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血浓于水  

2008-05-18 10:09:18|  分类: 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常充满泪水?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连日来,举国上下,万分哀痛,为在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为灾难中的四川人民。

什么是同胞?什么是亲人?就是那些寻常可能平平淡淡甚至忘在脑后,而一旦有事却让你针扎般立刻叫痛的人,五千年来,九州大地就繁衍着这样一群炎黄子孙。

地震那天,5月12日下午,女儿从上海第一时间把电话打过来:“爸爸,地震了!我们都下楼躲到徐家汇公园里了,南京怎样?”

我向来反应迟钝,茫茫然地应道:“南京没感觉啊?震中在哪里”?

我在一栋大厦的五楼办事,可能是建筑质量太好了,没感到一丁点儿晃动。

女儿说,外面纷纷传言,震中是武汉。

武汉?怎么可能?我没有根据,但直觉武汉和地震不会有什么关系。

才过了5分钟,我插队时的知青同学耿建新从扬州急急来电:“成都地震了!我刚才给队长,大嫂他们电话打不通,急死人了”!

“队长”是我16岁四川插队时的生产队长宜金,“大嫂”是其妻显聪,夫妻呵护我们如小弟。好多年了,过年总不忘问候一下她们。有时,初一快过完了,迟钝的我还没给四川拜年,大嫂的电话马上就会打过来。

我立刻有些惊慌,打电话,队长没人接,大嫂没人接,他儿子也没人接。又打,又没人接,反复者三。

想起四川还有几位看重的博友,成都的“乐悦”,内江的“寒梅”,都江堰的“淡月”,一古脑电话都打过去——统统没人接。

这才真正惊恐起来,真是焦心。

没来由想起中国大剧院“蛋壳”的总设计师,法国人安德鲁,他面对中方提出的“建筑要体现中华民族精神”的要求,回答的不大通情达理:“其实,每个中国人一举手一投足天生就带着“中国精神”,若要刻意表现,反而不是精神“。当时领导不太满意,又说不出什么。

现在国难临头了,山崩地裂,血流成河,悲惨的画面深深刺痛了无法逃避的心!

13亿人的爱国精神突然从纸上跃然而起,以排山倒海之势迸发出来,党国元首亲临一线,救灾大军立体开进,人人都勇敢地站了出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血献血,国家存亡,匹夫有责!

这是一次人心大检阅!

这是一次民心大检阅!

这是一次民族心大检阅!

我们的血液在沸腾,为了同胞——血浓于水!

想起了抗日战争民族危亡的时刻,当国军谢晋元率800壮士死守上海最后一个据点“四行仓库”时,在隔岸声援黑压压的上海市民人群里却站出来一位杨姓少女,在霹雳炮火中她以弱质女身泅渡苏州河,把一面红旗送给正在牺牲的子弟兵。。。。

国难当头,挺身而出,这是中华民族的底气,尽管是个小姑娘,也照样可以使民族之气重新雄起。

石破天惊的大地震危情时刻,废墟里闪动着无数不屈的身影。生死背景墙上,发生多少让我们热泪盈眶的故事。

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种种现象曾经令我们几乎气馁,可是如今,一夜之间都无影无踪。

你的,我的,大家的,我们都是一家人!

想想没有其他原因——只是血浓于水。

我们有幸,生长在这13亿人的大家族,什么山崩地裂,什么洪水滔天,什么冰天雪地,谁也灭不了我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有强大的祖国,我们有伟大的母亲,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可以擎住天,可以托住地——中国不会垮!

面对民族精神的突然爆发,欣慰之余,有时又不免有些惴惴:当大难过去了,当伤痛痊愈了,当血迹擦干了,当一切归于平静了,沉渣是否又会浮起?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