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故地隔膜(郎89)  

2008-09-21 14:38:5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南京,发现这里的东西好便宜,鸡鸭鱼肉,蔬菜水果样样都好。甲鱼竟然和鲫鱼价钱一样,都是每斤一元,辣椒一毛多钱还没人买。回想一九六五年刚到四川时,东西也便宜的难以置信,后来文革闹的太凶,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物资短缺,物价飞涨起来就不回头了。

    

  本地居民开始抱怨:“这些四川人怎么不讲价钱?把东西都买贵了”。

    

  公司在四川呆了八年,常常自诩为“南京人”,还有些对本地人不恭,如今言行举止间却不知不觉染上了四川味儿,聪明的南京人很容易就能从他们的竹编背兜上识别出身份,并因此有点儿看不上眼。

    

  我担负着家里天天买菜的职责,感觉尤为深切。

 

  南京人历来有些盲目的自大,我们所在的工业小镇因为地处江北,与外界有些隔绝,不少人以为天有一个井大。

    

  我有时奉承他们,说这里好像是世界革命中心呀,他们竟然当真得意起来。我有时亦把广播里的普通话与南京话比较,他们诚恳的觉得惊讶:“难道南京话不就是标准的普通话么”?并得意地反问我:“啊是啊?”周围人于是起哄,嘲笑我的无知。

    

  公司初回南京,无法速盖家属宿舍,几千职工无法安居,各家只能在周边农村自己租房。我家住在离父亲所在工厂两公里处,一个叫“大汤”的村子,两间小厢房,虽然四面透风,简陋不堪。住在正屋的房东却很自豪,常常念叨说:“若不是我多盖了这两间屋,你们恐怕还真是无处安身呢!”

    

  那日,房东忽然屈尊钻进父亲那间小屋,为他妹妹提起亲来。不知他或妹妹谁对我产生了好感,或是怜悯起我这无立椎之地的黑户穷小子,主动怀恩示爱,并且承诺还有三间大瓦房陪嫁。说得父亲都有些心痒痒的。

 

  那位姑娘我见过,每日清晨挑粪从门前悠悠而过,操一口土的不能再土的本地话,脸上双颊呈现“红二团”,皮肤恰如麻土豆,朴实的要命。我虽贫寒无依,没有择妻的资格,但心中那个她标准并不甚低,只好不识抬举地回绝了房东美意。

 

  唉,只是可惜了那三间大瓦房。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