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美丽长冲(郎68)  

2008-06-26 23:30:31|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山,桉树,翠竹,桑麻,土墙,青瓦,炊烟,谷香,鸡鸣,狗吠,婴啼,童闹,姑语,妇喧。。。。。

 

  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早晨,我登上小山,对着脚下小小的村落喜欢不已,这就是我的家了,呵呵。

 

  我们这个生产队在我们知青到来之前有二十四户人家,散落在“长冲”,“仙人石”,“癞子坡”,“坳口”等好几个地方。方圆不过一二里,却隔了几个山头。

 

  “长冲”算最大的村落,也不过十几户人家,围成一个“口”字型,中间是块平坝,用三合土铺成,光洁而坚硬。“三合土”是用石灰,炉渣,黄土掺合而成,须用力拍打,才能起到水泥般的效果,而且经济又实惠。

 

  我们两个知青家安在“长冲”,在坝子出口两侧,建新在左我在右,仿佛天然保安。但通道并无寨门可守。

 

  村外是十几块梯田,沿坡势一泻而下,层层叠叠大概有好几百米,很是壮观。“长冲”因此得名。

 

  坡顶是口堰塘,天旱时扒个口子,便可以轻松灌溉一冲的梯田。此地叫水田为“田”,坡上的旱地,称为“土”。

 

  每家屋后都有几丛竹林,密密地遮了并无后窗的墙。竹林里有几块青石板,初时不知其用,有次我与建新夜游归来,拿只手电筒乱晃,却照见竹林丛中披头散发的人形,并伴有哗啦哗啦水声,着实吓了一跳,定定神,方才想到那是女子冲澡隐蔽处,从此知道非礼勿视,避之甚远。

 

  坝子里虽然并无外人来袭,但家家都养了狗,我和建新也随俗讨了一只,却因剩饭太少,又没有娃儿拉屎保障供给,饿的精瘦。我对门的萧家母犬最凶,对生人真咬,我恼它常常不给面子,便持了锄头进逼,伊知道铁器咬不动,从此对我只是口头抗议而不实际进攻。

 

  建新早我来二十几天,一帮孩子混熟了,队长家的春儿就要闹着跟他睡,为的听些新鲜故事和品尝从城里带回来的咸带鱼等美味。等我下来,副队长萧家弘儿亦因同样缘故非要跟我睡,我觉的好玩,便收下娃儿,并逼他养成洗脚习惯。弘儿还算懂事,但却有个极不好的缺点——好尿床!早晨醒来,我的半边身子和半条褥子早已浸湿,冬日多雨,几无干日,成为我最头疼的问题。

 

  不过,这两个娃儿日后却成为响当当的人物,而且把全村人几乎都搬到了成都。春儿考进四川大学物理系,毕业分在西南核物理研究所,后来嫌不自由,索性下海办了公司,闹腾的有模有样。弘儿更是了不得,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广东打工仔,见了世面后回来大展身手,早已成了亿万富翁。现在,全村人的子女都在他成都的工厂里工作。

 

  前年,我走长征路途中被邀成都,弘儿在他别墅里设宴,把全村在成都的乡亲都请来陪我喝酒。席间,弘儿行酒令,就是让我猜晚辈的名字。这边,随即拉起一个人来,这家伙,我下乡时他不过两三岁,如何认得?我却不怵,忆起一个娃儿咧着大嘴哭的情形,于是大喊:“红红,他肯定是吴四娘家的红红!”果然,

 

  众人一起叫好!

   

  于是,罚酒,当然是弘儿喝。但我也没控制住,本以为是“五粮液”,没事的,哪知道离开酒绿灯红时间久了,酒力大减,终于轰然倒下。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