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桃花涧(郎5)  

2007-05-30 15:41:11|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涧在锦屏山里,桃花夭夭,泉水潺潺,是仙境一般好去处。也有个桃花潭,但与李白没有关系,和汪伦更没有瓜葛,除非当地来了李姓地方长官,也许还能编出一段故事。

 

  我的新家就在山下,从山东老家搬到锦屏磷矿来后,几排简易房中的一间,两家合用柴灶,厕所在百米开外,墙壁是芦席隔断的,既通风又传音,每天都能听到不同男人打老婆或打孩子的声音。

 

   尽管如此,女人们还是非常感激自己的男人,使她们能够成为乡邻羡慕的工人家属。终于,再也不用脸朝黄土背朝天地种庄稼了,带带孩子,做做饭,穿穿体面衣裳,这是多么轻松而惬意的幸福生活啊!

 

   那时,我娘才三十岁,带着我们不到十岁的三个孩子成天忙碌着。十一年前,她嫁给爹时,爹穷的连迎亲的长衫都是借来的,但她相中的是爹的手艺——早晚会过上好日子的。现在果然离开了农村,因此很满足。

 

   娘得空时就张罗全家的布鞋,她把旧布用浆糊一层一层地粘在面板上晒干,成为很大的一张硬布壳子,然后套剪出不同的脚型,重叠起来,再用麻绳密密实实地纳牢,缝好帮,就成了上好的布鞋。新鞋很挤脚,穿上往往不敢走道,但也没办法。正在时兴的胶鞋很舒服,但娘舍不得买,毕竟家里有四个吃闲饭的,全靠爹一个人的工资养活,生活还得精打细算。

 

   海州这里生活习俗与山东迥异,语言尤其独特,很多话都听不懂,山东人就称他们为“海州猫子”,至今也没人能准确解释它的含义,大概是“土”和“怪”,或者“落后”的意思吧?反正带有贬义,就像当地人回敬“山东侉子”差不多。因此,两帮人少有来往。

 

   因为娘比较节俭的缘故,孩子们很少得到零食,偶尔开恩,总是平分三份,并不解馋。我为幼,或许还有特殊照顾,但两个哥哥知道后,却极可怜地再向我乞求,我也不吝啬,但处理方式自与哥哥不同。

 

   大哥分到零食后,立即消灭。二哥却舍不得,常常藏了好多天才慢慢享用。我亦不留后患,当下全部用来打下馋虫。二哥长我四岁,身高臂远,用尽心思,常常藏其宝贝悬于壁上,使我站立床上也望墙兴叹。我待其走远,却将床上几条被子摞起,攀援而上,轻轻松松便摘去了胜利果实。二哥几日后见壁上囊空,百思不得其解。

 

   解放之初,民众热情如火,各业效率惊人,短短两年时间,爹所属的“第五竖井公司”已经建好了“锦屏磷矿”,立即开拔,被化工部调往南京建设“南化”去了。走时,我们全家送爹到公司的汽车队,他们将被送到海州去转火车,这是一九五八年夏天。

 

   单位走后,失去倚仗的“第五竖井公司”家属区,立刻被磷矿翻脸停了自来水,迫使她们不得不每天爬山,去桃花涧挑水饮用。来回不易,娘就常常把衣裳带到涧里漂洗。娘说,山泉洗衣极其透亮,衣裳新鲜的耀眼,尤其是阴单士林布褂子。当时这是唯一不掉色的印染布,女人都非常喜欢,直到一九七一年我插队的时候,还有许多人在穿。这时,城里女性已经开始崇尚“的确良”了,它不单不退色,而且耐穿,有“穿不穿都八年”之说。

 

   爹走后不久,不知为何,我与二哥发生了冲突,他失手将我的头打破了,我委屈之极,独自去找爹告状。我只记得送爹走的时候在公司汽车队,还以为爹一直就在那里工作,便磕磕绊绊地一路找去。汽车队离家属区大概有三里路,依稀记得中途有个百货店,反正是一条大道。

 

   娘见我走失,慌的不得了,再没想到一个三岁孩子能跑这么远。直到傍黑,总算把我捉了回来,自然负有主要责任的二哥遭到责打。半年后,全家在南京团圆,爹爹闻知此事,不禁落泪。偏爱幼子,乃人之常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