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荒唐的求情信(郎92)  

2008-10-02 17:32:0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叛徒林彪,孔老二,

 

  都是坏东西,

 

  嘴上讲仁义,

 

  肚里藏诡计,

 

  鼓吹克己复礼,

 

  阴谋搞复辟。

 

  一九七四年,满街的儿童都在唱这首学校新教唱的儿歌。

 

  林彪出事以后,中央专案组去林宅抄家,发现壁上挂了条幅,“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

 

  大概是按照“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政治原则,既然反动的林彪喜欢孔子的“克己复礼”,必然两者都不是好东西,于是,中央在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批林批孔运动”。可怜中华孔圣人,两千年后被亿万后代子孙唾骂。

 

  其实林彪生性并不喜媚人,与同僚或上司关系很是一般,由于政治的需要,他被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高寒之处,大概为了“伴君如伴虎”小心从事,便写了警句挂在壁上以提醒自己。他也曾经多次嘱咐秘书,要随时提醒他“走路要比毛主席慢半步,手里要拿着《毛主席语录》”等等。

 

  广播里天天在骂孔老二,骂他看不起庄稼汉,骂他把妇女和小人视作一类,骂他提倡“言不必行,行不必果”。

 

  中国式的批判真是举世无双,因为我们从来读不到被批判的原文,只要凑个只言片语,就可以引出煌煌几万言的批判文章,造成泰山压顶之势,而对方连哀鸣的声音都听不到。

 

  听广播听的心痒,想起有必要给四川的公社党委乌佳红书记写封信。眼看进了十月,又惦记起当兵这挡事,离开一年了,原先的积极表现劳动成绩都已成了过眼云烟,求求情,探探老领导的口风,或许人家还认帐,就能够被允许回去应征入伍。

 

敬爱的乌书记:

 

  您好!我是团结公社一大队第七生产队的知青张文峰,下乡几年来,在您的关怀和贫下中农的教育下,无论在劳动生产和政治运动中,我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这些都曾得到您的勉励和肯定。虽然我们曾经发誓要扎根农村,彻底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但现在美帝和苏修亡我之心不死,国家更需要我们去保卫,因此,我郑重向您提出请求,我要应征入伍,用鲜血和生命保卫社会主义祖国。

 

  乌书记,记得前年我那次应征失败后,您曾经对我许诺过,“下次当兵,我保证让你第一个走!”我当时很受感动,并继续安心在农村劳动。今天,征兵工作又要开始了,我希望您能实现自己的诺言,并且用实际行动批判孔老二的“言不必行,行不必果”。

 

致以革命的敬礼!

                                                                                                                                             

                                                                                                                                                  知青张文峰

                                                                                                                                

                                                                                                                                     一九七四年十月六日

 

  信寄出后,好象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没想明白,就傻傻的等待回音,却如石沉大海,再没消息。这时才渐渐想清楚,显然是我用词不恭,含了要挟的味道,八成把乌书记给得罪了。可是木以成舟,又无法补救,只能暗暗懊悔不迭。唉,当兵这条路是彻底堵死了,我平生总是因多言得之,亦因多言失之。

 

  过了些日子,接到一份“英雄贴”,同学刘力与房东相争,继而相博,本来可以与那三十多岁的汉子打个平手的,不料,房东哥哥一条扁担自背后劈下,刘力吃了大亏,于是遍邀朋友来出这口恶气。我们要好的同学圈子大都忠厚老实也有些怕事,为了朋友不得不来,但都下不了狠辣手脚的。

 

  那日聚在一座窑洞门口,黑压压足有百人之多,刘力有勇有谋,敢作敢当,对社会青年亦有相当的号召力。

 

  当下众人围了砖窑,正在烧窑的二三十个农民见势头不对,惶惶作鸟兽散,独独闪下与刘力结怨的兄弟二人。可怜这两个五大三粗的强壮汉子,此刻却匍匐在地,抱住小冤家的双腿苦苦哀求:“老子哎,你就饶了我这条小狗命吧!”

 

  我看了有些不忍,但那些社会青年却都是好勇斗狠之徒,岂肯甘休?上前把那两条汉子倒拖了便走,后面几十双脚追着那两颗脑袋猛踢。。。。。。

 

  事后不久,刘力就迳自回四川去了,刘父有个至交在县武装部任职,承诺让他今年应征入伍。

 

  这时,知青同学中又发生两件惊人的大事情,有两个男生色胆包天,竟然卷入了一个轮奸案件,分别被送进大牢,大概要呆十几年。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