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雨夜仓皇(郎56)  

2008-01-11 11:08:05|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日,夜晚是捉虾的好时光。

 

  金鹅河里捉虾很好玩,两根十字交叉的竹片,撑起一米见方的纱布,就是虾网,做它十来个,相距五六米,沿河边一溜儿沉下去,等个半小时,就可以起网了。当然要有饵,便是炸鱼头或骨头,在虾们嗅起来是极香的,很难抵制这种诱惑,除非自律很好的君子。

 

  网梁上都有漂浮的木片做标志,只要拿长竹竿挑起,就会看到有一两只笨笨的家伙在那里贪吃呢!起网按顺序依次进行,正好可以循环重复,一晚上就能轻松收获三四斤大虾呢!

 

  那晚,我和二哥正捉虾起劲,都半夜了还舍不得收工。突然,枪声大作,重机枪声沉重而响亮,咚咚咚的,像打炮,有几发子弹落在身旁的河里,溅起一片水花。我俩吓坏了,连忙躲到古桥背面,久久不敢露头。半晌,枪声渐渐稀落下来,我们弃了虾网,顺着沿街楼房的墙根摸回家中。父亲都吓坏了,正心急火燎的要出去找,我们却平安归来。从此,父亲严禁我们晚上再出门。

 

  父亲说,红旗派有点儿天真了,以为当局能保证安全,所以就老老实实地缴了武器。但人家却迟迟不交,现在看风头过了,又开始跃跃欲试,要进攻县城了。听了,让人心里慌慌的。

 

  果不其然,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公司红旗派得到绝密情报,当晚革联派武装攻城!

 

  父亲下午赶回家来,跟母亲说:“快快快,我带老二马上走,往内江撤退”!这时什么准备也来不及了,只拿了点钱和粮票,父亲和二哥就匆匆消失在绵绵秋雨中。我和母亲,还有弟弟,又担心又害怕,一夜睡不着觉,不知凄风苦雨中他们会碰到什么?

 

  半夜,枪声响过一阵后,我们在临街的窗前,看到革联派队伍开进了城,好像并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父亲这支逃亡的队伍有七八十人,有人搞来一些手榴弹,每人发了一颗,准备万一碰上追杀就拼个鱼死网破!

 

  早晨,母亲再也稳不住,吩咐我和邻家一个大我两岁的女孩马上到内江,各自去找父亲。我们坐早班的长途汽车赶到六十里外的内江市,漫无目标的在陌生的大街上转悠。也巧,恰好遇上一个熟悉的叔叔,他把我们领到内江市第二招待所,找到了浑身泥水疲惫至极的父亲和二哥。他们讲述昨夜之险,让我心惊胆颤。

 

  原来,他们趁雨夜掩护,从县城背后抄小道往内江绕行,在穿越一条公路时,遇上一卡车的武装追兵。他们全部伏在稻田里,敌人只有五十米,尽管几只手电筒晃来晃去,终因雨幕太厚不能发现。而这边却能清清楚楚地听清他们的说话声,可以断定,他们就是公司的“狂飙”,昔日的同事,今日的死敌。众人的手榴弹环都套在小拇指上了,一旦爆发,两边起码要死几十口子人。

 

  尽管双方武装对立,但在战场上直接与过去的同事刀兵相搏好像还没有过。有一次红旗派大胜,追击中发现敌营一卒,正待射杀,却被公司武装连刘连长拦住,原来他认出是故人之子,便放了他一条生路。

 

  虽然,公司两派都以为自己是为毛主席革命路线而战,应该无情扫除一切害人虫,但在取人性命时却比地方武装草莽之辈要慎重的多。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