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新校新风(郎29)  

2007-10-27 21:13:45|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6年9月开学时,我已经读五年级了。这个刚组建的学校是公司的子弟校,规模很小,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一座不大的二层楼就装下了一所学校。由于新辟,操场道路都没搞好,推土机每天还在轰隆隆地工作,我们一只耳朵听着老师乏味的讲课,另一只耳朵饶有兴趣地与推土机发生共鸣。

 

地下的泥块很像石头,坚硬而多层,却又易塑型,拿刀来刻手枪非常合适,稍一风干,涂上墨汁就跟真的一模一样,每个男生抽屉里都有几个半成品,女生则用来刻小人儿。当然,她们更喜欢用白线勾织各种小玩意儿。

 

这所学校与原来那所名校“南化四小”不可同日而语,老师都是四面八方凑来的,参差不齐。音乐体育数学老师都是工人,校长像个农村妇女,一口苏北土话,连南京人也听不懂。想想原来那位衣冠楚楚,语言温厉的南化四小的王淑华校长,心里就没了师道尊严的意思。

 

班主任安绪宁小姐是位刚出校门的年轻女教师,性格懦弱,又操四川口音,言词自然不够犀利,便无力镇压班上几个大闹天宫的家伙。他们欺软怕硬,现在甚至敢把恶作剧搞到老师头上——把教室门虚掩,上面放一把扫帚和纸篓,安老师推门进来,正好扣在她头上。。。。。。安老师只是气的跑回办公室去啼哭,校方却无计可施。只有我们几个班干部前去安慰恳请,安老师心软,委委屈屈再随我们回来,然后再次        被气哭离开。印象中,安老师布满雀斑的脸上通常都是湿漉漉的。

 

也许是施工单位到处流动,父母无暇亦无法管教子弟,因此学生素质自然差了一大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许多在我们老校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在这里却是司空见惯。好学生大都是乖孩子,坏学生则无人敢管,便越发嚣张起来。开学了好一阵,课堂上哪天都是乱哄哄的,记不的学了多少知识。当然也没人计较这些,革命年代,学好知识还比不上出身纯正,“俺是大老粗,祖宗三代都是要饭的”,说出来都是响当当的,无上光荣。不会讨饭的,而且还读了点书的,自然抬不起头来,更没人羡慕。

 

上课没意思,没事就去爬山。小山上只住着一户人家,他负责看守水泵房,同时,又兼生产队长。老人很和善,大家叫他“朱队长”,曾经是川军的一个连长,在上海打过日本鬼子。当然,这时已经并不算很光彩的事了,只有八路军打鬼子才算数。因此,“朱队长”在我们小孩子面前还敢吹一吹,跟大人都不敢说。我们回去跟大人说,没人相信,都说是国民党见到日本人就跑,谁打过鬼子?

 

“朱队长”家的母狗下了一窝崽,我看了喜欢,向他讨了一只胖乎乎的小黑狗,带回家去。刚满月,小狗怕冷,常常躲进炉子风孔里,把毛燎胡了,娘见了厌烦,逼我撵了它出去。那几日秋风秋雨,小黑狗几次都从远处找回来,湿漉漉地蹲在门口,最后不知所终。“朱队长”见面曾问起小黑狗,弄的我支吾半晌,很是不好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