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乡里乡亲(郎74)  

2008-07-22 06:19:2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里岁数最大的长者姓“喻”,人称“喻老巴子”,四川叫“老巴子”是称呼“老头子”的意思,非江南呼小儿之意。老人家和我初次见面,迎头一句便是:“张文峰,张献忠,剿四川的”!他缺了几颗牙,说话漏风,把“峰”说成“忠”,凑成了自我得意的一句幽默,说完,自己嘿嘿的笑。

 

  张献忠剿四川,是家喻户晓的故事,那家伙也真他妈残忍,把四川人几乎杀光,全省只剩了七万人,成都市里大白天都能看到老虎在吃人。解放后,因为张献忠与李自成同被尊为“农民起义领袖”,杀人的事就不提了,可四川民间却忘不了。

 

  下乡那会儿,想找本书读,于是便厚着脸皮到各家去搜,乡亲们倒不见外,任由我在家里翻箱倒柜。那时家无余财,每家只有一两个柜子,装着几件旧衣烂絮,也不怕我顺手牵羊。全村翻遍了,并无好看的书,只找到一本张氏族谱,记载着张献忠杀空四川后,朝廷从“两湖一广填四川”的祖宗来历。

 

  张氏一族是从湘西麻阳迁来的,第一代先人立下名序,一共二十四个名字,其中“文”字排在第十三位。我于是笑呵呵地给众人看,问他们:“我比你们大十三辈,该怎样称呼”?大家面面相觑,不好作答。我说,“算了,算了,我就不讨你们便宜,只算三四十岁这代人就行了”。

 

  张姓占了生产队八成人口,其他小姓都是联姻,所以年轻一点的都叫我“老辈子”。其实,族谱里的二十四个名字都是轮回的,大十三辈也就是小十一辈,但一般人闹不明白,俺不告诉他。

 

  后来我来到古麻阳旧地——湘西凤凰城,听到小导游一口熟悉的声音,激动的恨不得紧紧拥抱她——和我插队乡亲们说的口音一模一样,可惜旁边还有一位同事,怕人家嫉妒,没敢动。

 

  那时家家都穷,但不能说“穷”,否则就是对社会主义新中国不满,只能说“困难”。

 

  困难人家请客,桌上少有肉腥,酒只一碗,还是那种浅浅的粗陶碗,只能装半斤左右。这一碗酒是轮着喝的,转到每人面前只能喝一口,大家都很自觉,倘若有人喝的口大了,会被人议论无礼。尽管如此,顶多转两圈,酒碗就会见底,因为桌上人人不空,妇女儿童轮到面前,都要抿上一口。

 

  附近有位沈裁缝,是位见过世面的人物,能说会道,天文地理,古今之变,无所不通,方圆三十里内人人都敬着他。此地乡俗,年底请了沈裁缝来,用一周时间,把全村每家一年要做的新衣全都赶制出来。

 

  沈裁缝要好吃好喝的招待,谁都不吝惜,但发愁没资格陪他,被他轻视。那日轮到队长家,张队长看我闲着,就拉我来作陪。

 

  酒过三巡,菜上五道,沈裁缝自然摆起了龙门阵,我听了一会儿,不禁暗笑:不过是些书上传奇人物罢了,看我来应他。他谈“杨家将”,我便顺便谈到老令公佘赛花来历,可以一直说到“杨再兴命丧小商河”;他说“岳飞”,我就从金鹏鸟下凡讲到岳雷复仇;他讲“七侠五义”,我就讲“小八义”,反正把看过的几本闲书和父亲讲过的故事都拿来应付。沈裁缝遇到了对手,不单不恼,反而格外高兴,逢人就大大抬举我,好像曹操吃青梅酒时遇到了刘备。


       这下交了好运,谁家来了贵客都请我作陪,白吃白喝的,还落了不少人情。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