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小小游子(郎16)  

2007-09-05 17:03:30|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年要读书了,正好一位同乡李叔叔要回家探亲,1961年春节前夕,爹娘让我抽空跟着他回了趟老家。

 

  李叔叔很和蔼,我一点都不怵,在咣咣当当的火车上兴奋异常。李叔叔是个干部,他挺神秘地与同行者谈起苏联的赫鲁晓夫,我听到,立刻大剌剌地插一句:“赫鲁晓夫坏透了”!言毕,周围的大人顿时恐慌起来,那时节,中苏关系还没公开破裂,说错话要倒霉的。小小人儿,如何知道赫鲁晓夫?大概是爹爹在家不知怎的说漏了嘴,我倒记住了一个不大喜欢的外国元首。李叔叔后来跟爹爹提及此事,仍惶惶心有余悸。爹爹酒后倒向人吹嘘,夸我的政治觉悟来的早。

 

  火车在潍坊停下,舅舅来接了,他在潍坊柴油机厂工作,把我们安置在单身宿舍,他还没结婚,做翻砂工。晚上,舅舅拿来两个馒头,掺了大量麦麸的那种,粗粗的,有些拉嗓子,但我们都高兴的了不得,肚子早就饿的不行了,吃起来比夹肉面包还香——不过,那是很多年后才有的比较了。

 

  第二天下午,我们的长途公共汽车才到平度县城,小姨欢天喜地的拉起我就走。我不认识她,有些惊疑:你怎么知道我是“顺儿”?领错人怎么办?小姨故意不搭我的话茬,说:错就错了,俺就领定你了!我无可奈何地只好跟她走。她当然不会错,满车人里就我像大地方来的小小人儿,深天蓝色的栽绒棉帽,藏青色灯芯绒夹克衣裤,栗色小翻毛皮鞋,洁白的口罩,娘给我置办的行头抬高了我的身价,长我九岁的小姨看了满心欢喜,亲都亲不够。

 

  小姨先带我来到“老集街”,指着一座建筑对我说:这就是你家的老屋,现在给亲戚住着。走进小院,不宽,狭长逼仄,还有口井。这里就是自行车咬住我手的地方,这就是我在窗台上看家雀飞来飞去的地方。那家妇人正在灶前忙活,知道我们身份后,热情地要留我们吃饭。小姨不允,急急领我离开。这边张家已经没有什么直系亲属,我姨不愿叨扰他们,免生是非,迳自带我到乡下姥娘家。

 

  出县城往东,沿着乡道步行十里,就是姥娘家,这个村子叫“金沟子”,东面一条小河,清亮可人,据说当年能淘到沙金,但那都是一辈传一辈的旧事了。

 

  到家已是擦黑,姥娘,姥爷举灯来迎,都说我和先前寄回来的照片长的像。晚餐是香喷喷的大饼子,玉米的,一面烙的焦脆,我还从来没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我娘也曾做过,但其玉米面成色没法比,而且缺了柴灶的烟火气,味道就差的远。还有一种“小豆腐”,是用豆腐渣加萝卜丝煮的,加上葱姜等物,也是香暖脾胃。其实是因为那时家贫无豆,无法做真正的大豆腐,只好用它做替代,这在刚刚熬过饥饿的年头,已经是相当享受了。

 

  姥娘家有三间屋,东屋,西屋,堂屋。东屋里面还有个堆放杂物的里屋,蛛网巧织,小鼠轻唱,少有人去。我被安置在东屋,炕上有姥娘和小姨,姥爷却独居西屋。炕是微热的,因为没有太多的柴草做燃料,但与南京屋内屋外同样结冰相比,却是非常暖和了。

 

  乏极而暖,又被宠爱,这一夜觉睡的格外香甜。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