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凤凰山(郎8)  

2007-06-05 14:50:02|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山,不知什么缘故,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坡,竟然起了这么美丽的名字,正如我们这个国度,拥有许多名不副实的东西一样。

 

  “凤凰山”是大厂镇一处贫民居住的地方,大概有几百户人家,层层叠叠地堆在这里。因为便宜,也因为这里距大厂镇最热闹的去处“西厂门”很近,爹就在这里租了一屋。东家自住了大的房间,我们全家挤在另一个小间里。屋里只能放张床,我和爹娘享受上等待遇,大哥二哥两个小人儿,则睡在墙角一个黑木箱上。那个黑木箱装着我们的全部家产,从山东老家不远千里的随主人漂泊至此。

 

   还不错,这里还有个小小的院落,足够我们弹弹子(玻璃球)玩。我们常常趴在地下玩的不知天黑,被娘责骂。每当下雨,我更觉兴奋,纸折的小船可以兴风作浪,遨游大海。只是雨夜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全家不睡觉,找出大大小小的脸盆铁锅在屋里接水,我们弟兄来来回回往外泼水,还很欢天喜地。

 

   这里居民大部分不是国营企业职工,多是街头小贩,因此本身也很穷。村里有个很简陋的幼儿园,即使这样,我也没有资格参加,因为家里的钱好像越来越不够用。两个哥哥读书以后,每个学期五元的学费成为很明显的负担,爹娘常常为此发愁。

 

   这家房东并不厚道,尤其对外来居民,这和我们对当地人看法不谋而合——刻薄、小气、夹生、无礼,和我们山东人比差远了。爹的同事都有同感,他们在一起常常念起家乡的好。

 

   大哥和房东大孩子“毛弟”却能玩到一块去,那孩子市井出身,耳濡目染,倒有许多额外的本领。他教给大哥一个生财之道,两人靠拣牙膏皮开始原始积累,然后买了几十本小人书,在街上摆摊租赁,每本书看两小时两分钱。当时这个行当很是红火,有点儿像后来的租碟。

 

   此事不知怎么被爹发现,他大为震怒,痛责了大哥,爹始终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只要不好好学习,就是走向歪门邪道。爹教训孩子,若动手占一分的话,责备教育则占九分,有时会连续讲道理几个小时,就是到深夜也如此,用心极为良苦。

 

   大哥的生意刚刚起步即告夭折,这批小人书遣散回家,把一个小木箱都装满满了,这倒便宜了我,成为我的第一批启蒙读物。

 

    印象最深的是一本《马跃檀溪》,说的是刘备寄寓荆州刘表处时,被刘表妻兄蔡瑁追杀故事。“鸿门宴”上,刘备来不及通知关羽、张飞、赵云,只身匹马仓皇出逃,却见一条大河“檀溪”拦住去路,后面追兵已经杀到,刘备心下一横,打马跃河,却失陷河中。刘备想起这匹马名为“得卢”,向来被人说成“妨主”,只好仰天长叹道:得卢,得卢,你果然害我!

 

   谁知那马听了,却腾空而起,飞过对岸,救了天可怜见的刘使君。这才引出了巧遇水镜先生,才知道了天下还有奇才“卧龙”、“凤雏”,于是,演绎出千古传诵的“三顾茅庐”故事。

 

   当然,完整的故事是后来我认字后才弄明白的,这时,我只当作好玩而已。

 

   在我沉迷于三国故事的同时,爹正在谋划再一次迁居,他唯恐凤凰山的邻居让孩子们学坏,要找一个更单纯的更安全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