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春荒难渡(郎86)  

2008-09-10 11:43:19|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怎么搞的,也没遇上什么自然灾害,生产队的粮食产量也说的过去,亩产四百斤也上了“农业发展纲要”,虽然达不到六百斤“过黄河”,八百斤“跨长江”,但在丘陵地区普遍只能种红苕的情况下,已经算中上等了,但年年粮食仍然不够吃。每个劳动日值也从四毛四降到三毛六,再降到二毛七元,我每日挣七分工,也就值一毛九分钱。

 

  第三个年头春天,青黄不接,饥荒越发严重了。村里大都断了粮,家家只是靠快要烂尽的红苕度日。我在聪嫂家搭伙,每天张妈妈都准备了像小水缸一样的满钵子稀溜溜的红苕汤,全家人用大海碗吃,每个人都撑的像血吸虫病人,肚子大的吓人,还是饿、饿、饿。

 

  红苕连着吃很烧心,老是泛酸水,硬是吃伤了,至今看到烤红薯都闹心。红苕还不易消化,俗称“吃一斤拉三斤”,我深深同意这一点。

 

  有红苕吃还算不错的,吃光了红苕的人家甚至要偷队里正在生长的胡豆茎叶或庄稼种子。

 

  饥肠辘辘,干活也没心思,社员们更喜欢谈吃的。有人问我:“你说,毛主席都吃啥子?”

 

  我还没接茬,早有聪明人抢了话头:“毛主席你能比吗?那还不是随便想吃啥都有?半夜醒来,随便往枕边一摸,肯定有个大糍粑。”

 

  乡下人要吃上糍粑,要等到过年。

 

  过几日,正好闹猪瘟,队上的克郎猪儿死了两头,队里按户分了猪肉,家家都当宝似的,洗洗干净,开水烫过两遍,弄点花椒辣椒煮了,人人都说好吃。我也要了一块,喷喷香,啥事也没发生。

 

  下乡两年就觉得好玩,光阴像水一样就流过去了,到了第三个年头,知青同学们忽然变的忧郁起来,再也没人唱“红五月美丽的夜晚多快乐”了,却开始哼哼地下流行的,不同版本的,重庆,成都的,各种《知青之歌》,词曲都是知青原创的,据说作者被枪毙了。唱着唱着,眼泪就下来了。

 

  因为公司来自于南京的关系,因此,同学们主要都在唱《南京知青之歌》:

 

 

  蓝蓝的天上,

 

  白云在飞翔,

 

  美丽的扬子江畔,

 

  有我们南京古城,可爱的故乡。

 

  啊——啊——,

 

  长虹般的大桥直插云霄,飞跨长江,

 

  巍巍的钟山虎踞在我的家乡。

 

 

 

  告别了妈妈,

 

  再见吧我的故乡,

 

  金色的学生时代,

 

  已进入青春的史册一去不复返。

 

  啊——啊——,

 

  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多么漫长,

 

  生活的脚印深潜在偏僻的异乡。

 

 

 

  跟着太阳出,

 

  伴着月亮归,

 

  沉重的修地球,

 

  是我们神圣的职责,共同的命运。

 

  啊——啊——,

 

  让我们双手绣红地球,赤遍宇宙,

 

  美丽的憧憬相信吧一定会实现。

 

 

  零星插队的日子倍感孤独与凄凉,我常常羡慕那种火热的集体主义建设兵团生活。这时,聪嫂的一个邻县亲戚带来一个好消息,“新疆建设兵团”来偷人啦!

 

  因为新疆劳动力严重缺乏,兵团想了个好主意,多次派车到人口众多的四川来偷人。通常是一台做了记号的大卡车停在某集镇上,通过亲戚拉亲戚,熟人拉熟人的方式,凑够一车就往回跑,有点儿像今日的传销。四川地方政府是禁止农业人口“非法外出”的,因为那样就就意味着纵容资本主义。

 

  我向来对新疆有好感,大概受了电影上哈密瓜,马奶子葡萄和许多辫子维族姑娘的诱惑,几次跃跃欲试,但恐父母担忧伤心,只好隐忍做罢!并无向任何人提及。

 

  后来知道,当时新疆知青生活条件更惨,而且进得去出不来,幸亏我还不够莽撞勇敢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