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妇女待遇(郎70)  

2008-07-02 13:53:4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产队长张宜金平常言语不多,声亦不高,但每日长啸却是威震四野。村边有条公路,是通往下面糖厂的,路旁小山恰是全队区域中心。每天早晨和中午,张队长站立山巅,以洪钟般男高音向治下宣布一天农活的安排:

 

  干——喽!

 

  男子伙儿,挑粪水浇大关山的麦子;

 

  大娘伙儿,在路边摘胡豆;

 

  大嫂伙儿,河滩挖红苕;

 

  大姐伙儿,癞子坡甘蔗地锄草。

 

  隔着几个山头,不知怎地,每家每户都能听见队长最高指示。

 

  生产队的劳动力分成四类,每个劳动日的价值也依次区分,最高的是“男子”,八个工分;最低的是“大娘”,五个工分;两个知青介于男女之间,给七个工分。因为我们既无技术,又无体力,能值这些已经不错了。不过,张队长很照顾我们,起初总是安排我们和妇女一起劳动,干些轻活儿。

 

  妇女干活由妇女队长率领,一般不再分大娘,大嫂,大姐几类,但农活繁杂时就分别安排。

 

  几十位叽叽喳喳的妇女在一起煞是热闹,五花八门,什么都敢说,她们甚至把老公的那玩艺做话题,公开拿来比较长短,弄的我们两个小男人都红着脸不敢答腔。有人提醒别太过分了,有位妇人大咧咧地说,反正他们也听不懂。

 

  说着,她竟来挑衅我:“文峰,你知道啥子是嫖客吗?”

 

  呵呵,我虽年少,但还是读过“三言两拍”之类明清白话小说的,岂能不懂?但我还是装作懵懂的样子,并且傻傻地反问:“是不是我到你家做客,就叫嫖客?”

 

  她有些乱了,“喂,你当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

 

  我茫然的摇摇头,众人都笑她。

 

  令人烦恼的还不止这些,一个平坡上干活,解个小手也要走好远,即使被众多异性盯着后背,也是很不自在。

 

  回来,又是被调笑:“文峰,干啥子去了?”

 

  无语,又被妇人们哄笑。。。。。。

 

  大姐们,就是姑娘们,看不下去了,“你们咋个郎个样样儿啊?”路见不平有人踩,“大姐”是乡间还遗留的古称,姑娘们身上古风犹存。

 

  我们更喜欢和“大姐”们在一起,说起话来轻松斯文的多,而且她们对我们还有几分仰慕崇拜,有时简直是在开“记者招待会”,问不完,答亦不完,一来一往,乐趣横生,很是受用。

 

  大姐们干活很照顾我们,锄地,插秧,我们笨手笨脚的总是慢,被远远拉在后面,她们便存了怜悯之心,悄悄帮我们带了一垄两行的,使我们减少了不少工作量,可以不露声色地赶了上来。日子久了,她们以为知青就应该是我们这个样子,碰到稍微异类就生诧异,甚至愤怒。

 

  五队知青赵同学,生产队分粮时嫌少了,那厮就夺了大杆秤的秤砣,让全生产队的社员都眼巴巴的分不下去。。。。。。消息传到我们七队,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这哪像知青嘛?咋个跟我们建新,文峰不同嘛?”

 

  顺河公社的陈同学到我们这里串门,在门口不知说了什么不三不四的话语,我们隔壁的小姑娘“清兰”脸都被气白了,愤怒地“讨”(骂)将起来:“郎个屁样样啊!”她平时说话都是轻声轻语的,从不见发火。

 

  我与建新亦不喜有的知青同学流里流气,羞与为伍,但客自远来,不得不应酬一番,却得罪了乡里乡亲,心下懊悔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