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当了伙夫(郎116)  

2008-12-12 18:50:27|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弹药库自己开伙,勤务班十二个人轮流当炊事员,每人半年。说是“每人”,其实除了班长,副班长,保管员,老兵,剩下的就是几个新兵中的某人了。

 

这年“十一”过后,浙江兵老毛要交班了,他打算今年复员,当然不能让人家干到年底。郝主任在会上问:“哪位同志愿意接班当炊事员”?却无人回应。

 

谁都知道冬季做饭很艰苦,冻天冻地的,还要到井上挑水,还要成天和水打交道,而这时候其他人都在暖屋里“猫冬”,基本上闲着没事,玩饿了吃,吃饱了玩,神仙般的一段日子。

 

我见郝主任已经问了三遍,还没有回应,心中不忍,便伸出头表态:“如果领导上信任我,我愿意为大家做饭。不过,我没有经验,口味肯定很难满足大家要求,还请领导和同志们原谅”。郝主任很高兴,他说,没经验没关系,谁也不是天生会做饭的,而且可以让老毛带你几天。

 

冬日的凌晨真不愿意起床,我们这几间屋是烧的土暖气,自己焊制的小锅炉,只烧到夜里十一点多钟,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到下半夜早凉透了,四五点钟正是最寒冷的时刻。马蹄表闹铃响起来,我惊醒起来,忙摸黑披衣下床,棉衣里子早已油腻腻的又黑又亮,穿到身上冰冰凉。

 

到了如同冰窖的伙房,先替烧锅炉的同志把鼓风机推上,这样,他就可以晚起一个小时。然后把大灶鼓捣着了,再烧上一大锅水,淘米下锅,把粥煮上。腾出手来和面做馒头。面是头天晚上发的,放在宿舍暖气房里,到早晨正好发哮起来。操作完这些,大概还有三四十分钟的空挡,便抽空去井上挑水。

 

井台是当年日本人流下来的,几十年磨损颓落,边缘有些残缺,但是,冬日是看不见的,早已被不断凝结的冰层厚厚覆盖,垒起已经有二尺多厚。一米直径的井口竟然缩小了一半,以至于水桶都塞不进去。

 

我每日大概要挑七桶水,七十公斤的担子对当过知青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在又陡又滑的井台上就有点儿悬。人家老兵做饭时我还常常来帮他挑水,轮到我老哥做饭时却没人帮了——因为你是新兵,多干活儿是应该的,没人需要在你面前表现。

 

日日盘桓在井台,竟对它生了挥之不去的情结,曾做了一个记忆犹新的梦:“一个诺大的废园,荒草萋萋,坍塌半边的井台,锦石铺地,断栏犹在,我仿佛游子归来,心中无限伤悲。。。。。。”大概我的前世与一座老井有某种因缘。

 

饭菜都做好以后,还要再烧一锅热水,给大家洗脸用的。等这一切都停停当当,全班开始起床了。

 

我的手脚笨拙,炉子又不太好使,有时忙了半天还是晚了,看看到了7.30分开饭的时间,急中生智,立刻把马蹄表拨慢了十五分钟。班长过来后说,你今天怎么误饭了?我说没有啊?还有十五分钟呢!班长说,哦,你这表慢了。只好做罢。全班惟独我没有手表,全靠这个宝贝马蹄表。

 

众口难调,做饭常常为难。老兵们喜欢吃白菜,主任喜欢吃土豆,谁也不肯将就,我只好每顿都各备一盆。反正东北冬天就这两种主菜当家,每日下菜窖搬来搬去。白菜最容易腐烂,隔几日就烂一层帮子,等到春日一看,丢掉的倒比吃掉的多。

 

那时,“病号饭”就是面条加荷包蛋,谁生病了,班长通知炊事员,我便送到床头上去。

 

看看要到年底,老兵们入党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因此情绪都不大好,于副班长尤甚。他平时就有些放纵,今日干活重些,他说头疼;明日干活脏些,他说腰疼,成天蒙着大被泡病号。班长资历浅些,知道管不了这主儿,只好由他;主任见他破罐破摔了,也就睁个眼闭个眼的不去搭理他。装病时,他自己也不大好意思来找我要“病号饭”。

 

一日,于副班长突然怒气冲冲地跑到伙房来发飙:“你小张也太不像话了,我发烧三天没起床,你也不给做病号饭啊?”我连忙陪着笑脸应付,心里却有些委屈:“你平日也是蒙被不起,我怎么知道你这回是真的生病呀”?其实,不光我没看出来,全班谁也没看出来,平时大家看他赖在床上,你要上前问候一下他还冲你,因此谁都躲的远远的。

 

部队里有句话:”不怕领导批评你,就怕领导不理你!”领导对你彻底失望了,就不理你了,众人也就跟着疏远你。这种被遗弃的孤独感觉,其实是很难受的,有人因此寻过短见。

 

仓库由于副业搞的好,在每个士兵每日四毛九分钱伙食费标准基础上,还有许多额外贴补,每日都可以见荤腥。逢到节日,凑个十几个菜没问题。我喜欢会餐,因为要弄很多好菜,老兵们这天很开心,也都很热心,都争着来上灶露一手,伙房里就显得很热闹。

 

节假日规定两顿饭,为的是照顾外出的同志回来能赶上下午开饭,会餐于是就提前到三点钟。但是年轻人消化快,喝酒哄闹当时不觉得,到晚上睡觉时却又开始饿了。那晚,车班长悄悄找到我,“小张哎,弄两个煮鸡蛋吃呗!”我正好也饿了,也顺便搭车煮了两个。心想,会餐剩下十二个鸡蛋,去掉四个。还剩八个,明日中午炒两个菜勉强还够,看不大出来。

 

谁知,次日早晨起来,发现又少了四个。糟了,这下蒙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去找主任汇报。我这个人运气差,做不得坏事的,只要一动歪脑筋,准栽!

 

没想到,郝主任没等我说完半句就打断了,他洋洋得意地宣称:“你不用说了,我早就知道了!”

 

原来,他夜里做了个梦,梦见两个保管员偷吃鸡蛋,早晨往他们床底一看,果然发现了一堆蛋壳。

 

呵呵,不服不行,郝主任真是神了——神助他破案,也度我过关。两个保管员是主任的左膀右臂,自然不了了之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