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灼灼红岩(郎26)  

2007-10-17 08:55:05|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逆水行舟七天七夜,终于来到山城重庆脚下。满脑子都是江姐许云峰故事,甚至,在朝天门码头数不清的石阶上,我会喘着粗气盯住登岸的旅客,看看能不能碰到“浦志高”。这个家伙在朝天门下船时,曾经为了表现自己如何革命,不肯雇佣“棒棒”,自己西装革履的扛皮箱。最终,善于表现革命者却扛不住酷刑的威逼,背叛了革命。这个出卖江姐的叛徒,最终被双抢老太婆一枪打翻,滚下山去。但有小道消息传说,他没有死,带伤逃跑了。

 

  罗广斌,杨益言写的小说《红岩》,还有根据这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在烈火中永生》,我都看了好几遍,感动的不得了。我经常会不自信地思考,自己能否熬过严刑拷打,成为英雄或者狗熊?轰轰烈烈地去牺牲并不难,逞一时之勇即可,但面对没完没了的肉体折磨,怎么办?

 

  我们一部分家属下榻在“川江旅馆”,虽然不大,但离“解放碑”不远,算市中心。与我们同住一室的吴家阿姨请我们吃从没吃过的米粉肉,肉香,辣味,川音,小饭馆让我十分留恋。

 

  正是炎热时节,开着窗户也睡不着,芭蕉扇扇不干身子底下的汗。况且,街上一夜人言鼎沸红旗招展,不能不引发我们的好奇心。大概有几万人在高声辩论,川音不懂,只见人群分什么“赤卫队”,“造反团”,混战一团。不时有人用高音喇叭喊口号,情绪非常激烈。我们看不懂,也听不懂,赶紧溜了回来,却走错几次路。好在那是十字路口,退到底,换个方向再走,总有一次能走对。

 

  领队是公司工会高主席,他很是顺应民意,第二天就组织参观渣滓洞,白公馆。弟弟还小,母亲在旅馆看着他,我和二哥兴致勃勃地去参观。

 

  去歌乐山路边有许多高大的芭蕉,熟透的香蕉成串地掉落在地上,但并没有路人去捡拾,可见当时民风之淳厚。

 

  渣滓洞曾经关着江姐她们,女牢房是两栋小木楼,这给她们提供了机会,可以利用地板的缝隙传递纸条,在敌人鼻子底下组织地下政治斗争。国民党特务没有丝毫怜花惜玉之心,他们动用残酷的老虎凳压腿,把竹签子(台湾军统曾否认,后来史料证明没有此刑,为了宣传需要,夸张所致)钉进手指,用种种酷刑摧残女政治犯。我最崇敬的女英雄江姐始终没有屈服,但她却惨遭杀害了。

 

  白公馆是关押高级政治犯的,最著名的是杨虎城将军,他因与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得罪了蒋介石,在解放军逼近重庆前夕,蒋授密杀令,特务残忍地把他和全家妇幼手刃杀害。白公馆坐落在“杨家山”,杨虎城曾经为此预感不祥,要求移押贵州,但最终仍然难逃噩运。自古大将忌地名,三国凤雏庞统死于“落凤坡”,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坠机“戴山”。将星忽然陨落,令人心悸。

 

  参观途中,正值中午,我与二哥各买了一包饼干充饥,虽然只有二两,费金一角二分,但就着自来水吃来依然香甜可口,毕竟平时还吃不着哩!参观完了,我想起并没看到“红色岩石”,或者,只是“鲜血染红岩石”的象征?问谁,谁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