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诡异高墙(郎107)  

2008-11-18 21:52:28|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弹药仓库前身是一个日本监狱,关东军用来关押日军军内重犯。围墙高达五米多,院内尚残存有绞首架,断头台等遗迹。由于曾为凶地,总有种种说不清的灵异怪事发生。
       

        厕所在猪圈后面,离宿舍约有三四十米,那里没有灯,夜间如厕,总要拿着手电,胆小者还会唤了一只大狼狗同行。也奇怪,白日那狼狗总是很顺从的跟了人去,但夜里跟到厕前十步,那畜生却好象见着了什么,惊恐的叫着掉头就往回跑,弄的人反而一惊一乍的。
       

        夏日睡觉都是开着窗户,夜半时分,偶而会听见井上辘轳嘎嘎的响起来,仿佛有人打水。那辘轳是铁架焊的,谁都懒的去轴上抹油,使用时便发出很刺耳的锐声。有胆大者忙探出半截身子去看,三四十步处,朗朗清月下,柳丝婆娑,井台上并无半个人影。
       

        郝主任当战士时,一次大家都到师里开会去了,只留下他一人看家,他无聊困极,拥被而眠。半睡中却觉得有人拖他的被子,他用力将身子压住,却终于争它不过,被子滚落床下。急切中他想起电能驱邪,伸手就拉了灯绳,那白炽灯却怪怪的发出绿幽幽的光芒,地下有一只黄鼠狼样的东西吱的一声窜了出去。
       

        班里有个老兵“小冷子”,去年也是独自在仓库看家,突然胸中难受,身边无人,他只好拔出手枪朝天花板上连开三枪,值勤连队的战士跑过来问他干什么?他却用枪威胁哨兵,不许靠近。连队领导急忙打电话叫回郝主任等回来,经两个小时劝说,他才同意被送到师医院,但当夜死亡。医生说,可能是心肌梗死。
       

        仓库附近白狗屯有个“老高头”,神神道道的有些法力,村民都说,黄仙狐仙的避他而走。

       

        他的邻居是个国企退休工人,有一天却发了狂,爬上“老高头”屋顶跺着脚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我都盯了你几年了,你每年除夕夜里都到村外十字路口去跪请上天求药,专门和我们过不去!”这老头是被“黄仙”附了体。

        

        我问过“老高头”:“零下二十多度,你在外面一动不动地跪几个小时,能受得了吗?”他说,刚开始觉得冷,过一会就啥也不知道了。醒来手心里总多了点东西,小虫啊,草叶啊什么的,回来就着开水吃下去就完事了。

       

       “老高头”也认识“小冷子”,他听说“小冷子”凶讯后,击掌叹道:“你们怎么不请我来啊?这肯定是招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来了,小冷子死不了!”
         

        这“小冷子”身体非常强健,平时啥病都没有,却一夜暴亡。有人说我长的像他,因此我初报到时,老兵们见我都一片惊骇!
       

        我那时却不大怕什么鬼神,此地人人敬之的黄仙(鼠狼)在废品库一角筑窝,我一日清库恼它脏乱,找个人堵住出口,持棍乱扫,竟有六只小东西死于非命,亦不见其族类前来寻仇。我说与“老高头”听,他说阳气旺盛之人,鬼神并不招惹的。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