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师者风流(郎157)  

2009-03-28 10:38:19|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中文的人手都痒痒,总想把钢笔字变成铅字,我亦不能免俗,但雪片般飞出,收获却是无几。

 

  沈阳有家《作家生活报》,我投去一篇诗稿,大概因为锋芒太露,引起编辑郎雅雯女士的注意。她善意的来信劝我:“我宁愿你一辈子成不了诗人,也不愿你像叶文福那样因此倒霉。”她还给我寄来一幅亲笔隶书:

                                    

   偶闻国事              不禁怆然

 

  “叶文福”是军内一个作家,因为写了一篇名为“将军,你不能这样做!”的叙事长诗,谴责一位高级将领,他为给自己建造别墅,强行毁掉了一个幼儿园。高层因诗而怒,便把诗人“严肃处理”了。

 

  长春也有类似事件,一家著名文学期刊的副主编曲有源先生也喜欢写诗,一日诗兴难耐,随口吟道:

 

  旋转的北斗啊,

                     

                 你像一把巨大的勺子,

                                                  

                                           舀尽了大地的琼浆。

 

   诗句很快在大江南北流传起来,诗人正得意间却锒铛入狱。

 

   我知道郎雅雯编辑的好心,从此弃了诗人梦。

 

   郎雅雯老师有一次来信说,过几日出差路过长春,想来看看我。我连忙给她复信指示路径:从站前坐1路有轨电车在“白菊路”下,只要对我们大院的哨兵说:“找你们张指导员”就可以了。那个门的岗哨是我的兵担任。

 

   她回信惊讶地说:“原来你是指导员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战士呢!”不知什么缘故,她竟没来。

 

   长春有一位名气很重的作家蔡先生,他刚出版了散文集《星光夜色下》,其文甚美,颇似茹志娟的《百合花》:“我”的巧遇,枪口里插着一枝摇曳的野花……

 

  我捧书登门拜访,他告诉我:“其实那些美好的细节都是虚构的。”我原来以为散文里情节都是真的呢!窃以为,平凡枯燥中添点浪漫也是可以的,但就是不能与真实离开太远。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里描写南京雨花台两个农民,下午浇完庄稼后并不急着回家,反而说:“咱们看会儿夕阳再下山吧!”读来便知,南京渔樵旧时还有许多六朝遗风。但在大饥荒的年代,扬朔在散文《老泰山》里让一个老渔民说,“用剪刀裁下一片彩霞做衣裳”,就让人觉得荒诞和肉麻。我为文不善虚,便转向学习纪实

 

  后勤部要办个“写作培训班”,我揽来修理所承办,为的是趁机听听行家的指点。讲课者是一些记者编辑,他们传授了不少实用的技巧,中有一位奇人“刘春昭”,更是好生了得,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老师原是长春话剧团一位主要演员,曾经主演《沙家浜》里“郭建光”。后来团里要改编一个新剧本,急切中找不着人,他便自告奋勇操刀,没想到竟非常顺利。他这才忽然醒悟:自己真正的强项在写作啊!于是改了行,到长春广播电台做了专业记者。

 

  这位无师自通的奇人刘春昭先生创造了多项奇迹:全省广电业务考试中名列第一;他的作品每年都可以在全国拿大奖,害的许多领导为评职称都来求他,要在他的作品上挂个名;多篇作品编进高校新闻教材;全省最年轻的首批新闻高级职称;全省最年轻的新闻高级职称评委。这让许多名校出身的新闻科班生望尘莫及。

 

  刘春昭老师当时任长春电台专题部主任,并自己具体掌管一个青年节目,时下正在搞一个声势浩大的“金色年华”散文征文大赛。

 

  我动员所里的“文学小组”成员参加征文,那晚正下着鹅毛大雪,我指着窗外说,这就是好题材!你们可以选择一个角度,把部队生活融进去,虚实相间,写出美感,一定会是一篇好文章。可是,他们的基础太差了,我讲的口干舌燥,还是如对牛弹琴,还是没人敢拿起笔来。我叹口气道:“孺子不可教也!看来只有老夫我自己亲自出马了”。

 

  一夜无眠,想的周全了,一气呵成,一篇散文《刺刀尖上的雪花》出炉了。

 

  次日送到电台,一位老编辑看完问我:“你的主题思想是什么?”我楞住了,还真是答不上来。文学之妙全在体味,一语道出却是为难。正巧刘春昭老师采访回来,他只把文章看了一遍,立刻用朱笔在天头批曰:“拟一等奖”。

 

 那位老编辑有些发窘,她连忙说:“让我再看看,让我再看看”。

 

 刘老师后来对我说,老编辑水平太差,每写一个人物,开头总是“提起某某来,谁都会竖起大拇哥来……”,或“某某的先进事迹,一时传为佳话……”,就不会换换样儿,说她多少遍了,也没用。

 

  呵呵,天下好文章都靠灵性,不大认资历的。

 

  刘春昭老师恃才傲物,一般人不入法眼,而且随意臧否人物,想必得罪了不少人。果然,他入党就极其困难,写了好多版申请书也没用。开始他以为不合我党规矩,还让我帮他写过一版,仍无效果。直到有一天,市委书记吴亦侠亲自打电话质问长春广电局长,一切障碍便烟消云散了,刘春昭老师这才堂堂正正的迈进本党大门。

 

  长春市与中国一汽关系长期不睦,市里嫌一汽对带动地方产业链不热情;一汽说市里对企业政策不照顾。新一届政府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便组织了一个庞大的记者团到一汽采访,准备好好宣传他们,直到他们满意为止。可是,中央和地方媒体几十篇文章发表后,一汽还是不满意,怎么都觉得没过瘾。这时候,刘春昭先生的文章出来了,题目是《长子的性格》。

 

  一汽做为新中国第一个汽车大厂,给民族汽车业做出的重要贡献功莫大焉!它生产的解放牌是全国计划经济时代货车的主流,它生产的红旗牌轿车为国家元首增添光彩,它向全国输出人才,输出技术,由此才派生出二汽、上汽、北汽,带动了整个中国的汽车行业发展。然而,时代变了,他们蹲在改革大潮的东北边缘,也受了不少委屈,受了不少冷落,但作为“长子”,只能一面贡献,一面忍辱负重……

 

  刘春昭先生的文章气势恢弘,语言活泼,虎虎生风,不拘一格,长达两万五千字,读来一点不累,《长春日报》以史无前例的两个半版刊出。不久,《了望周刊》也转载。一汽总经理耿昭杰边读边流泪,他说:“我们几十年的心里话终于说出来了!”

 

  文章的效果是非常的奇特,一汽慷慨地把上游产业链配套零部件生产都委托给市属企业。长春市政府领导笑的合不拢嘴,专门给刘春昭先生奖励了一套大房子。

 

  我对刘春昭老师顶顶佩服,隔三岔五便登门讨教。他善烟而不善酒,每次去我都揣上两盒好烟,陪他一边抽烟,一边神侃古今文章妙处。什么大思路,大气势,先声夺人,结构爆炸,呵呵,我只要学的先生三成本事,就可以安身立命了。仙雾缭绕中,果然有了许多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同时我亦尝到了抽烟作文的好处,与它遂成半生莫逆之缘。

 

 

 

 

 师者风流(郎157)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十二年后,我与雪梅大姐在夫子庙李香君的“媚香楼”,宴请来宁旅游刘春昭先生。

右起,我妻子,女儿,雪梅大姐,春昭先生,三郎,春昭女儿宁宁,随从等。

 

  评论这张
 
阅读(109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