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面临插队(郎65)  

2008-06-02 11:08:21|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红旗之下》(65)面临插队 - 俺家三郎 - 一个人的长征

 

 

 

 

  一九七一年的夏天来的特别快,五六月间已经燥热起来,上学路途所经过的县文化馆古树浓荫里,蝉儿叫的格外刺耳,这些彼时让我们流连驻足的天籁之音,现在却使人心烦不已。

 

  马上面临初中毕业了,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之路已经在我们面前展开,几乎是毫无选择,我们只有追随兄姐的脚步走向农村。虽然无人敢否认这是伟大神圣的使命,但老知青所带回来的悲观情绪,还是给每个城市家庭投下的阴影。

 

  公司虽然从南京内迁入川已经六年,人们还是会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与当地人另眼看待,耳边经常听到的是千里之外南京的信息。这不,南京今年的七一届毕业生划为两类,五五年出生的继续读高中,五四年以前出生的分配工作,而四川则毫无例外,插队,插队,全面插队。

 

  公司官方自作聪明地设计了一种方案,五五年出生的毕业生留下办高中班,五四年出生的则插队。当然,还要参考毕业考试成绩。

 

  传闻不胫而走,有暗暗庆幸的,有心生不满的,各种复杂情绪笼罩着一百多个十六七岁的初中毕业生。

 

  毕业考试虽然还是闭卷考试,但形同开卷考试,老师并不认真监考。可是,由于长期动乱,根本没有几天正常的学习,许多人抄都找不着地方,只好黯然离场。我的考试成绩非常不错,五门皆在九十分以上,这不能证明我的全面优秀,只能说明挨着一个好邻居。

 

  我的同座“钱明富”,是班上数学第一,而我的语文,政治也同样拔尖,近水楼台,互通有无,使我们相得益彰。

 

  父亲是六月份出差走的,是到南京,青岛等地搞外调。在这节骨眼儿离开,他却很放心,因为我的年龄、成绩、表现,在同届毕业生里都名列前茅,留下读高中是绝对没问题的。临走时,父亲交代,家里发生天大的事儿也得等他回来决定。其实,家里历来大事都是父亲决定,母亲关键时刻总是没了主张,时间长了,也就干脆图个省心,全心全意地依赖父亲了。

 

  毕业前夕,赶上一个好机会,自文革以来长期瘫痪的共青团组织要准备恢复组织建设,宜宾地区军管会决定在一个县,一所中学进行“建团试点”,这个光荣的任务落到八化建子弟校。我们毕业二班获得了三个名额,我当时正红的发紫,自然当仁不让。

 

  对我相当倚重的班主任刘老师做第一介绍人,历史课的夏老师做第二介绍人。学究气颇重的刘老师斟词酌句,写上“基本符合入团条件”。这引起夏老师的强烈不满,他认为应该“完全符合”,两人立刻在支部大会上大吵起来。夏老师对我这个唯一对历史有浓厚兴趣的爱徒非常偏爱,上课时老是喜欢站在我身边,好像是在为我一个人解惑授业。

 

  父亲走后不久,风云突变,由于五四年出生的毕业生占多数,家长们不能眼看着自己孩子吃亏,仗着人多势众,冲到军管会大闹,提出的口号是“要下都下,要不下都不下”。军管会怕招来“破坏上山下乡运动”的可怕政治罪名,决定放弃原来并不公平的方案,所有七一届毕业生全部插队。

 

  学校也修改了原先“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动员口号,鼓励毕业生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坚持一辈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光辉道路。

 

  我做为红卫兵排长,唯一符合下乡条件的新团员,义不容辞地率领几个要好的同学,署名贴出全校第一张“决心书”,标题相当响亮,“一生交给党安排,上山下乡干革命”。这赢得一片喝彩,也使不太情愿也无可奈何的同学们只好纷纷响应表态。

 

  其实那个时代,眼看着“读大书,倒大霉”社会现实,并没有几个人真正喜欢读书,尤其是那些玩儿野了的,学习极差而在日益安定的学校里抬不起头来的少年,更是如此。一个李同学就曾经非常豪迈地在我面前扬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广阔天地里,指不定谁比谁强呢”!

 

  非常遗憾,这位同学并没有实现他的雄心壮志,在大批知青回城之前,他却因强奸女知青事发,获刑十年。

 

  那时,对女知青有特殊保护政策,谁碰了高压线,都会遭到“从严从重”的打击。坊间旧谚:“电线杆子铁道木,军人老婆集体户”,就是强调这四类国家重器,只能是“好看勿碰”。

 

  父亲迟迟不归,母亲扣住户口簿不让报名,我焦急万分却无奈。因为隆昌县属丘陵山区,地狭村小,每个生产队只能容纳两名知青。从官方不好言明的政策信息解读,希望知青最好男女搭配,以图安心一辈子在社会主义新农村扎根结果。而知青及家长却不肯断了希望,都存了“早下去,早上来”的念想,除非兄妹,都拒绝异性结对。

 

  我和同学“耿建新”最为投契,其为人清爽而不吝,且多才多艺,我度其可以长期和谐相处,又不至沦落,因此选择他为插队伙伴。

 

  插队名单光荣榜很快公布了,“耿建新”落户到团结公社一大队第七生产队,而我却榜上无名——户口簿在母亲手里攥着,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学们欢天喜地的哄着闹着,谈论着可以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而自己却被寡寡的晾在一边。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