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首长忒威风(郎150)  

2009-03-12 13:19:58|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师是井冈山的老部队,高级将领出过一大堆,资格贼老,脾气贼牛,一九五八年抗美援朝最后一批回国,骄兵悍将,更是不可一世。

 

  听老同志讲,那时候我们的军车在长春大街上横冲直撞,警察根本不敢拦。司机连驾驶证也不带,交警要看看,他说没证。交警很生气:“无证怎么能驾驶呢?”司机牛哄哄地说:“我是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连长叫我开我就开!”交警气的干瞪眼,干脆不管了。

 

  我们的刘师长更牛,星期天来到当时本市最大的二商店,因为营业员服务态度不太好,老头儿一怒之下,拿手杖把人家玻璃橱窗给砸了个稀巴烂!商店也不知道这便服老头是干啥的,保安就过来给了他两撇子!这下可闯了大祸,刘师长立刻下令“喷火连”火速赶来,把这座三层大楼的商店团团围住,非要烧了不可!

 

  商店是公私合营的,双方经理磕头求饶如捣蒜,刘师长连睬都不睬。最后还是长春市长、市委书记亲自来求情道歉,才算让他们逃过一场火劫。

 

  一九六九年春,中苏因珍宝岛事件剑拔弩张,我师紧急赶往黑龙江绥芬河与苏军对垒。刘师长亲自率领侦察连埋伏在前沿,准备拔掉苏军一个侵占我境的据点。军长汪洋吓坏了,中央军委严命我军不主动扩大事态的,可刘师长不买军长的帐,非要动手不可!幸亏苏军识相,先主动撤离了那个据点,这个仗才没打起来。刘师长是个战争狂,平生只喜欢打仗,而且打起仗来不吃饭,光喝酒就行。

 

  现在的周师长更是威风,全师上下几乎都被他骂了个遍,甚至连同级的政委也骂了,政委只好苦笑笑。凭他的本事早就应该当师长了,他在解放战争期间被国军俘虏过,虽然又寻机逃了回来,但终因找不到人来证明这段历史问题,以致于影响的升迁,因此憋了一肚子火。

 

  我们后勤部来了个新兵当公务员,那天一接电话:“谁啊?”周师长说:“一号。”部队内部一般称代号,师长是一号,政委是二号,副师长三号,副政委四号,依次类推。那个新兵听不出来他的声音,还以为谁在开玩笑,便戏弄道:“你是一号?我还是一号呢!快别逗了!”周师长气不打一处来,开口骂道:“妈了个巴子,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你给我马上跑步到办公室来!”部队上级命令下级都是要“跑步”来的,这个新兵蛋子才知道撞到阎王老子了,只好哭丧着脸去当面挨骂。

 

  周的警卫员告诉我,就听到师长一次说话不骂人,那是他的老首长,济南军区司令员曾思玉打来电话。周师长一接电话,立刻满脸堆笑起来:“哎呀,老首长,我是小周啊。。。。。。”

 

  有个星期天,周师长突然驾临仓库,说是检查,其实是让我拿两盒手枪弹。我陪着他在库区到处走走,他心情很好,还和我开着玩笑,这时,一个老百姓却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的进来了。大概是门岗临时内急,躲一边撒尿去了,门口又没什么标志,这家伙就长驱直入。

 

  周师长一看来了火:“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乱闯到我们禁区?”那人却坦然地回答:“这里不是百货仓库吗?我来提货的。”距此两公里是省商业厅仓库。周师长更火了,大骂起来:“娘的,我看你就不是好东西!小张,马上把他给我抓起来!”那家伙还不服气,高声抗议道:“解放军怎么随便骂人呢?你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哪去啦?”

 

  我知道来人是冤枉的,又不能不执行命令,只好上前佯做抓人,却低声对那人道:“你他妈找倒霉啊?还不快点跑啊?”那家伙这才反应过来,登上自行车狂奔而去。

 

  没想到周师长明察秋毫,一眼看出了我阳奉阴违的小把戏,勃然大怒:“你这个小小的破主任,竟敢违抗我的命令,老子要撤了你!”我知道今日冲撞太岁了,只好耷拉着脑袋自认倒霉,任由他臭骂一个多小时。

 

  今天真晦气,挨了狗屁崩,窝了一肚子火,刚回到办公室就碰到电业局一帮人来检查,还的耐着性子给他们端茶倒水。电老虎都很牛,动不动就罚款断电什么的,犯不上招惹他们。

 

  说话间,他们忽然看见了我桌下的电炉子,立刻来劲儿了,要罚款,要没收电炉子。我说,“这屋里太冷,没办法,既然你们不让用,我收起来便是,就别拿走了。”可那厮越发蛮横,非要拿走不可。我恼火起来,“既然你们不听,那就请便吧,我看你们能否走出这间屋子!”

 

  这时,一群战士冲了进来,每人薅住一个脖领子,挥拳要打。战士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平时都憋着火忍受军纪的约束,现在见当官的有放纵之意,正好可以过过拳脚之瘾。我只要拂袖而去,临了撂下一句话:“我什么都没看见哦,”这几个电老虎免不了一顿胖揍!

 

  电业局的吓坏了,连忙喊道:“主任,主任,您可别误会,我们向您道歉,决不会为难你们的!”

 

  我回头冷笑一声:“刚才的本事哪去啦?你们这些不识抬举的东西,老百姓怕你们,你们就不知天高地厚啦?你睁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敢到兵营来撒野?是不是骨头发贱啊?”

 

  那几个小子连连称是,抱头鼠窜。

 

  后来,他们再到我这里来,都是主动掏出好烟来,还酸溜溜的说:“主任,说老实话,我们出门,从来没有给别人敬烟的习惯,到您这儿是个例外。”我说:“反正这烟也不是你们自己花钱买的,到我这里吐出一点儿还他妈委屈啊?”

 

  周师长回去后还觉得不解气,又打电话骂后勤部长,赵部长问我怎么回事,我据实说了,部长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别理他,他又发疯了。”

 

  周师长把师领导班子都得罪光了,没人说他好话,才干了两年军里就让他退休了,从此,再没听说过他骂谁了。有一次,我在师部门口碰到他,他正袖着双手,蹲在马路牙子上晒太阳,他叫住我:“小张,下次来别忘了带两盒手枪弹啊!”我说:“可以,可以,但您须先到军械科开调拨单来。”他现在不在位了,我哪敢私自给他?况且,部队大院里的孩子都喜欢舞枪弄棒的,胆子贼大,他们老子都管不住,倘若闹出人命我可担待不起。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