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同伴飞了(郎84)  

2008-09-04 12:27:22|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插队一年多了,刚想回味总结一下,我的同伴建新却离我而“飞”。

 

  为了彻底解决县城的吃水问题,县里决定从沱江引水入金鹅河,这个工程很大,抽调了数万民工组成“沱灌工程指挥部”,长期安营扎寨在工地上。

 

  几万人的队伍当然需要鼓舞士气,于是又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的同伴建新吹拉弹唱在全公社是出了名的,自然成为首选。几十个青年男女成天以唱歌跳舞为工作,又能挣高工分又能玩的开心,当然是知青求之不得的好事儿,建新乐颠颠的跑去了。

 

  这可把我狠很闪了一下。我和建新本来就要好,下乡以来又朝夕相处,互相关心,肝胆相照,更加难舍。看看其他的同队知青,几乎都因为一些细小的利益闹翻了,我俩却从来没红过脸,成为知青中人人羡慕的唯一。

 

  现在,只剩下我自己了,干啥都提不起精神来。

 

  百无一用是书生,没有专长,谁也不需要,一种重重的挫败感压在心头,我平生第一次感到失落。

 

  收工回来,再也不赶着做饭了,宁愿躺在床上,直到迷迷糊湖的醒来,肚子饿的不行,才下床去找点什么充饥。聪嫂见不是事儿,建议我干脆与她家搭伙算了,省得一个人还要张罗吃的。于是,我就把分的粮食红苕等搬过去,从此不再起伙。

 

  那日,在山坡上挑粪浇地,大太阳下人软绵无力,竟然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睡过去。。。。

 

  醒来却在屋里躺着,聪嫂一旁叫道:“好了,好了,醒过来了”!原来是我生了病,发起高烧来,一连好几天不退,慌得聪嫂跑前跑后,忙着请赤脚医生来打针,喂我吃药。

    

  熬到第四天,觉得走路不打晃了,我决定回家去。

 

  去七公里外的黄家场,赶每日一班的公交车。平常我们回家都是走路,呼朋引类,说说笑笑,四十公里路并不觉得有多远,早上八点出发,下午三点就到了,还可以省下七毛钱车费。

    

  母亲见我瘦了一圈,吓了一跳,眼泪立刻下来了:“怎么会这样?生病怎么不早点回家来”?

    

  我苦笑笑:“我躺在床上怎么回来啊?”

    

  在家将养了一个星期,我又急着赶回乡下,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家”,我的户口所在地,我的人生舞台在那里。努力奋斗了一年,我已经小有名气,曾经做为全公社的知青代表参加县里的表彰会。为了将来的前程,我不能松懈下来。

 

  回去还是坐车,一个人,不愿意走路了。

 

  每次回乡,母亲总要给我带点好吃的,为了打打牙祭,也为了哄哄邻家几个娃儿。

 

  许多年后在成都,我出差路过,看望已经定居在这的乡亲们。聪嫂的长子“春儿”开车送我去“三星堆”参观。路上,他突然问我:

 

 “文峰叔叔,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

 

  我摇摇头。

 

 “咸带鱼啊!就是你总带回乡下的炸咸带鱼啊!”

 

  我看了看这位已经四十多岁的成功人士,不由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