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茅店子(郎58)  

2008-01-15 08:52:1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店子”虽然有个小火车站,但实在太小,连个能赶场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只好渡江去“苏家湾”,那个集镇还热闹,三六九都逢场,赶不完。

 

  内江号称“甜城”,遍地都是甘蔗,二分钱一斤,稀烂贱。甚至不花钱都能检到,只要你不太懒,肯愿意去弯下腰就行。这段沱江许多运甘蔗的船,翻了,歪了,松了,撒落漂浮江面有的是,划拉划拉就一捆。。

 

  如果不嫌远,就干脆到资中县城去赶场,顺着铁道走十八里路,不算远,还能凑个全县人民大团圆的热闹。大家避难蜗居在偏僻之地久了,反正没事也闲的慌,悠悠荡荡的到处走走好解闷。进城要坐摆渡过江,这种摆渡却不用船工划,只须把拦在江面上的铁索拉动就能使船反向而行,船工就像拉纤一样重复行走,载着汽车,牛车,人群的摆渡就稳稳横渡过去。

 

  我有一次赚了个便宜,搭公司的嘎斯六九型吉普车进城,父亲与司机很熟。搭车的除了我,还有两位妇人,司机与她们更熟,熟的可以说任何疯话。我在旁边听了都面红耳赤,那妇人却说:不怕,不怕,小孩子反正也听不懂。鼓励司机继续往深处说。我只好更加装着听不懂,木呆呆地看着路旁野花争奇斗艳。

 

  长知识的不光是这些,我还第一次听到了“的确良”这个名词,知道了这是一种最时尚的布料,已经在大城市流行。据说,穿不穿都是八年,到时候会自己老化碎掉,好像定时炸弹一样准确。我很为伊们担心,若不计算清楚,到了某一天,走在大街上,身上衣裙忽然落英缤纷,白白便宜了和自己非亲非故的乡亲们炯炯目光。

 

  妇人们很自然地提出一点小要求,请司机赠送点这种稀罕物,但不走运,那天商店缺货。司机人情照送,口惠而实不至,却是送礼的最高境界。

 

  好几年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读书,渐渐长成的我们开始着急,父亲于是托人送我和另两个半大小子到富顺县,又回到一年前第一次逃难的地方,想送我们到还算正常的“晨光中学”去读书。磨了十来天,到底人情不够大,没进去,我们只好讪讪而回。那年头,能坚持正常开课的学校太少,不能正常读书的学生太多,但很多家长和孩子也并不太在意,反正学好学坏都一样,都要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凭的是一把子力气,还有一颗红亮的心。

 

  想象中的寄宿学校浪漫美梦没做成,我和同伴都有些郁闷,有人弄来一盒烟,躲在背风的屋檐下抽。我尝了平生第一根烟,味道实在不怎么样,只知其呛,不知其香,口水淹湿了半截烟。那时没有过滤嘴,初学者并不感到享受。

 

  其实,我们男同学至少有一半已经会了,而且是在学校的厕所里练就的。我是比较笨的,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在乡下四年没学会,直到十年后在部队提了干,觉得有资格洋乎洋乎了,才很正式地与香烟亲近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