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血书准备(郎99)  

2008-10-29 13:45:08|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决定命运的时刻终于到了,十二月十九日,公社党委开“定兵会议”,我早早的赶来候着,不知等待我的是什么消息?全公社征兵名额只有十五个,可通过体检者是二十一个,今天活生生地要“枪毙”六个,真是命悬一线啊!
       

        领导教育我们,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参军保卫祖国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同样光荣。可每个人和他身后的一群人都知道这两种光荣的天壤之别,因此,在这个关键时刻,各种能想象出来的努力和意想不到结果都可能同时出现,今天的“定兵会议”肯定是非常非常的激烈和漫长。
      

        尽管我所有的努力都在奏效,几乎参加会议的所有公社干部都许诺对我支持,但我仍然非常担心最坏的结果发生,心中总在响着《杜鹃山》里柯湘的唱词“面对着胜败存亡,我的心沉重,心沉重”。
。       

        我准备了最后一招,假如我在会上被否决,我就马上冲进会场,当场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下决心书“愿用鲜血和生命保卫祖国!”我相信,这种惊世赫俗的举动,一定会打动在场的所有领导和接兵部队的姚排长,使他们收回成命,满足我的愿望。为了预防万一临场怕疼咬不破手指,我还准备了一把铅笔刀,我拭了拭,很锋利,可以轻而易举的划开皮肤。
       

        当然,如果所以的努力都告失败,我只有扒火车硬跟着新兵队伍走,跟到部队也许会感动首长,收下一个义无返顾的应征者——曾经有过成功的先例。当年,大哥的同学田大哥为了当兵,扒车直到山海关,却被动员劝说回来,我深为他功亏一篑而惋惜。
       

        中午,公社的“张公安”借机跑出来跟我说,会议争论很激烈,看样子要开一天会。

 

       “张公安”是公社的党委委员,治安干事,并不算正规警察序列,但他的顶头上司——区政府的“潘公安”却是县公安局的特派员,当时区和公社都不设派出所。这个“潘公安”恰是我家至交“刘阿姨”丈夫的老部下,他为我的事可能跟公社有关人士打了招呼,因此,“张公安”最近对我格外热情。
      

        下午三点钟,“张公安”借如厕之机出来告诉我“名单全部通过了,你是全票通过,绝对没有问题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我当时激动的有些傻了,跟什么人招呼都没打,自己漫漫的走回生产队,顺手把那把铅笔刀扔到了草丛里。我这时才觉得很累很累,四十多天里天天提心吊胆,深夜才眠,凌晨即起,每日睡眠不过三四个小时,今天终于可以安心睡个囫囵觉了。
       

        这段提心吊胆的经历影响了我几十年,我常常会在凌晨三四点钟惊醒:昨天做错了什么?今天还要做什么?感慨多时不能入睡,尤其酒后更甚。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