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军营家书(郎113)  

2008-12-06 17:38:49|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老兵事多,新兵信多,果然如此。老兵想着后路,自然要动些点子,铺排些路子;新兵看着部队什么都新鲜,就要告诉家人啊,朋友啊,同学啊,说不完的得意。

 

  父子之间,通信就是简单,父亲来信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工作要积极主动,战友要搞好团结,领导要搞好关系,完成任务要注意安全等等。我回信也尽挑好事说,领导表扬啦,当上“理论骨干”啦,工作不累啦,那些危险的事,那些种种郁闷的事情从来都不提。男人嘛,没用的事情说它干啥?谁也不想让家人为自己担惊受怕。

 

  走长征路时在云南碰到一位展览馆的女馆长,她告诉我,儿子大学毕业在南京当警察,总是打电话向母亲诉苦,工作累啦,值夜班啦,同事关系不好啦,弄的母亲提心掉胆,托我回去时替她去安慰一下儿子。我也没去,一个七尺男儿,还担当着扶危济困警察职责,为这点破事儿还去向母亲叨叨?没断奶呀!

 

  到部队后第一个星期天,我一气写了二十二封信,向所有能想起来的亲友报喜炫耀,当然包括插队那里的乡亲们。我让父亲给所有帮过我忙的人都寄了礼物答谢,那是一种可以脱卸的咖啡色毡绒大衣领子,当年非常时兴,要凭每年城镇户口每人才发两张的“工业券”才能买到。家里券不够,父亲是恬着老脸从许多熟人手里凑借来的。一九七四年,南京时兴一种半大风雪大衣,灰色的卡面子,也挂这种咖啡色毡绒大衣领子,很气派,可惜我买不起。

 

  刘阿姨家回信都是“宁儿”,她在我当兵这年也插队了,在离县城很近的生产队落的户。那里有一座高高的悬崖和美丽的瀑布,夏日我们常常在那里游泳。瀑布扬起的水雾能飘洒四五十米,胆大的男孩子敢直接游到瀑布下的深潭,领受从天而下的水流拍击。我不属于胆大的,只在水缓处漫漫浮动,看蓝天白云,看银练挂前川。崖腰有座庙,大门被一把锈锁栓了,蛛网灰尘,破败不堪,僧人也不知何处去了。想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千钧棒扫过来,菩萨高僧都落荒而逃。

 

 “宁儿”有些焦急,她不知怎么样才能和贫下中农搞好关系,向我讨教。通过我的应征入伍过程,她知道我和贫下中农关系很好,关键时刻谁都帮忙,以为我有什么秘诀。我说,与其花费心思结交人情,不如坚持以诚相待。你也简单,别人也轻松,反而少生是非。“宁儿”听了,果然说好。

 

 “宁儿”觉得我样样都高她一筹,敬佩的了不得。其实我不过运气好些,每每碰到贵人罢了。

 

  老兵们写信更有意思,他们大都文化不高,有人甚至不会写信,平常对家人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可是写情书却不敢糊弄。他们都想借着这身军装狐假虎威,赶紧搞定终身大事,只好请我帮忙。其实我也不会写情书,好在那时男女之间还不兴说太肉麻的话,我仗着读过几本小说,里面现成的妙句有的是,随便抓来几段,不信还糊弄不了一个农村女青年?那边姑娘读到信自然很高兴,还以为这边多有才呢!等到双方拜堂成亲,生米煮熟了,再说啥都晚了。

 

  班里有个浙江老兵给女朋友写信,不知为什么事恼了,末尾来了句东北土话:“你不干,就拉倒!”那位姑娘还以为他搞什么智力测验,回信撒娇说:“你呀,你尽用人家听不懂的深沉语言来考我!”弄得他哭笑不得。

 

  家书是与亲人唯一信息沟通手段,因此人人都盼着信件的到来。连队是通讯员每日到团部去取,回来满满的一挎包成了大家最惦记的东西。家书展开,自然有喜有忧,牵动着战士们心情起伏,上演不少悲喜剧。

 

  仓库有个连队专门用来担任警戒保卫的,一天夜里,岗楼里传来枪响,哨兵用步枪顶住自己的下巴扣动了扳机,血花和脑浆溅了满墙。家乡的姑娘负他而去,他承受不了打击,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军人大都两地分居,很容易产生婚变,这会严重动摇军心,因此,国家设有很严厉的“破坏军婚罪”。如果军人一方不同意,就不能离婚。对“第三者插足”,还要判好几年刑。民间俚语:“电线秆子铁道木,军人老婆集体户(知青),都是好看不敢碰的”。

 

  为了掌握战士的真实思想,许多连队干部都有偷看战士家书的坏习惯,以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其实,爱情的无孔不入是防不胜防的,往往家里来封电报,什么“父母病危,亡故”,大都是假的,为的是在服役期间请假探亲,回家把婚事办了。而当时部队规定:三年服役期内本来是没有探亲假的,战士一般三年就复员了,不得已出此下策。后来部队规定:要县级以上武装部签发的电报才作数,但这只能挡住了没有门路的乡下人。

 

  那年,连队有个熟悉的唐老兵来了电报,看他眼泪八岔的挺可怜,我还帮他找连长讲情请假,又送他二十元钱,可他同村的老乡却对我说,其实是回中江老家结婚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