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庄户人家(郎17)  

2007-09-07 15:42:41|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起,天已大亮,小姨早已出工,姥娘在灶前咕达咕达拉风箱做饭,我在院子里东张西望。

 

  天井有一个篮球场大,东南角一棵老槐,不知我的小手能否拢的一半?槐下有井,辘轳是半截树干架起,试了试,双手可以摇动。东墙之外有石榴树,是邻家的,但枝上仅剩的一颗果实,却越过墙头颤巍巍地向我诱惑,我忍不住,以石击落,却早已枯了内核。

 

  忽然,在窗台上发现几块地瓜干,忙抢来大嚼,却被姥娘唤住:“孩子,这都发霉了,不能吃!姥娘一会儿给你找好的吃”。

 

  早餐就是煮地瓜,是地窖刚取出的,甘甜甘甜的,只是存了一冬,有些外表变黑发苦,又舍不得深剜,偶或遇上,便会苦了一嘴。冬日柴紧,地瓜每煮一大锅,然后用柳条筐盛了,高高吊在梁上,这样比较笨的老鼠就够不着。一日三餐,就够些凉的地瓜来吃,省了举火。地瓜还好吃些,但经常还要吃地瓜干,既面又干,更难以下咽,但我从不拒绝,从小我就知道,随遇而安,就不会使人讨厌。

 

  姥爷比姥娘大些,约有六十来岁,成天阴沉着脸,弄不好就动嘴动手砸碗砸盆,谁都怕他。我亦看出形势,于是躲他老远。有时候老人家发作起来,姥娘忍气吞声,小姨欲劝不敢,只是躲在一角抽泣。我见势头不好,就偷偷从大人身后溜出去,跑到南院大舅家,请他来劝解。毕竟他是生产队长,姥爷对官方还算买点帐。尽管他是晚辈。

 

  据姥娘说,姥爷原来不是这样子,六0年差点饿死,后来性情大变。不过,他对我挺好的,每当要吃好吃的,那是我爹每年寄回来孝敬他的一点大米,白糖,饼干,罐头什么的,便唤我到东屋去。我不想去,但只能硬着头皮过去,原来是让我分享美味。我是属于那种白眼狼型的,吃完了,嘴一抹,抬脚就走,照样躲他远远的。

 

  有一日,姥娘在生产队选地瓜种,我跑去找她,见一圈妇女围着小山一样的地瓜堆忙着。姥娘问我要不要吃地瓜?我说要。姥娘特意选了个大地瓜给我,我却说,大的我吃不了,自己换了个小的,引得妇人们哄堂大笑。回家后,我问姥娘,她们为什么笑我?姥娘说,哪有你这么孙(呆,傻)的?给大的不要,还换成小的?我说,我确实吃不了啊!姥娘叹口气说,孩子,你吃不了,还可以拿回来给家里人吃啊!

 

  我一生后来也碰到过许多类似的事情,被家人,外人都笑话过,因为这种迟钝,少占了不少便宜,也少惹了不少麻烦。

 

  南院大舅家有一姐一弟,弟叫“锁儿”,长我两岁,姐叫“翠儿”长我四岁,常常来带我玩。“锁儿”笨些,下五子棋下不过我,掷土坷垃也没我远,在他面前,我常常感到骄傲。“翠儿”人倒生的清秀大方,又很聪明伶俐,我很喜欢她。但她们姐俩命运不济,“锁儿”没两年患了血液病,早早夭折了。“翠儿”长大后,嫁了个不太好的人家,听说不久就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