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法场奇观(53)  

2008-01-06 13:18:13|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学校操场很大,大的足可容纳万人,因此成为全县重要集会的首选之地。见惯了红旗如海,听惯了锣鼓喧天,就是自古谈虎色变的法场,也是只觉得好奇热闹,不知道惊惧躲避。

 

  那时世道人心还很古朴,通常实行“公审”,在楼前搭了高高的审判台,我们学校楼顶四角都架了机关枪,四面也有解放军荷枪实弹警戒,谁要想学梁山好汉闹点劫法场的勾当,可是天下第一号的大笨蛋。

 

  该杀的犯人都被逼跪在台上,由公检法军管会宣布他们生命的终结。台下站着几排判入狱的罪犯,只是集体宣布一下,但为了震慑,就让他们来陪陪杀场。其实,整个过程并没有审判,只是公布:量刑多少,早有组织上内定,连做做样子的程序都省略了。

 

  死刑犯都有些茫然,或者存在侥幸,等到宣布自己的名字,还有些发懵,直到有人给他们背上插了高高的“亡命牌”。那形状有点像县官老爷喝令衙役打板子掷地有声的令箭,只是高阔许多,超过穆桂英头上的雉鸡翎,很是壮观。

 

  一般来说,犯人被插上“亡命牌”那刻,都会轰然倒地,两个人架都架不起来,但也有像阿Q那样表现临死不屈的,甚至准备喊几句壮烈的口号。但我们的专政机关不像国民党那么傻,早就料到这一点,早就用一根手指粗细的麻绳紧紧勒住了他的嘴巴,只听他嗓子深处发出些含糊的吼声,却辩不出内容。小城的人们究竟比较心软,没有像沈阳人对待张志新那样残忍,居然割喉。。。。。我不敢保证,甚至可以相信,在当时“现行反革命犯”里肯定有不少冤案,因为不管你是谁,只要对毛主席不敬,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公审大会”开罢,照例要游街警世的,死刑犯远不如阿Q那时的待遇。旧的风俗破坏了,沿途酒家为了划清阶级立场,再也不会端酒送行黄泉路,死刑犯只能失望的望着满街伸长脖子的看客。喜欢看热闹的许多人中包括我,我和许多少年跟着汽车跑,为的是能赶上枪响一刻的惊心动魄。

 

  刑场通常设在南郊,有聪明者不跟着汽车跑冤枉路,早早在那里候着,占了就近的有利地形。没想到,这回行刑队来了个调虎离山,兜了一圈,又回到早已散尽的“公审大会”现场,砰砰砰三枪,结果了那条小命。事主姓钟,因为作案时凡三次才致死,因此被害者家属要求也打他三枪解恨。捂着大口罩的行刑队员很是通情达理,爽快地答应照办了。

 

  每发子弹当时一块二角钱,都是死刑犯家属要付的。但遗体都被县医院拖走了,家门不幸,出了罪人,谁也不会出面认领这个臭皮囊。

 

  我目睹过一次枪决,也是赶的巧,行刑队又来声东击西,忽然拉到北郊罗汉寺的河边执行枪决。我正在那边玩,看了个真真切切。

 

  死刑犯叫“杨彪”,现行反革命,反绑跪地,从后面射击。枪响后,不知是否生理反应,他猛的窜起跑了两步,便一头栽倒了,再没动静。还不如一只鸡的生命力顽强,通常还能蹦跶两下。

 

  大概临死换了里外新衣,一个农民就从容上前剥了外衣和球鞋,然后到河里洗洗血迹,扬长而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分明见到衣服上还有个大大的弹洞。

 

  唉,贫穷所迫,就顾不得礼仪廉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