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鸡鸣狗盗(郎78)  

2008-08-15 12:33:49|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人成了群,都想惹点事,除非像军队那样,有严明的纪律做紧箍咒,让你不敢妄动。当年的知识青年,这些十几岁顽主,远离了父母与城市,来到了可以撒野的广阔天地,隔三岔五都会闹出点动静来,打群架,偷鸡摸狗,农民大都敢怒不敢言,公社干部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

 

  我曾经亲眼看到一个男知青一把揪住了一只大鹅,两手一拧,折断了鹅颈拎走了。农民在大雾天里只听到两声惨叫,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对此有些厌恶,这毕竟沾了个“偷”字,不像是好人该做的事情。但这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或者我还没有被“谗”逼到放弃道德的地步。

 

  苏北金湖的南京知青就曾大量涌现时迁式的英雄,迫使当地农民改革了把鸡窝搭在屋外的传统习惯。由此看来,移风移俗并不像某些乡村干部说的那么难,关键看工作到位不到位。

 

  知青联系都有约定俗成的暗号,就是用食指和拇指在口中吹出的口哨,古人称为“长啸”,岳飞就非常喜欢。还有梁山好汉,常常呼啸一声,山上立刻涌出百十来个小喽罗,煞是威风。知青过村,一声长啸,本村的知青立刻显形,好的酒菜伺候,差的也出来招呼一下。

 

  却说那日黄昏,长啸一声,村外早进来几个弟兄,看看都是同学,进屋便嚷嚷要吃狗肉。我说,使不得,使不得,本村农民会愤怒的。他们却说,我们专打外村的。想起坝子里有只母狗正在“走草”,引来许多好色公狗,正好拿来打牙祭。

 

  夜深,各人按照分工开始行动,三人举棍,建新负责用手电筒照亮,以辩内外犬类,免的误伤。我的任务是守住唯一出口。

 

  为爱情而来的畜生突遭生死之灾,顿时一片狗哭狼嚎,坝子里十几户人家大约亦相当惊恐,但并无人敢出来制止,只是佯作不知。

 

  一只黄狗被打急,突然疯狂向我扑来,以求突围。我见状急忙闪开出路,抡起锄头凌空劈下,只听咣当一声,锄头砸在青石板上,生生把硬木锄把折断了,铁器飞了出去,手中只剩半截木头。恰如景阳岗上失手的武二郎,惊的呆了。

 

  好在那畜生见我锄落却突然加速,窜了出去。

 

  众人骂我笨,我回屋换了一根重木扁担,重新守住华容道。

 

  又一只大黑狗吼叫着夺路而来,我跳将一边,这回双手却把扁担迎面横扫过去,只听一声闷响,手上虎口重重震了一下,险些脱手,那庞然大物从扁担上翻滚过去,又向前撞去。我紧追十几步,对已经轰然倒下黑狗用扁担乱击,直到没了动静才敢罢手。

 

  众人见得了这只大家伙,放过其他,都来帮忙动手,抬到队长家,他那里有口大锅,可以装下这五六十斤肉。队长说,这是只老狗,怕有十来年了。

 

  唉,老来风流,却做了花前鬼。

 

  一锅肉煮到天亮,还是不烂,众人等不急,撕来吃了,连说好香好香。

 

  我天生不擅食肉,犬齿不利,整整两周,牙疼不止。

 

  没几日,一位老妇人自金鹅河下游三江口一路寻来,逢人打听老黑狗的下落,我在一旁嘿然不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