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阡陌田畴(郎13)  

2007-08-27 17:17:26|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之外便是田野,儿时的我每天都游走在城乡之间。农家村舍不远,虽鸡犬之声相闻,但并不相往来。大概境遇不同,彼此难以亲近,虽然我们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共和国”。当时倡导工人农民是“大哥”和“二哥”关系,但说着说着,渐渐就不那么庄重了,常起些冲突。

 

  那日,红楼有只鸡溜进了稻田,被几个男女社员呼啸追来,那畜牲以为逃回家便安全了,没料到追兵冲进屋来,硬是从床底生生捉出,当场乱锄打死才扬长而去。

 

  这家主人一旁惊的目瞪口呆。

 

  夕阳落山,暮归的老牛是见惯了的,衣衫褴褛的牧童也不陌生,但从未闻悠扬的牧笛和牧歌。那水牛我也不觉可爱,主要因为伊脏脏的身上叮满吸血的牛虻。有时兴起,曾和牧童套近乎,想尝尝牛背上的感觉,但待攀上巨大的犄角,却又失了胆气。

 

  村里是常去的,为的是养活几条蚕宝宝。农家当然是不欢迎的,只能悄悄地进村。那时桑树极高,要爬上去才能摘到叶子,但这并不能难倒我辈,下河上树都是拿手好戏。可怕的是土狗,汹汹群吠,还是惊心动魄。有人授了一计,遇狗攻击,猛然下蹲,它会误以为你在捡石块,便惊恐自退。其实不然,聪明的狗儿只是换了个方向,从迎面拦路改称背后追袭,更是防不胜防。因此,我们三五成群进村,谁都愿打头而不愿垫后。

 

 若去田野,则正好相反,“蛇咬头,狗咬尾”,倒是千真万确的。

 

 南京夏日炎炎炙烤,但儿童并不觉得,反而更疯,全不管热的浑身起痱子,甚至额头鼓起疮疖,硬突突的像幼鹿刚萌发的犄角。至于奔跑跳跃,四肢挂彩是很平常的,不过,斑斑点点的红药水紫药水倒是勇敢程度的标志。

 

 邻人之子“王利泉”,长我二三岁,其英勇不屈让我肃然起敬。他常常因为在外野的晚归,父兄怒其屡犯,拳脚相加,“王利泉”决不躲闪避让,亦不讨饶哭泣,强项应对劈头盖脸的法西斯暴行。若倒退十几年,不难博取“江姐”类英雄美名。

 

  与之相比,我就差的远,好汉不吃眼前亏,遇祸先闪了身子。就连梦里都是这般情景:鬼子一排枪打过来,我佯死卧在尸堆里,等这群傻瓜走远了,爬起来就去找八路军来给乡亲们报仇。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