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冬日饥色(郎10)  

2007-08-05 10:36:29|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前拉焦炭的板车渐渐稀落下来,远处红彤彤的炉火也开始暗淡,轰轰烈烈的景象不见了,大跃进过后,亢奋激昂的人们突然发现,再伟大的理想也不如自己的肚皮重要。

 

   家里添了一种新食品——杨树叶子,爹在礼拜天领着两个哥哥去采摘,但要跑到十里里之外,近处的嫩叶都被人捷足先登了。娘把杨树叶子先用开水烫了,去去苦味,然后用来做包子馅,苦涩涩的,又没油水滋润,有点拉嗓子,但能填饱皮囊。

 

   饥饿年间也有惊喜,因为所有的金钱都围着食物打转转,烟瘾难耐者只好不顾面子,在大街上俯身去拾烟头。聚凑多了,剥来重新卷起来抽,或者干脆用烟袋锅,也过瘾!幸亏那时香烟没有安过滤嘴。卖香烟者做起了超零售生意,即吸一口算多少钱。通常每支烟可以卖五六口。但碰到高手,一支烟竟然两口就能吸完,卖者连连惊叹:亏了!亏了!

 

   爹上班途中也意外发过一个小财,不知谁撒在地上一小把麦粒,他如获至宝的一粒粒捡起来,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烟荷包里,仔细寻了块荒地,小心翼翼地播下种去。秋后,居然收获了二十多斤新麦,全家人不知有多高兴。

 

   娘也有她的法子,瞅着农民收割过的土地,刨出些地下残存的白菜根、胡萝卜根和缨子,回来剁剁碎了,又是包包子,我确实都吃伤了,很多年来对包子像是有仇似的。

 

   要过年了,小孩子都盼着穿上新衣,那种蓝的耀眼的咔叽布学生装,东家西家的拜年,真的好神气。平常可没那样待遇,通常几个孩子的衣服都是按长幼顺序接替,我是老三,等轮到我身上连半新也没有了。 

 

   那晚,爹回来对娘说,上面号召党员募捐,他只好把全家六口人的布票都捐了,只剩下二尺零头。娘虽不悦,亦只能叹了口气,只好去买了两条毛巾。那个春节,娘在灯下别出心裁地把我们衣服里外翻新,虽然比新的差了个成色,但毕竟还是添了些喜气。

 

   好多年后,父亲去世那年春节,我在部队回不了家,在给娘和弟弟去信拜年时忆及此事,写到“困难时期伤心年,全家二尺怎做棉?”两句,还是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其实,过年时小孩子并不知愁滋味,那次大人带我在职工食堂里看电影,好像是说抗美援朝故事,叫“烽火列车”。情节很是单调,敌机轰炸起火的军列老是跑着没完,我看的直发困,站在长条凳上一个迷糊,立刻倒栽葱栽下来,额上顿时添了个大包,血流了爹一身,惊得他们紧急班师回家。当然,我的血也没有白流,娘破例把留着过年的半锅排骨让我先尝,那种刻骨铭心的肉香使我终生难忘。

 

  “烽火列车”看过没几天,真正的烽火便给招来了。邻栋一个孩子玩火玩大了,转眼间两栋简易房就腾起冲天大火。我们离大火不过几十米,火神沿着电线劈劈啪啪地向我们狞笑着迎过来。情急之中,娘 什么也不顾 ,左手抱了弟弟,右手牵了我,一口气跑出好远,呆呆地看着大祸降临。危急时刻,幸亏有位电工叔叔挺身而出,剪断了电线,保住了剩下的几栋芦席简易房。

 

   也是祸福相依,突发的火灾引起了领导的重视,这里的百户居民全部被迁往本地区最好的“南化九村 ”,尽管房子还没完全竣工,窗台底下还有大窟窿,人们还是欢天喜地搬了过去。这年冬天还格外冷,我手上长满了皴。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