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十二公里(郎27)  

2007-10-19 22:26:22|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夜火车,黎明前慌慌张张地下来,八百人蜂拥而出,隆昌小站只能停三分钟,不快点儿还真不行。

 

   站台上有两盏昏黄的路灯,穿越水泥栅栏,黢黑的站前停满了嘎斯牌货车。淅淅沥沥的雨中矗立许多着雨衣者,爷娘相唤声透过雨幕此起彼伏。聪明的老爹很快找到了我们,顾不上嘘寒问暖,赶忙把娘几个拉上车。篷布把汽车包的严严实实,嘭嘭嘭的雨声中不知东南西北,只知道不断地在左拐右弯,满车人东倒西歪心里嘀咕:这就是四川啊?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爹说,到家了。

    

   眼前一亮,果然一个崭新世界。

    

   几十排灰色二层楼依山而建,直向坡下铺开去。我家幸运地住在坡顶第一排,楼下窗户正对着三尺远的石壁,石壁不断渗出小股泉水,沿壁下一条阴沟静静地流淌。门右有架木梯,我登上去,从一个方孔中钻进二楼,像老上海石库门的亭子间,窗户立刻明亮起来,向外望去,恰与广场上走来走去的雨靴水平。

 

   房屋是古老的版筑夯土结构,外墙刷了一层洋灰水,用来防止雨水侵蚀。这是学习大庆经验,风行全国的“干打垒”模式,又省钱又保暖。因为要备战,所以公司在这离县城十二公里的山沟里建了家属区,并且取了个富有政治意义的名字——“工农村”,寓示着工农联盟牢不可破。但老百姓似乎不讲政治,觉悟低,随口就叫了个“十二公里”,周围的农民更不知道为什么,也莫名其妙地跟着叫开了。

 

  本来领导准备把这里安排工人家属的,干部家属则住在热闹的隆昌县城生活区里,但文化大革命风头已经开始,工人闹将起来了,结果只好来了个颠倒,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我家正好赶上干部家属这一拨一百八十户进川,不留神沾了领导的光,也随之来到偏僻的“十二公里”。

 

  其实这是个不错的地方,南面是连绵不绝的山峦,首当其冲是“青木峰”,再远点是著名的“云顶寨”,有好几个大地主庄园,像中世纪欧洲的古堡那样雄伟。去时正值入秋,满山郁郁葱葱的山茶树果实累累,如杏大小,青中带紫,煞是诱人。我随手摘来吃,嘴里却苦涩木渣,原来是用来榨油的,并非水果。山茶林间有不少马尾松,蝴蝶般轻盈的小鸟其间翩翩绕飞,它们把小巢筑在矮枝上,鸟蛋只有樱桃大小,常有馋小子垂涎摸黑而来。

 

  “十二公里”北面顺坡而下是条清澈的小河,由隆昌县城几十公里蜿蜒而来,两岸茂竹修林,照的水中绿影滟滟,鱼儿心醉。邻儿善钓,我跟着凑热闹,每日也能钓起三四条鲫鱼,母亲把它养在盆里,攒个一周,便红烧来吃。钓竿都是现成的,近在咫尺的竹林,随手砍来就是。但要小心,被农民捉到不是好玩儿的。我见别人用火烤竹竿,烤软后取直再冷却固型,加工后的钓竿果然漂亮。我效而仿之,偷砍一支笔直的青竹飞快回家,如法炮制。不料,烤过之后竹皮竟皱了起来,飘轻的。

 

  邻儿笑我:你真呆,砍了根当年的嫩竹,即使不火烤,风干后也会皱巴巴的,还没有芦苇结实呢!

 

  我真呆。

 

  河上有座水泥桥,叫“工农桥”,是公司援建的。我们却嫌它乏味,宁愿多行百步去划渡船。那船通常没人管,划过对岸,别忘了再划回来就是。我初次划船,却觉得手脚并不够用,直打转转不说,还向下游无来由漂去。我惊慌失措之际,下游上来一只渔舟,渔人谈笑间将我截住,总算虚惊一场。

 

  这里的渔人都很神气,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捕鱼。因他船头立着一只鱼鹰,猎鱼几乎百发百中。鹰颈有索,渔夫掌握著,不怕它将大的鱼儿中饱私囊。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