主妇很麻木,来回演习了好几遍,她接鸡蛋时还是既不激动又不感动。记者叹了口气说:“没办法了,只好将就着用了”。

 

  没过几天,下起雨来,大火自然也成了强弩之末,乖乖死啦死啦了。这是人工降雨的结果,打了十几天炮,终于见效了。后来北京御用大气功师“严新”说,是他发功引来的降雨,这真正是胡说八道了!

 

  回来以后,我们汽车修理所荣立集体三等功,我也弄了一个个人三等功,当兵那么多年唯一的,也算没白混。听人说,三等功退休时,退休金能增加5%,不知真假?

 

 大兴安岭扑火归来,在报上看见一则面向全国的征文启事,要求记述五月二十一日这一天所亲历发生的事情,也是为了截取改革开放一个断面,作为纪念。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一日,茅盾为首的进步文化人搞了“中国一日”征文,为的是记述中华民族一个真实的生活断面。五十年后,北京一些老文化人又重新搞这次“新中国一日”征文,在龙腾虎跃的八十年代非常有意义。

 

  我想,全国大兴安岭扑火不知几万人,写文章好的不知有多少,于是避其锋芒,俺就写写待命出发的事吧!当即投了一稿《待命》往北京,没想到竟侥幸录用了。呵呵,整个吉林省录用了十三篇,我排在了第二篇。

 

  更重要的是,书中还有许多我非常崇敬的名人,如梁漱溟、刘宾雁、聂卫平、杜宪等,能与诸贤的文章为伍,俺真正是荣之大幸了。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大兴安岭扑火,灾后的育英林场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大兴安岭扑火,灾后的育英林场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原创)《红旗之下》(151)天火熊熊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羊城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