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准备战斗(郎96)  

2008-10-19 16:47:24|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像所有农民家庭一样,聪嫂家也是只有被子没有褥子,虽然已是寒冬,身子下面依然只有冰凉的草席,每天晚上,我在温热草席漫长过程中筹划着第二天的行动。

 

  参军要过五关,生产队、大队、公社、区、县。现在,生产队、大队两关基本上算过去了,区县两关有刘阿姨在上面搞定,也问题不大。但最关键的环节是公社,基本定了就不会有什么变化,除非碰到天灾人祸的倒霉事儿。本来,我在公社还是小有名气的,公社干部对我也比较熟悉,但离开这一年,估计也快淡忘了,更要命的是,我还得罪了一言九鼎的公社党委书记——唉,就怪自己写了那封不知轻重的求情信。

 

  而这一切,已经不是一般地头上的人情,聪嫂是鞭长莫及了,只能靠我自己去面对。

 

  晚上考虑这些烦心事,常常到十二点以后才能睡着,到了凌晨三点又惊醒:昨日的计划可行吗?见了面怎么开口?如果那人不在还找谁?等到觉得计划周到了却又胆却起来,毕竟“求人”是我最打怵的事情,太肉麻的话儿说不出,脸面也不知往哪搁。躺在床上想好的事情有时突然想胆却撤退,干脆由他去罢!想想还是不行不行,毕竟这是决定前程的关键时刻啊!于是,我给自己打气,心底默念一声:准备战斗!马上拔腿就出门。

 

  生产队到公社十里路,我每天上午去一趟。那阵子雨水特别多,淅淅沥沥里我时而沉重时而欣慰的来回奔波。

 

  公社干部我很熟悉,矮小白皙的彭秘书,热情开朗的张公安,慈祥儒雅的练副书记,器宇轩昂的乌书记,对我最好的罗主任……他们对我大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表示愿意帮忙。可是,最说了算的乌书记却一反往日的热情,对我卑微的问候总是用鼻子“恩”一下表示响应。回想以前他对我的器重,唉,我的一封不知好歹的信改变了这一切。

 

  公社武装部徐部长是个新人,大概因为只当了两年兵回来就得到这个职位,不太自信,他自己就想显得稳重些,因此平时总把黄棉袄披在身上,说话喜欢插着腰。他但对我虽然不太熟悉,但看我和其他干部都能说上话,也就比较客气。

 

  公社妇女主任罗忠蓉在我们生产队蹲过点,对我一直很关心,我先去拜访她。

 

  她家就住在公社里,那天正是吃完晚饭的时候,罗主任正在说着一个流传的笑话:“某地一个知青给大队书记送了两盒饼干,知青走后,大队书记发现饼干盒里藏了一块手表。。。。。。”正说到那儿,我这边却傻乎乎的从怀里摸出来两盒饼干,这是我从南京带来的六盒“香草饼干”的最后两盒。

 

 “哈!哈!哈!文峰,你可真行,你真会赶时候啊”!罗主任几乎笑了个倒仰,连他那位不苟言笑的小学校长丈夫黄老师也跟着笑将起来,我窘的不行,造了个大红脸,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罗主任笑完了问:“你怎么又回来啦?”

 

  我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她说,那就当兵呗!

 

  我说,我闯了大祸了。吞吞吐吐的把如何写信得罪了公社乌书记的事情说了一遍。

 

  罗主任叹了口气说:“文峰啊文峰,你真是个娃儿呀,郎个不懂事呢?咋个乱说话嘛!”罗主任训了我半天。末了,她说,既然你跟我说了,我不管谁管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