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担儿悠悠(郎71)  

2008-07-11 12:56:40|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夫子的弟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一个体力劳动者,自然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教育所不齿,我们这几届学生也是曾受过“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毒害”,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因此必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起初,我还有些不服,毕竟从小也没少吃苦,少年也曾练过杠铃哑铃的,肱二头肌也有两块疙瘩肉,不信气力比农村人少到哪里去。

 

  我下乡时十六岁,身高1米65,体重不满百斤,虽然有些寒碜,但在全生产队一百零四人里还算第三高峰,被乡亲们称为“大汉”,四川盆地里的海拔标准也是因地制宜。

 

  挑水自饮,并不困难。水井就在屋后不远处的水田边,几乎与田水平,因此,水总是不见少。高高将杉木水桶倒扣下去,砰的一声,自然就会翻转过来,早就满了,用扁担钩儿拔起,颤悠悠地来回挑几趟,水缸便满了。楠竹扁担短而厚实,弹性极好,不觉得咋累,倒有些得意。

 

  粪桶却比水桶大一倍,总有百多斤,送到山上浇地,要跨沟越坎上坡下坡,小路被节约用地的庄稼人两边砍削,只剩盈尺,重负在肩,又要小心脚下,便有些把持不住。不是飞溅就是泼洒,新鲜刺激的上好汁液便沾满裤腿和光着的脚丫,滑腻恶心,还被社员们哄笑。而他们却是干干净净,原来高手都会顺势借力,将身体粪担大幅悠荡起来,反而波澜不惊。

 

  没几日,队里组织送公粮。那时农业不交税,但却必须将产量一部分上交国库,而且法定粮食实行统购统销,私人不得买卖,余量亦必须以很低的价格卖给国家。

 

  正是烈日炎炎似火烧季节,为避暑气,几十人的队伍天不亮就出发,队长格外关照,给我们两个知青只装了七十来斤,人家都是百多斤,比我们矮一头的小姑娘还挑了八十多斤。

 

  第一次参加送粮队伍,浩浩荡荡的,又是拂晓,有点儿神秘,有点儿兴奋,近视眼的建新手忙脚乱,匆匆上路,刚走出村口,拐进一条小路,只听哎呀一声惊呼:建新早已栽进稻田。。。。。好在刚收割过,水并不深,我帮他连水带泥将稻谷捧起来,重新装进箩筐,继续追赶拉下好远的队伍。

 

  送粮到“黄家场”有十四里路,大都爬坡,走到半路,太阳公公已经追了上来,金线银线的来给我们铺设了一条社会主义金光大道。社员们都是成竹在胸,稳扎稳打,一步是一步,甚至粮担左肩右肩的倒换都用不着落地。而我们两个却是两腿打晃,步履踉跄。就是梗硬了脖子抢几步,却走出个“之”字形,不到二三十步便落肩喘息。

 

  虽然早有准备,裸了上身,只剩下一块遮羞布,仍然挥汗如雨,上下尽湿,几乎虚脱。这时,人人肩头都有一副担子,谁也帮不了谁,只能任由我们两个知青远远拉下二里地。路人见我们这幅惨模样儿,都由衷叹道:是知青娃儿哩!

 

  大概多花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咧着嘴挑进“黄家场”粮库时,已近晌午,社员们都吃完饭了——粮库免费招待稀饭,大斗碗,随便吃!队长过来说,好样的,给你们记上四个工分,顶半个劳动日。

 

  我偷偷屈指一算:四三十二,嘿嘿,我一上午挣了一毛二分钱。

 

  心里这个乐呀!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