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长征

大笑一声出门去,侧身已在江湖外。

 
 
 

日志

 
 
 
 

五一风暴(郎40)  

2007-12-05 10:09:54|  分类: 红旗之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宽松些了,就想出来玩玩,住在偏僻的“十二公里”,节假日照例想进县城逛逛。

 

  班车照例不好坐,两台嘎斯棚车,只有靠车厢挡板各有一排固定的长条凳,早就被一些捷足先登者抢占了,等到八点钟发车时,后来者只能像沙丁鱼罐头似的塞进去。随着在山道上拐来拐去的车体晃来晃去。很多人都被晃晕了,可我不晕,因为我从小就特别喜欢闻浓烈的汽油味。

 

  司机很牛,照例是姗姗来迟的,他老人家拎着一壶茶,叼着一根烟,满车的人都讨好似地陪着笑脸跟他打招呼,他爱理不理,头昂昂的。有时碰到不高兴,他就在车前一蹲,一根一根抽着烟,也不管八点九点。驾驶楼照例是司机太太的包厢,夫贵妻荣,多少女人在羡慕着。倘若某回太太没来,马上就会有别的妇人主动出来填空,能得到司机宠幸,蹭进驾驶楼,她们会兴奋的满脸通红。当然,司机这天的心情也会格外的好,对所有的乘客都很客气,满车都是春意盎然的。

 

  五一这天,我们在县城里无比满足的逛到下午,然后来到办公大楼门前候车,却看到大街上聚集着许多情绪激动的人,很久都没看到这样厮打喊叫的场面了,人们都有些不习惯了,因此越围越多。一群年轻人被打的头破血流,但他们却不肯屈服,仍在高声抗议着,围观的人群又激动又惊恐。

 

  返程车上,有人在小声议论:好像是刚分来的大连学生,被人打呢!

 

  几天后弄清楚了,大连技校刚分来公司二十二个学生,他们从沿海大城市来到偏僻的内地小县,本来心里就落差很大,又看到“狂飙”如此专横,仗恃着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造反派出身,便奋起抗争。当然,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掌权者无情镇压。

 

 “红旗派”久被压抑,人人敢怒不敢言,现在见有人敢挑头造反,恰如火种落入荒原,大家都在愤愤地说,人家刚来几天都不甘受欺负,我们就这么窝囊吗?这种情绪迅速在蔓延,晚上到我家跟父亲议论此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昂,越来越不怕事了。

 

  正在此时,有消息传来,党中央否定了四川的“二月镇反”,据说有文件出来了,这就意味着原来搞的那套都是错误的,“红旗派”要彻底平反了。

 

  几乎是一夜之间,办公大楼里的大字报就被贴满了,红旗派一扫原来胆小怕事的模样,人人挺直腰杆站了出来,游行示威,辩论集会,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到处是群情激奋。这次挑头的已经不是父亲这样四五十岁的老师傅,而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猛打猛冲,再不手软。最勇敢的还是那帮大连学生,他们成立了“五一风暴战斗团”,以纪念那天起事,原红旗派有一多半人参加了这个组织。另外,“从头越”、“成工兵团”相继成立,号称“三兵团”。到这时,红旗派原先的温和派也全部转向激进派,乱世英雄起四方,胆小怕事只能成为被人随便践踏的蝼蚁草芥。

 

  面对比自己人数多出几倍的“红旗派”重新崛起,而且是无所畏惧的黑压压人群,“狂飙派”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他们有些懵,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如何是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