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童子同窗(郎22)  

2007-09-29 15:04:1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年分桌有个原则,即“一帮一”,好生必须与差生搭配同桌,我算好生,分给我的都是倒数几名的女生,令我气馁。

 

开始是陈姓同学,她见天蓬头垢面,好像从不梳洗,有股异味,因此我尽量与她保持距离。有时她歪过脑袋来抄作业,我立刻心领神会地把作业本移过去,她感激得很,满脸堆笑,我心虽不喜,但并不让她难堪。可我们班主任蒋老师却不客气,常常在全班同学面前骂她“陈疯子”,“大笨蛋”。

 

接替陈同学的姓翟,虽然成绩极差,但生的分外妖娆,每日花枝招展,做事却是慢吞吞的,也总被蒋老师骂,弄的她灰头土脸,辜负了自己天生丽质。那是个革命时代,女子美的标准当然要适合暴力革命的需要,宣传画上都是粗胳膊,红脸膛,她这种“资产阶级臭小姐”,当然不受待见。可怜她生不逢时,若赶上今日好时光,如此美貌,学习好坏有何紧要?只怕老师也是羡慕嫉妒恨呢!

 

也许我的帮教效果太差,或者好坏搭配总量周转不过来,直到了三年级,老师总算给我配了个好生同桌。这位徐同学娇小文弱,难免我生了怜惜之意。一日课间,我偷偷在桌下捉了小手,伊却用另一只小手在脸上刮羞,我倒红了脸,从此不敢再生妄念。

 

彼时小学功课没有如今的苦,放学之后,三五成群聚在一家做作业,不到一小时必定完成。之后,呼啸而出,登山,上树,爬坟头,开展轰轰烈烈的“官兵捉强盗”,不到天黑,绝对不进家门。那时大人忙,饭亦晚,天都大黑了,才见妇人出来唤儿回家。

 

我家更晚,晚饭规矩必等爹爹回来才能举筷。我常常在阳台巴巴的望着,希冀灰白的马路上出现爹爹的身影。那时,党员下班后经常开会、政治学习,每日晚饭总在八点钟以后。虽大家都已饥肠辘辘,但娘却并不丝毫通融。

 

同学们似乎家境都比我家好些,不少人家已经装了电话,还有的有保姆伺候。和我要好的一个曾姓同学,父母是工程师,下午放学后,奶奶必要他再补充鸡蛋牛奶,而我那时能顿顿吃饱已属不易。在他家里,我也第一次看见婚纱照,看那新郎新娘美轮美奂,很是羡慕。多年后,看凤凰卫视台湾陈文茜的节目,谈到“陈水扁”家贫,大学毕业还没见过冰箱,只知是白色的。第一次拜岳家,“陈水扁”抚摸着大衣柜激动地说:哦,这就是冰箱啊!被一旁岳母笑翻。

 

彼时若我,亦难免贻笑大方。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