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幼之弟(郎11)  

2007-08-09 23:43:2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弟弟投胎时没选对时候,正值挨饿最厉害的一九六0年,乳汁没有,牛奶也没有,只能用米粉泡点糊糊充饥。因此,弟弟一直比人家孩子瘦小,甚至到三岁还不会说话,只能用小手指着喜欢的东西叫“嗯嗯”。爹娘常常灰心地叹气:没想到最后却生了个哑巴。谁曾料,他日后还能出息成为法庭上能言善辩的律师。

 

  本来想再添个妹妹的,但还是小小,爹娘从此泄了气——再不生了,就安心养活这四个儿子。曾经有两位姐姐降临我家,但她们恰似昙花,纵然美丽却来去匆匆,仅仅几个月就夭折了。怪不得家里栽花,总也活不长。

 

   弟弟取名“利”,这样我们弟兄小名“泰”,“永”,“顺”,“利”,就演绎下来,这是爹私塾文化底子的杰作,而且是他自作主张地拒绝了族谱中的名序,惹的族中长辈还老大不悦。

 

   弟弟生来命中就有不安,八天后就动手术,两个月发烧四十三度,三个月娘抱他喂饭时,小火炉中无端飞起一块红炭,径直落在他脖项上,滋滋灼响,青烟焦人。娘竟未察,我在一旁惊恐大叫,才没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可是,却给弟弟留下一个深深的烙印。

 

   我长弟弟五岁,自然要承担起一半的看护责任,两位兄长都进了学堂,家中只有我协助娘负责内勤。娘要出门买粮买菜,我就陪着弟弟玩儿。有时候,弟弟不够自尊自爱,不分场合即行便溺,害得我手忙脚乱地为他清理战场。但我并不擅长此事,常常弄的一团糟,被娘责骂。

 

   不久,娘为了贴补家用,到一个水泥厂去做小工,她不放心两个幼儿在家,只好把我和弟弟带上。上班途中要走很远一段小路,田畴阡陌间,偶尔会惊起两只美丽的天鹅,忽闪忽闪地飞向远方,倒吓了我一大跳。

 

   那日,娘把我和弟弟安置在一间装泥粉的大仓库里,自己去岗位上班。玩了一些时候,觉得时间已经很久,肚子饿的不行,我忽然产生一个念头:“娘一定是忘记了我们,径自下班回家了”!我愤怒起来,决定赌气自己抱弟弟回家,好在来路还曾记得的。

 

  平日我抱弟弟并不费事,但正值秋日,弟弟穿的厚些,我的小手就不够长,再加上还有随身的尿布奶瓶类,一件也不能少,因此显得极其狼狈,踉踉跄跄才走出百步,五颜六色早洒落一路。

 

  门卫阿姨认出了我,唤我不住,急忙叫来了我娘,娘搂过两个幼子泪流满面,打定主意辞工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