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红楼无梦(郎12)  

2007-08-13 22:27:39|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建的“南化九村”大型居民区里,有许多漂亮的白色楼群,其中有三栋红楼鸡立鹤群,简陋的有点煞风景,却给几十户工人带来好运,我家也因此平地青云。虽然这是从苏联搬来的筒子楼样式,一条走廊到头,依次摆着赵钱孙李诸多高邻。

 

  白楼是干部和工程师们享用的,红楼户都有自知之明,谁也不会妄想与上级攀比的念头,他们环顾左右,在脚下找到了参照物,不远处,矮檐下还有更底层的许多本阶级分子,赵钱孙李们于是立刻充盈着社会主义幸福感。

 

   这种房型最大的好处就是信息共享,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真正象社会主义大家庭。贫贱夫妻百事哀,吃了上顿没下顿当然顾不了和谐,红楼里东家吵罢西家吵,倒是显得人气很旺。

 

  邻栋有陈叔叔,隔三岔五就对老婆施展拳脚,陈婶婶常常半夜来请我爹出马调停。爹是陈的班长,一物降一物,虎下脸来便把他骂的老实。那年头,男人女人都没什么文化,打也打,闹也闹,却不分手,几乎个个都能金婚银婚,成为现代人垂涎的典范。

 

   我家住在三楼,是最高层,全家六口挤在一个房间,厨厕与邻共用。邻妇不擅度饥,不几日便饿死一个男婴。他脑袋奇大,身子奇小,长相非常丑陋可怕。死婴至亲好像有些不舍,已经枯萎了的小小生命被晾在厨房一个破筐里,展示了好几天。

 

   惦记着厨房里的恐怖,我来去匆匆,尽量转过脸去,头皮还是炸炸的,腿肚子却发软,越慌越走不快。

 

   那年头水泥楼板不太讲究,娘在屋里拖地,水珠竟滴到一楼人家。那家主妇倒很豪爽,通通通上来问罪,娘抖呵呵才要陪不是,还没说完,那妇人早将拎上来的满满一桶水泼了我家一地。娘生来怯懦,自然不敢言语,只是低声唤我寻找家什抗洪抢险。

 

   红楼居民都深明大义,肚子再饿也不麻烦组织,家家自己动手,在楼下空地种些菜蔬庄稼,以解无米之炊。有户人家吝啬心重,竟暗暗在菜地周围布下电网,邻家小姐姐不慎中招,当场触电身亡。违法者自然坐了班房,邻家凄悲更是伤心满楼。

 

   小姐姐姓刘,她妹妹后来与我同班,长成后嫁给了我一位极要好的耿同学,他与我曾经患难与共插队四年。每与她遇,我总不免想起旧年悲事,只是不敢触人痛处。

 

    一日,爹爹归来,透露一个秘密使命,党组织派爹监视二楼一个“右派”,上面察觉他有自杀倾向,准备必要时进行阻止解救。到下半夜,爹劳累竟日,困倦难支,便委托我们兄弟接管这个光荣使命。

 

  我和大哥不敢大意,目不转睛地盯着二楼窗户,也奇怪,他家灯光亮了一夜,人影也晃动了一夜,但却无事。我不知困乏,犹在激动,仿佛成了一名党的地下工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