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特大喜讯(郎87)  

2008-09-15 13:47:35|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暮途穷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

 

  一九七三年五月,正当公司知青和他们的父母愁容满面之际,却从北京传来天大的好消息,化工部决定:第八化工建设公司整体回迁南京。

 

  转眼来四川支援三线已经八年了,都以为一辈子回不去了,没想到好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每个职工都笑得合不拢嘴,睡觉都笑醒了。

 

  这是老干部“跑步(部)运动”的结果,他们人头熟,有路子,上面就有人肯替公司说话。公司也出过一些大人物,比如现任就有个化工部副部长。一些下面认为很大的事情,在北京也就是会上有人帮你多说一句话或少说一句话的事儿。

 

  自从“知青风潮”之后,军管会威信大降,他们有些气馁,渐渐萌生了退意,权力自然而然就落到公司老干部的手里。这些颇有资格的老领导已经沉寂多年,一旦东山再起,第一件大事就是赶紧设法离开四川这个是非之地。

 

  据说,起初化工部给了八化建两个选择,一是到山东淄博,去建设刚刚发现的一个大油田;另一个选择是回到南京。领导班子毫不犹豫就认定了后者,尽管老干部多是山东人,但在对待扎营荒原或回到大城市这样的问题上,他们都表现的非常明智。

 

  听说能够回到南京,绝大多数职工都坚决拥护,拍手叫好,除非有几个在文革中间犯下什么事儿的,惧怕离开这个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掩护,回到已经天下大治的南京,被老干部揪住“秋后算账”。因此,他们曾经设法干扰,但应者寥寥,只好随了大流。

 

  化工部要求公司搬迁工作在年底前完成,六千人的队伍,四个工程处分别设在几个市,还有那么多设备,工作量是相当大的,于是,从决定之日就紧锣密鼓地忙碌起来。

 

  每个家庭也抓紧忙活,听说南京木料紧张,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起来打几件家具带过去。本县也不大批生产木料,几百里外的大山深处有上好的楠木、杉木、樟木、山榆、栗木等,但只有手中掌握方向盘的司机才能办到。一般家庭只好就近买点按木,柏木等凑合着用。

 

  有人甚至买回了坟墓里挖出来的柏木棺材板,当地人说这个吉利,材质打家具也不会变形。还有一种乌木,是大树沉入河底几千年变化而来,乌黑发亮,据说做筷子最有名。父亲买回来一根桂圆木,色泽粉红好看,但质地沉重刚硬,费了好大劲才做成两只椅子,母亲都搬不动。

 

  知青的问题虽然没人许诺,但大家都明白:老干部既然能把公司搬回南京,还解决不了几个招工指标?再说,所有的干部子女都是我们同学啊,为公、为私,这都是公司领导肯定要考虑的头等重要问题。因此,没用人号召,大家都从农村跑回来了——再不用靠个人表现争取机会了,反正都由公司一揽子解决,索性跑回来帮家里打家具。

 

  二哥刚当兵走了,弟弟又小,我又成了主力,汗流浃背地给父亲打下手。上千户人家同时打家具,本县的木匠不够用,许多人自己就被逼成木匠。父亲天生手巧,又有号称“万能工”的钳工基础,他无师自通,置办了锯凿斧刨等,就像模像样地在门前支起木工案子,开始打家具,连正宗木匠都服他。

 

  那时的木工很苦,厚板要锯成薄板,先用墨斗打出线,然后用一根横木抵在门框上,两人来回拉锯。由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常常锯歪了,父亲心疼,免不了对我责怪。 

 

  若制作桌面更难,把这种很厚的硬木板一块块拼接,一点缝都要看不出来,很费工夫,而我天生手脚笨拙,干活总不如别人麻利出色。父亲叹道:“人一辈子都要靠技术压身才有饭吃的,人家老陈家三个儿子都能独立打家具了,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他爹也神气的要命!”我默默无语。

 

  父亲十六岁时不幸丧父,从此就凭自己的双手奉养奶奶和全家。而我已经十八岁,尚不能完全独立,枉读诗书,心中实在惭愧。

 

  曾经跟着父亲打了三套家具,我独立完成的仅有一个五斗橱和一个碗柜,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还是觉得没人家的漂亮。

 

  父亲考虑的很周到,给大哥、二哥各准备一套家具,那年头,女方对家具很看重,没有三十二条腿,休想娶媳妇进门。

 

  三套家具打完了,父亲心满意足地端起了酒杯,我却突然发现他明显见老了,昔日强健宽阔的背开始驼了,胡子也开始花白起来。父亲刚到五十岁啊,我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我这边正专心的学着木匠,公社那边却有动议推荐我当工农兵学员,去读武汉大学,但最终还是换成了公社一位副书记的女儿。人家可能在想:“你们公司知青反正要招工回南京了,让出这个名额,照顾照顾还在农村的干部子女,也不算过分”。

 

  我听说了这件事,亦能理解,根本就没有动去争一争的念头,对南京的美好憧憬早已把心思填得满满,只想做好我的小木匠。再说,工农兵学员“社来社去”的分配政策,也使人有后顾之忧。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