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全军通报(郎133)  

2009-01-30 09:55:34|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道是“祸不单行,三期为满”,接连闯祸之后却有更大的祸事不期而至。

 

  却说那日,汽车连的小王来找我要几发子弹,说是过几天连队打靶,想多打几枪过过瘾。通常,每人每年只能打十发子弹,还没什么感觉就稀里糊涂的打完了,很是不过瘾。小王是我们仓库原勤务班的四个同年新兵之一,勤务班被精简解散,他们三人被调剂到了汽车连,我独自留下做了弹药仓库保管员。因了这层关系,我若不给,恐让人觉得不给面子,而他本来就是个很脸酸的人,我只好答应,免的罗里罗嗦。

 

  进仓库去翻检,常用的五六式7.62步机普通弹却凑巧没零的了,便随手拿了十五发曳光弹。这种子弹夜间发射有一道红色弹道,很好看。但白天看不见,与普通枪弹差不多。

 

  其时,小王正在连队郊区菜地值守,他却等不得连队打靶,吃罢晚饭,就在屋外操起冲锋枪朝天鸣放起来。一串美丽的曳光弹划过夜空,却直飞临近的长春汽车厂车轮分厂宿舍区,击碎顶楼一户人家的窗户,在天花板上留下几个恐怖的弹痕,惊的那家老小肝胆惧裂!

 

  愤怒的人家层层投诉,恰巧我们军的副参谋长正在汽车厂任军管会一把手,知道此事非常恼怒,下令严查!几乎毫不费事就查出了肇事者,肇事者亦毫不犹豫就供出了子弹来源——小王,你就不能说子弹是拣到的吗?当然,为了哥们义气隐瞒真相是不对的。

 

  军里发了《事故通报》,我的大名堂而皇之的挂在上面。当然事情不能到此为止,《通报》还要求我们师“严肃处理”。兄弟师的同行战友看到《通报》,给我打来电话:“你怎么搞的呀?怎么捅出这样大的漏子?”

 

  大祸既出,无可挽回,我主动找到何科长表示:“由于我的错误,给师里、部里、科里都抹了黑,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愿意接受任何处分,毫无怨言”。

 

  一九七七年,这时候,原军械科长“老虞头”已经退休离职了,新升职的科长是原修理所何所长。三年前我刚到修理所报到时,就是他不到两小时就立刻将我逐出,因为基层干部对知青出身的新兵非常不欢迎。但是三个月后,他听说我在弹药库却是个最能吃苦的角色,还会写两篇稿子,便生了悔意,三番五次提出要我回修理所当文书,但被我们仓库郝主任挡住了。现在,他又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何科长为人随和,虽然贵为副团职,但脏活儿累活儿却挽起袖子和大家一起干,我们也就不大敬畏,常常大咧咧地当面就叫他“老何”,他还是乐呵呵的。

 

  师司令部要求给我“严重警告”处分,师后勤部却认为给“警告”处分比较合适。老何还是不满意,又去找赵部长左磨右磨,最后竟然给我换来个“党支部大会做检查”。

 

  我早早写好了“检查书”,交给老何。他说,“先放我这吧!”

 

  过了好一阵子还没动静,我耐不住,又去问老何,他说:“你着的哪门子急呀?你的《检查》还躺在我抽屉里呢!我根本没交到部里,说不定哪天拖黄了呢!”

 

  后来,果然就没下文了。

 

  虽然逃过一劫,但恶名已成,原来吃苦受难换来的种种“优秀”、“先进”之类荣誉也随之贬值,我也不再抱任何进步的幻想了。

 

 看看又到一九七八年年底,趁着参加师里演习,住在老乡家里气氛比较轻松,一次,我在炕上借酒向科长老何坦露心迹:“我当兵已经四年了,我想今年复员算了。”

 

 老何却打着哈哈说:“我当兵都二十年了还没复员,你那四年兵算得了什么?你还是老老实实安心工作,好好听从组织安排吧!”

 

  呵呵,一场大祸,己不慎,友不义,上不究,也是万幸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