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别了,四川(郎88)  

2008-09-18 14:23:2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些外地人,想念南京时觉得四川这不好,那不好,现在要离开了,却有些舍不得,觉得什么都好了,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啊!

 

  约了几个同学再去常玩的地方走走,文庙坝,大瀑布,南街牌坊群,云峰塔。。。。。。这个小小的隆昌县着实不简单,当时有三项全国之最。古牌坊全国最多,足可见贞节烈妇孝子贤孙众多,民风淳朴;全国最大的圣灯山天然气矿,毛主席一九五八年曾来视察;全国最大的夏布社,就是用麻布漂洗制成,是旧时上流社会夏季的衣料。本县几乎所有人家的老太太,都会在门口绕细细的麻线团,当地人称“起麻线”。因此,在旧时代显赫的大上海,也辟有专门的“隆昌路”。

 

  七层的云峰塔离县城两公里,有些破败,红卫兵造反砸过一阵,就没人管理了。壁上涂满古今文字。我也学古人留几句打油诗,少年轻狂,总想借机抒发情怀。有心想效宋公明先生在潯阳楼上的醉句“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但苦思瞑想,却生不出那样气概和胆量——我此生注定做不了揭竿而起的反王。

 

  同学一个一个送走了,我家却是最后一批撤离,动身已经是一九七三年十月下旬。看着已经空洞洞的一栋栋宿舍楼,不见了许多熟悉的身影,倍感冷落和凄清。

 

  回生产队告别,乡亲们多是羡慕。聪嫂叹了口气道:“你们这回好了,再也不会回头了”。我安慰她说“不会,不会”,心里却知道自己其实很虚伪。

 

  父亲带了几瓶酒,有粮食局刘阿姨送来两瓶“五粮液”,还有几瓶“泸州老窖”,当时“五粮液”两块五,“泸州老窖”一块八。父亲好酒,但仅喝二两既足。也不须好的酒肴,只要有一盘花生米就美的不行。当然,他是喝不起好酒的,只能喝当地散装的高粱酒,七毛钱一斤,但品质可比今日之“五粮春”。

 

  全家在成都转车,抽空看了“武侯祠”,因时间匆匆,印象并不深刻。但见刘备墓前写着“汉家云”,却不知何意?

 

  第一次坐卧铺,才知道坐火车也可以这样舒服,并且可以保持体面。想想文革武斗逃难时的扒货车,知青为逃票在车上藏厕所的情景,立刻感到待遇可以换来尊严。

 

  秦岭使我有些恐惧,因为听老师说过,宝成铁路刚通车时,不知秦岭陡峭可怕,蒸汽机车喘着粗气把火车拉到半山腰就没劲了,却失控倒冲了下来,借着惯性,冲到另一面的半山腰又滑了回去,如“海盗船”般荡了几个来回才渐渐停下。这把旅客都吓惨了,有人冒险跳车,摔伤不少。后来火车改成双机车前拉后推,才勉强过得了秦岭。

 

  我眼巴巴地看着火车两个小时里不断的爬山,钻洞,喘息,嘶鸣,整个心悬悬的,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心里还有点儿失落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