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鲁地遗风(郎18)  

2007-09-08 23:48:2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了,乡下有乡下的热闹,舅舅从潍坊带回来两把“滴滴筋”,这是一种焰火,尽管做的粗燥,但我还是兴奋异常,挥动细小闪烁的火焰在黑暗的胡同里跑来跑去,邻家孩子还没有呢!

 

  吃完年夜饭是要守岁的,一家人围坐在热炕上,唠叨着一年的感念,终于脱离饥饿的幸运和不易,大人们越唠越热乎,我插不进话,就去暖暖和和的梦里守岁。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拜年者早已叩响门环,照例要给长辈挨着磕头,地下铺满了松软的麦秸,又舒服又喜庆,又不会弄脏了新棉裤。当然,晚辈们也不会白磕头,通常会被赏一毛两毛的压岁钱。当然,碰到家境不好的,只能降一格,得点瓜子花生什么的,但小孩子们照样欢天喜地。我跟着小姨全村拜了一圈,收获也不少,好吃的随时就消耗了,压岁钱则小心翼翼地藏在炕席下面,不过,后来回南京时我却忘了拿。

 

  正月间喜庆,谁都想着法子玩,各村都轮着请人来演戏,我姨十六七岁。正是好热闹的年龄,便跟着一帮年轻人,走东村串西村,追逐喜欢的戏班子。小姨去哪玩儿都带着我,而且觉得我很给她长面子。每逢人问,小姨都很响亮地回答:俺外甥,南京来的!

 

  乡下后生不会调情,玩笑往往开的粗直,有个小名叫“狼”的,长的傻大黑粗,话又难听,还喜欢冲着小姨来,我看着气愤,悄悄拽了小姨衣角,劝她说:不要理这个人!

 

  离“金沟子”三里远,有个村子叫“窝箩子”,小姨带我去看吕剧“三娘教子”,这是从明朝李渔小说来的故事。说的是儒生“薛广”南下从商,三年赚了五百两银子,托好友捎回家里。没想到那家伙见财起意,吞了银子,反传“薛广”已死。薛有一妻二妾,见丈夫已死,张妻,刘妾纷纷改嫁出走,只有“三娘”王春娥坚持守寡,仅靠织布养育刘妾子“倚哥”。家中老仆“薛保”,也留下照顾孤儿寡母。

 

  倚哥在学堂受同学欺辱,罢学回来,并不认三娘为母。三娘伤心之极,责打倚哥,砸断织机,以示绝命。老仆薛保对小倚哥宣示三娘大义,倚哥痛悔认错,从此发愤读书,终于考中状元,皇上封了三娘诰命。同年,薛广在南方也考中进士,亦得皇封诰命,父子同时锦衣还乡,三娘成为千古第一的“双诰命”。

 

  旧时鲁人尚义、尚德,多对“三娘”尊崇。我嬷嬷(奶奶)和四嬷嬷都是二三十岁起守寡,终生不渝。后辈儿孙,乡人庄客都非常尊敬她们。

 

  “三娘”责儿时说,打儿一下,疼娘十下,我娘常对我们重复这句话。只是我娘确实爱动手,常常嘴到手到,让我们猝不及防,倒感觉不出十倍疼儿的情状。我爹倒有过之,非见我等有大过决不动手,而且威慑多于实罚,并伴有古之先贤做人的道理,一讲讲到深夜。看他不知疲乏,我们弟兄倒不忍,只好认错作罢。

 

  正月看戏大潮中印象深的还有“小姑贤”,是说一个恶婆婆的,她自己守寡一生,“千年的大道流成河,多年媳妇熬成婆”,反过来却虐待媳妇。多亏了她宠爱的女儿秉持正义,用智慧说服了母亲,使她改过从善。

 

  那个恶婆婆姚氏是个麻子,给我留下极坏的印象,我从此对所有麻子都无好感,只是现在见不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